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貓小七 暫時無限期停更中

鬼新娘(1)

死神+镰刀=可爱的新娘子(*^_^*)

外面阴霾密布,雾气弥漫,阴雨绵绵,甚是潮湿。两人一起打着同一把黑伞,进到了古堡内。屋内已经有其他人在等候着了,林夕看了下,一共有七个人。

此时众人同时受到了一个通知:“恭喜玩家进入多人副本——鬼新娘,请尽快触发支线内容,以推进主线内容。”

触发支线的话,是不是就等同于要死人,这次的规矩只说了不许自相残杀,但是要是触发了死亡条件而死呢?或是有人和鬼怪串通,然后借着鬼怪之手去杀人,简直就是细思极恐,其他人摆明也想到了一块,脸色都不大好看,毕竟这个世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有个看起来颇为憨厚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就说明我们挺有缘分的,我建议我们可以等重点npc来给线索我们,对了,我叫徐州,多多指教。”

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出来介绍了自己,林夕留了个心眼,说了个假名:‘我叫余绥。”

’郑昕。“ 站在一旁没说话的沈澜冷冰冰地道。

此时系统又发出了一个指令:触发支线内容:陪嫁娃娃

徐州又说话了,显然第一个站出来说话,加上他的气质,令到他现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团队的主心骨:”要不我们现在去分配个房间?然后稍后晚餐再下来?"

七人离开了大厅,各自找房间去了,沈澜和林夕找了个双人房,离楼梯还挺近,方便要是出事了的时候逃走。

房间里的墙纸的边角有些外翻,摸上去湿淅淅的。对着床的位置放了一面椭圆的穿衣镜,林夕总感觉有些不详,将镜子放在阳台,随意找了件衣服挡住,关上窗帘和门就走了回来。

...

晚上的时候,只有四个人到了大厅,其余三个人不知行踪,徐州建议他们明天去看看这座城堡看看有什么秘密,沈澜看着徐州没说话。讨论过一番后,几人各自回房。

...

穿衣鏡上佈滿水霧,朦朧中有一個看不清楚的女人,穿著剪裁極為修身的白色婚紗,還沒有揭開頭紗,嘴唇上的那一抹艷紅的唇彩格外明顯,隔著頭紗都能看到。小羅感覺自己嘴唇有些乾裂,不禁舔了舔,此時鏡上出現了幾個潦草的英文字,門外又傳來小美的聲音,她像是將整個人靠在門上,門上傳來了不勝負荷的咯吱聲,抱怨道:你什麼時候才行啊?大男人換個衣服磨磨蹭蹭的,對了,有發現什麼東西嗎?

小羅將本來邁出去的步子收了回來,回頭看了看鏡子,恐怕小美聽不見,大聲道:鏡子上有一行字,說實話我也看不清楚,大概寫著marriage?

殊不知鏡上的字扭曲幻化為death.

噢,是嗎? 小美的聲音染上幾分玩味。

小羅到了門口,發現門在外面被反鎖了,用力拍了幾下,小美!開門!

你可看清楚了!小美的聲音越來越遠。小羅心叫不妙,他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就在眼前,他彎腰後仰,死神之鐮恰好與他擦身而過。身穿著婚紗的女子的頭紗已經消失不見,隨之而來的是死神空洞的面具。小羅躲了好幾個回合,這次他躲到了安全的一個死角位置,本來他能逃過一劫,但是死神的鐮刀卻換了一個方向,直直往他心臟插去。小羅躲避不及,過了一分鐘左右就死了。小羅的身體從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變成了一個行將就木的老翁,看來是女子將那個人的靈魂吞噬了。

林夕躲在隔壁的衣櫃,只留了一條縫,通過幾扇鏡子的折射完美看到了隔壁的戰況,幸好她之前用黑布把鏡子擋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