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寻找喘息空间的中间派

2019年度问卷 | 撕裂中前行

發布於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6月香港的事吧。2018年十月才去了趟香港,2019年十月重新翻开这么多年去香港的每一次照片记录,感觉实在魔幻。希望下次去的时候,她能恢复迷人的面貌。

說一件在2019年讓你覺得最無能為力的事。你有沒有試圖改變它?如果改變不了,你是如何與它相處?

6月的事件之后,和不少朋友在观念上确实有不太相同的认知,希望和朋友就某个问题理性交流,但发现信息不对称是个难以跨越的障碍,从技术和理念上来看都很难改变。准确来说,是很难一时改变,大多数朋友即使观点不同,但确能理性交流,经常在交流中大家都会发现自己的知识盲区,对方补充之后都会有一种“啊,原来如此”的获得感。

在2019年,獲得了什麼讓你最有力量感?

似乎没有

描述今年遇到的一個让你想起就感到温暖的人?

似乎也没有

有沒有什麼時刻讓你意識到時間消逝,你會不會對此感到慌張?

考试接连失败的时候

2019又被稱為割席年」,在这一年,與朋友、親人、愛人保持親密,对你来说,是更容易还是更困难了?

和往常无异,或许能与我谈论政治和社会话题的朋友都比较包容,即使是身边又红又专(看起来)的朋友聊到这些问题也不会因为政见不同和撕破脸皮,和家人聊到的时候也会互相尊重对方观点,所以感谢我有很包容的家人和朋友,至少大家眼里都有一个共识:生活比我们浅薄的政治观点更加重要。一个格局很小的自私观念。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体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你喜愛你現在所在的城市嗎?你會如何描述你和她的關係?

或许是最后一年在上海了,以前在家乡时经常对这里心生向往,到了真的站在这里的时候,却感觉“也就这样”。对这个城市的感情复杂,今年经常会想象,离开之后我会不会怀念?答案是会。所以我对这个城市大体上还是喜爱的,但可能仅是作为过客的角色的喜爱。我会想念在徐汇的tequila赞叹红酒味冰美式的时候台湾老板开心的大笑,想念为了体验生活在淮海中路的弄堂住的一晚,第二天还有邻居大爷的亲切问候(尽管听不太懂上海话),想念在学校第一次见到雪的狂喜;也看到景云里的不了了之,目睹2号线上大妈用上海话对外地小伙口出狂言。缺少哪一样,都构不成我心中完整的上海印象。

過去一年,你能說出一個被他人改變的觀點嗎?

从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或许),意识到过分冷感并非好事,正在努力转变中。

請填空:2019,__ matters

2019,祝福matters

最後,能否分享你在 2019 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或最大的一個腦洞?

11月的时候看了《小丑》被华金菲尼克斯演技折服,到最近看了马丁斯科塞斯的《爱尔兰人》之后,对自己的年度最佳产生一瞬间抉择困难,细想之后,《爱尔兰人》毫无疑问是我的年度最佳。阿尔帕西诺纵使胶原蛋白加速流失,但坚毅的眼神万年不变,演技也依旧完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