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幻梦

(edited)
超爱这对XDD,最近超级喜欢写在医院醒来的场面

“先生,你醒了。”

他微抬眼皮,映入眼中的雪白的天花板,还有一堆说不上名号来的医疗设备,应该是为了吊他的命,空气中还隐约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周围静悄悄的,病房环境清幽,能看出应该是一间条件不错的疗养院。

“先生,你已经昏迷了三年,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我们会给你退回你某部分住院的款项。因为当时将你送院的先生一口气交了五年的费用。”

他拉着那个欲要离开的护士,“请问那位先生叫什么?”

“先生,我实在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你们的关系应该很好,他是唯一每个星期都来看你两次的人。”

“听别人说,你送进去医院的时候,你们两人满身都是血,那个先生明明看起来比你伤得更要严重些,但是他依然抱着你,坚持要将你送进手术室后才去接受包扎。”

“哦,知道了,谢谢你。”

......

回家后,他收到了一张请帖,是用羊皮纸,信封竟然还有一个红色的火漆印封着。上面只写了一行:

“马尔福先生,我盛情邀请你于下周一来参与我和碧莉的婚礼。”

当天他盛装出席,魔法界都传疯了,说昔日的死对头终于要和解了。

碧莉看着自己身旁的丈夫的视线一直追着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跑,她娇嗔道,“哈利,你怎么了?”

“没事。”哈利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急忙收回了视线。

其实碧莉一直知道哈利的心一直扑在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上,她突然有些害怕,那个会不会就是那个男人,他们的相貌太过相似了,那个男人和她一样有着银灰色的瞳孔,还有那头金发。

“马尔福,真高兴啊,你来了。”哈利上前去寒暄。

“我们不是一对恋人吗?”德拉科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讲了出来,恰好能让身边的人都听清楚,他歪了歪头,像是有些疑惑。

碧莉脸色大变,哈利接下来的那句话却让她放下心头大石,“怎么会。我们只是同学,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哈利越讲越小声,后面几个字几乎轻到让人听不见。

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了我们。

德拉科听到那句话后,点了点头,没有想象中极致的痛,但一种淡淡的失落、惋惜、遗憾.....

.....

“安定剂!!快!!903号病床的病人快不行了!!他的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不排除会做出伤害自己或他人的行为。”护士大喊了一句。

打过安定剂后,德拉科平稳地睡了过去,护士才有时间聊聊八卦,一个新来的护士好奇地问,“我看903号的病人长得挺好看的,平日安安静静的,怎么今天忽然就发疯了。”

“那个人病床旁边的小桌抽屉里放着几百只千纸鹤,都快要把抽屉撑破了,天天还在折,不知道为什么他宝贝的不得了,别看他平时性格随和,他一抽屉的千纸鹤可是他的雷区,不能碰的,然后隔壁床那个家伙不但碰了,还私自拿走了,所以就这样咯。“

黄昏的时候,温暖的夕阳倾泻在蓝白间隔的床单上。

“怎么又是你?”德拉科苍白地笑了笑。

“我好像在梦里见过你。”

或許两人七年的糾纏都是幻想,幻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