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idoDealer

世界有了深度,这不是说,不会说话的万物浮浅,毋宁说,不会说话的万物总留在深处,而我们跳到了外面,因此世界对我们来说有了深度。

《明亮的对话》书评

「说理是一种自我约束,那就是,即使在有机会、有力量用不讲理来压制别人的时候,也不这么做。自我约束是自由的特征。自由的对立面是奴役,不是约束。」

我们都会倾向于把说理当成打擂,好像必须在彼此的道理之中分出个高下。但实则「明亮的对话」目的不是要将对方怼到无地自容,而是摊开彼此的知识体系,试着用逻辑和事实勾勒出一幅更广阔的图景。一个人的视野总是局限的,把每次说理当做共同成长的机会,打破自己的信息茧房,试着拆解并深挖对方的话语背后的所指。

若想达成一致,不如去同温层找些慰籍,若想分出高下,有大把的虚拟广场可以论战。公共说理往往不是以上述两者为目的,而是去摆明自己的既有观点,共享自己的知识,吸纳或反思对方所说,然后把时间留给思考与沉淀就好。这样下来,虽然少了些针锋相对的快感,倒也让彼此多了些善好的德性之乐。

「公共说理」应持有哪些信念?为什么说理不是说服?这本书对这一重要实践进行了剖析,用长篇的批判为说理划清界限。作者也举了很多当代和文革时期的宣传文案,驳斥其对个人语言和心智上的污染。很遗憾,说理教育仍尚未在中国被重视,公域话语也早已不再鲜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