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女權】為什麼我認為性感是不能培力的?

發布於

(本文於2020-06-26發佈於IG帳號)

我知道這個標題一定會讓很多人不爽,特別是這裡關注我的絕大多數都是Liberal feminism所以一定會很激烈否定我的想法,或者直接扣我“恐性”的大帽子還是怎樣。也因此關於這個主題我一直在研究到底要怎麼看起來不落入“看起來好像父權”的窠臼並精準的表達我的想法,因為其實很多人不接受我們的想法只是因為他們不承認一些存在於社會上的“事實”,或者不想深入思考就覺得我“父權”,所以以下不代表女權,就只代表我個人的想法。

我在說我的想法前,我先說一個故事。我曾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辦公室奇聞,內容是苦主本來在公司做得好好的,但是有一天突然來了一個新人,她一進公司就到處跟其他男同事搞曖昧,而這也造成辦公室其他女成員也跟著搞曖昧,後來苦主覺得很荒唐,她就辭職了。

當然可能對Liberal feminism來說,女人展現性感或者是進行挑逗可能會讓自己有自信,但是你可以試想一下,假如今天是一個男的到處挑逗女人,你覺不覺得會引起其他男性成員爭相爭取女同事的喜愛?

這其實就是父權結構下的權力問題,原因是因為當男女權力不對等,男女即使做出一樣的事情,他們的關係也不可能是平等的。我這句話並不是同意這個不平等,而是你今天在搞女權你應該先有意識到這個前提你才會搞女權。所以為什麼Radical feminism會反對色情或性感文化?並不是因為他們(或像我這種人)否定女人有性自主的權力,而是在父權語境中,男人即使性化自己,只要他脫離性化的脈絡他依然還是會被當做正常人尊重;但是女人即使脫離性化的前提,她依然還是會被性化。

如果女人不是處在無時無刻被性化的狀態,那麼這個社會不會把女人有沒有性吸引力看這麼重,甚至把性吸引力視為女性一輩子都要追求的東西。因為男女在社會上存在著不平等的前提,所以女人性感怎麼可能能跟男性性感一樣獲得相同的力量?

我今天之所以說這些不是因為我沒有性吸引力所以我在抱怨男人不喜歡我,而是因為我曾經也有展現性感以及挑逗別人的經驗我才會說這種行為是不好的,因為確實我在這個過程中我並沒有覺得自己力量,我反而是掉入一個更沒尊嚴的境地我才會覺得性感和色情文化不好。

但是我之所以覺得沒尊嚴不是因為我真的不能讓人覺得有慾望。事實上,男人什麼都可以有慾望(只是他們不承認),因為社會教導男人什麼都要“征服”,所以他們會盡可能讓自己跟任何人都能性交,以及接受任何人對他們的挑逗(因為他們會覺得自己很有魅力)。 但是我今天覺得沒尊嚴的原因跟我能不能讓男人有性吸引力無關,我覺得我好像是要把自己放在男人的位置我才會覺得自己好像“被認可”,所以我現在才會認為性感文化並不能真正讓女人有力量。

而事實上,一個支持性感和色情文化的女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女權的,因為你一定或多或少會把自己放在男人的立場,讓男人高興,你才會覺得性感和色情讓你覺得有力量。例如為什麼Liberal feminism會這麼積幫男人倡議權利,或者是積極倡議性感、色情,和性產業?因為男人喜歡啊!男人巴不得所有女人都性感啊!所以Liberal feminism乍看之下好像成功,並不是因為他們在跟其他派系的女權鬥爭過程中能夠說服別人,而是從本質上他們依然還是取得父權權力主體的認可才會讓人覺得好像Liberal feminism是成功的。

我認為今天Liberal feminism嘲笑反性感和色情文化的Radical feminism之類的流派“落入父權窠臼”是很荒唐的事情,因為Liberal feminism認為在不平等的前提之下,“男人能做的女人也能做”,但是他們卻忽略在不平等的前提之下,即使是做一樣的行為,男女付出的心力以及要承擔的後果是不一樣的。當然更不用說有很多展現性感賣肉的那些Liberal feminism雖然嘴上說“我裸露是因為喜歡我自己的身體”或者是“我裸露是在提升女性權利”,但是她們意識到自己因為自己性感或賣肉而獲得的男性認可,或因為父權社會性化女性而獲得的社會力量時,她們自己還不是為此隱隱得意?如果Liberal feminism嘴上說從性感和色情獲得的“力量”還是來自於男性,那這種人究竟有什麼資格說自己女權?你何必又要這樣自欺欺人?

Liberal feminism談“性感培力”這麼久,說實話究竟當整個社會把性感和色情當做一種普遍的文化以後,究竟女性地位提升了什麼?相反的,我反而是看到有更多女人必須要花更多時間在性吸引力上,她才能被社會認可,甚至我們的社會在看一個女人的能力的時候,一個相貌普通的女人必須要花好幾倍的努力,才能獲得跟有性吸引力的女人一樣的認可,但是即使如此Liberal feminism還是不斷自欺欺人,不斷的說性感只是喜歡自己,或者是性感沒有從男人身上獲得力量。因此我不承認我自己是女權有很大的因素來自於這裡,如果女權不能重視女人,還要積極在乎男人的感受才能說自己“平等”,那麼這種“女權”,到底有什麼用?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