柯之林

无定形

条形码小说(持续更新)

發布於

血和半块月亮

1、A发现自己今天没戴面具,其实他从来没戴过。脸上总硬生生的疼,结了层痂,或许应该有个面具?他想。昨天E说希望和他共用面具,他拒绝了,面具秘密只能一个人知道。第二天,E纠集了除A之外的所有人戴上面具。A有些害怕,异类的日子从来都不好过,但他很快发现,许多人并没有真的戴上E的面具,只是说说罢了,大家是看不出谁戴了还是没戴。

2、B感觉最近D有点不正常,但也说不出为什么。D开始喜欢发火,不搭理人,冷嘲热讽,至到D屡次说要和他绝交,B才有点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懂的东西。怎么了呢?明明是个好人,结婚,娶妻,生子,样样正常,怎么就突然病了?B联系到了C,D的妻子,然而为时已晚,他只看到已经非常陈旧的被破坏的景象,心里升腾出喜悦。

3、C从一开始就不喜欢D,但母亲劝她说,干啥都不如干公务员稳当。C只想过吃吃喝喝的生活,便放弃学业,专心做家庭主妇。在一场意外火灾中,D大面积烧伤,无法继续工作,体面的单位不要残疾人。不过E提出要和他共用面具。C听了许久也不知道共用面具是个什么意思,不过D回来的时候已经光洁如新了,她感到恐惧,然而D已经光洁如新地睡了。

4、D找到B,商量C的事情,D告诉B,C将发动一场政变,最近的目标是东街的摩天大楼,B直愣愣地瞪了D好半天,在他的印象中,C温和又善良,是大家都羡慕的模范妻子!怎么你不信我的?D问道。你知道的,她没有拒绝面具,怎么说也只能是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不可能是政变吧,更何况,谁是主宰者呢?D缓缓跪下,看似很痛苦,然而B知道这不过是做做样子,他心里有答案。

5、E的面具终于弄出了麻烦,共享面具的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想和E共享面具,但却不真的戴上面具,另一派则要求E必须清除所有不戴面具的人。E拒绝了第二派人的要求,因为一派的人之中有几个是身材强壮的流氓,他设法清理了二派的人,一部分人被剥夺面具,重新回到旷野,旷野上没有枪和酒,这时他们看到A的小屋。

6、B发现D并没有想和他好好聊的愿望,从语气到眼神,全是如此。B现在只想回去看看球赛,他不想惹出任何一点风波。你看不了了,永远,D一脸神气,像个小孩子。你怎么……B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D砸晕在地,头上起了紫色的包。D取下B的共享面具,戴在自己头上,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变得不一样了,和E完全不同,他把面具戴上又扔掉,反复许久。

7、A知道C赚了五百万,C去提款的时候,他估测了袋子里装的钱数,然而这个数字实在是过于惊骇而无法被相信。这是违法的,无论如何,大家都无法赚到这么多的钱,这么多不公平。但他已经离群索居很久了,远处有窸窸窣窣地声音,他惊醒了,窗外是许多黑点白点。

8、C终于有机会从D的身边逃走,感谢上天赐予的横财!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个这么有钱且无儿无女的亲戚,据说这位富翁是掷骰子决定给每位亲戚多少钱的,这并不重要,她急匆匆地赶路,迷路了几次,跌跌撞撞终于上了火车,她想起少女时代曾经喜欢看雪,她攥着垃圾桶一样的大纸袋,打扮地像农村里收垃圾的老妇。

9、B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脸上的面具没了,有点心不在蔫,E无权杀掉他,但也不会让他好过,如果再次要求共享面具呢?不,他一定会被怀疑的,大家都会怀疑,不过面具和面具之间差异很大,辨别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不过D为什么需要面具呢?

10、D在路上不断地砸晕戴面具的路人,有些令他失望,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戴面具,甚至有人用面膜或者塑料替代,远处的灯火瑟瑟发抖,哈出凉飕飕的雾气,他想起拒绝面具的A,旋即又忘掉,A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