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中二病晚期患者 #努力在精英班生存下來 #耽美百合我的愛 小號@貓小七 IG: @m.s.t.y1015 歡迎大家都來追踪我的賬號!

光與夜編年史

主要自己寫文用

——如果人生的每個選擇都擁有後悔的機會,那命運會帶我走向什麽地方

40年前:光啓血族研製出能夠把同伴靈魂吞噬,轉移天賦的藥水

26年前,陸沉的母親在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在醫院獨自生下了陸沉

23年前,海嘯席捲光啓,讓部分被壓制在海底的‘神’得以逃脫,我出生

22年前,查理蘇和媽媽去游樂園,媽媽借口去買冰淇淋,再也沒有回來。

——那天我等到游樂園的燈光全部熄滅,直到萬籟俱靜的凌晨,我也沒有等到媽媽回來。

21年前,陸沉家庭感情破裂,產生對愛的質疑。

19年前,查理蘇開始覺察到自己被父親控制。

16年前,陸沉在游樂園目睹父親組建新的家庭。

16年前,7嵗的蕭逸和母親住在造船廠附近的木屋。

——原來離開真正的解釋,是不要了。

15年前,育達書院建立,日蝕計劃開啓。

15年前,陸沉的父親帶另一個女人回家,與家裏劃清界限。

——想要做秩序的制定者,就要先服從它。

14年前,經歷試煉并存活歸來,得到家族認可重用;母親意外離世;飼養的兔子死亡,深感絕望,因此自裁。

——我聽見了靈魂也一起鑽出的聲音,它在歡呼和高唱,為久違的自由和陽光。

14年前,蕭逸被母親抛棄送到城堡,遇見陸沉,在對方的指引下逃離,因此遇見葉傳,被對方收養。

13年前,蕭逸在生日當天病倒,醒來意外發現枕頭旁邊放置了一個平安符。

12年前,陸沉前往參加陸霆的婚禮,見到血族盛宴,產生厭惡和反感;外婆去世后,對自己非常好的僕人于成林也相繼離世,開始對‘真心、親情’等產生懷疑。

12年前,蕭逸和我在倉庫中相遇,相約再見卻未能如願。

12年前,查理蘇開始做實習記者,想要幫助被開發商陷害的老人維奧,卻未能成功揭露真相,維奧含冤不明身亡。

——獵手永遠只瞄準最有價值的獵物。而我已經找到了。

11年前,夏明彰認識孫泰中、周未成。

11年前,陸沉開始在閲讀中尋找精神上的解脫和慰寂;去墓前看望母親,告知將被家主送往倫敦。

11年前,齊司禮回到光啓重新開始做設計師。

10年前,蕭逸目睹校長性侵女同學,持木槍挾持校長卻被抓住,葉傳求情未果,蕭逸被送往少管所。

10年前,查理蘇成爲消防員,參與救援行動。

9年前,蕭逸在少管所期滿,被葉傳接回家,二人順利解開心結,修復關係。

9年前,我和夏鳴星在舊宅遇見一個混身是血的男人,之後我也喪失記憶,疑似被抹除。

8年前,蕭逸嘗試再次揭露校長的性侵行爲未果,被送往少管所,期滿後送往育達書院,期間與周未成相遇,剝離屬於善的靈魂,在逃離時,因兩人爭執,導致其他人無法逃脫,最好的朋友季希也因此死在書院實驗中。

8年前,周未成向夏明彰傳遞育達書院的信息,但守信并未赴約,夏明彰心生疑惑,著手調查,正當證據基本確鑿之時,蕭逸順利從書院逃出,向其報案。

8年前,查理蘇確診原發性失眠,伴有焦慮、抑鬱等情緒障礙,由於超憶症的緣由,開始利用催眠洗腦自己是個‘完美的人’。

8年前,陸沉接受家主委任,首次以‘Lu’的身份參與修訂族史。

7年前,葉傳確診阿兹海默症,為給對方治病,蕭逸找到Merodach,自願以命相抵賭車賺錢,自此開始爲其一年的高强度訓練,並成功拿到國際比賽執照。

7年前,夏鳴星離開光啓,隨家人去到了國外,開始被迫學習修道,第一次收魂的時候遇見一位老人,認識到自己修道的使命;同時在那個隆冬,夏明彰去世。

——我的父親,真的離我而去了。

6年前,蕭逸作爲少年天才賽車手出現在公衆前,因爲自己賭車導致他人家破人亡,提刀自刎卻未獲解脫,找到Merodach,表態自己不再參與假賽,轉幫工會收債,期間幫助了許多需要的人。

5年前,陸沉在探討人工智能領域時,與Lee相識,兩人在爬山時救下了一匹小馬,取名為Lucky.

5年前,葉傳病情惡化,放棄報考外地大學,留在光啓,被本地的海事大學錄取,在校園中認識朋友,獲得友情、理解和支持。在成年後成爲正式的賞金獵人,代號‘蕭‘;同時任職于Glitter Bullet車隊;接手Merodach的酒吧,取名為’雜草‘,為被社會抛棄的人提供工作機會。

5年前,夏明星的母親出事導致下肢癱瘓;夏鳴星為調查父親的真正死因,初次接觸連山會;受邀參與演出,就此加入音樂劇社;遇到一個道號為’無名‘的老道士,因此學習了更多的道術

4年前,陸沉開始創業,初立公司,周嚴攔截到一份寄給陸霆的私人包裹,裏面有陸沉媽媽生前筆記本和賬本,因此陸沉開始接觸育達書院。

4年前,蕭逸和同學出海遇到暴風雨,被救起后利用脫敏療法,反復將頭浸入水中、觀看血腥暴力的影片,剋服水以及過去的恐懼。

4年前,無龍觀面臨被拆遷,道長被勸説離開;夏鳴星為保留道觀,決定參加節目‘通靈國度’。

3年前,夏鳴星回到老家,找到一枚印著自己名字的玉牌,見到了父親的魂魄。

——他向遠處沒有光的地方走去,我轉過身,向著另一頭有光的地方大步向前。

——哪怕衆叛親離,也絕不當一回逃兵。

2年前,查理蘇敬重的老師埃西諾醫生被患者家屬起訴,查理蘇開始對救人的意義,以及醫生的職責產生了思考,且決定由自己改變長久以來的規則。

——我的職責是讓她活下去,而不是在她還有希望的時候拔掉她的呼吸管。

——我的心中一直有一根刺,每當有人因此死掉的時候,這根刺就會更深一分。

1年前,蕭逸大學畢業,和朋友探索新航綫,遇到身患癌症、命不久矣的老水手,看到海上彩虹,獲得解脫。

——我感覺到那些持續影響我多年的過去,在這時都好像成了航道兩旁褪色的標志。

半年前,陸沉回國,決定調查當年母親意外身亡的真相。

——這二十幾年,我當儘了別人手中的刀,我不想繼續這樣下去了。

現在。

——她不但代表著新生,也代表了一種期待和渴望。

與陸沉相遇,與蕭逸重逢,選中齊司禮為導師,與夏鳴星重逢,和查理蘇相遇。

——遇見你就是最好的命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