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维希学社

一个由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组成的学社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下)

發布於
不允许批评,一味百分百的照搬,这确实是当前左翼运动中教条主义非常严重的体现,但是这恰恰是反马克思主义和反毛主义精神的。我们这个时代,自然必须有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因为过去的思想是在过去的经验中,过去的历史中具体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不可能直接适用于现在。我们只能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斗争中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行动纲领。

文/魔乙己

校正/薯条Fries



然而,一旦建立起中央政治局专政,建立起官僚专政制度,在生产关系领域与上层建筑领域中注入了大量的资本主义因素,从而就无限放大了资本主义法权在生产关系中的残留,在生产关系与上层建筑中把它全面放大。到了最后,资本主义因素往往强于共产主义因素,最后就引发资本主义复辟。

因此,我们必须使用社会主义政治民主和企业民主,以彻底消灭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领域中的资本主义法权残留。只要采用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就根本不用去面对如何限制走资派官僚,如何预防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了,因为这两个问题就是官僚制度造出来的(当然肯定还是要保持不断限制资本主义法权的)。

同时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会产生激烈的阶级斗争,因为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中总不会产生大量的新资产阶级,他们一产生就被无产阶级立马打倒。

上面已经论证了,靠上层建筑中群众组织是不可能抑制上层建筑中的官僚的,而这也是毛主义的局限性所在。忽视上层建筑中的政府机构和官僚在上层建筑中占到了主导作用,只看到上层建筑中,群众组织产生的影响。他希望通过群众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反右来限制官僚,他希望通过发动文革群众运动来限制官僚,但就是看不到应该改革上层建筑中的政府体制,实行社会主义多党民主制度。他总是要维护先锋队、民主集中制(即中央政治局专政),“总要有一个党嘛”,因为这是列宁主义定好的理论。毛确实是希望利用群众组织这种上层建筑在官僚制下限制官僚,这相比于列宁主义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但是终究只是在列宁主义范围内的修修补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应该指出列宁主义的理论就是根本错误的,在此基础上修修补补是没有用的。

苏联时期的列宁宣传画

其实毛也知道民主的重要性,正如他自己与黄炎培所说的,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

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与黄炎培

然而,由于受到列宁主义与斯大林主义的影响,以及历史局限性,尽管他做了许多民主尝试(文革就是最好的证明),也未能摆脱列宁主义与斯大林主义的影响。

然而,毛主席中仍然有非常多的重要理论需要我们继承。

首先他提出了资本主义法权的问题,其次是三个世界的划分,当然还有特别重要的,如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或者殖民地国家,在农业人口占多数的国家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

不过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群众运动。

毛反腐(三反五反)为什么比当今圣上的“反腐”来的有效的多?因为毛是发动三反五反的群众运动。让人民群众检举、揭发、监督、参与、反右,文革也是这样,而当今圣上,仅仅是局限于官僚集团上层建筑内部。

习上任后大搞反腐运动

重大工作,只有发动群众运动、依靠群众,让群众参与,才有可能成功。

而且群众运动本身就是提高无产阶级政治觉悟的重要方法之一。无产阶级只有在平时利用民主制度参与政治(选举),在有群众运动的时候参加群众运动,才能获得政治经验并提高理论水平,而仅仅依靠先锋队的教育是永远做不到这一点的。当然,民主制下的政府也要努力的向群众进行政治教育。但是无论在哪种制度下,政治教育主要靠的还是群众自身参与选举和参与群众运动,政府的灌输只能起一个辅助作用。新中国灌输了三十年,最后有多少人真的有高的政治觉悟?造反派也就那么点人,最后还是复辟了。

先锋队垄断政权,不让群众参与,而仅仅是给群众灌输知识,那只有可能让小部分的无产阶级提高政治觉悟,而根本不可能让大部分的无产阶级提高政治觉悟。即使有少部分人因此获得了一些政治思想,也取不得政治经验和实践经验。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下,少数有觉悟的一盘散沙的群众,平时又毫无政治经验,面对走资派上台,国家机关的镇压,根本就毫无反抗能力。

而毛本身也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些群众运动来教育群众的,然而他的群众运动有一大缺点,及这些群众运动不是人民自发要求发动的,而是中央命令发动的。不是人民掌握着运动的主导权,民主的决定运动该如何发动,而是人民在党委的领导和指挥下束手束脚的非自觉的行动。这就导致毛的群众运动难以真正在运动中教育群众,提高他们的政治水平。

中央要求搞一个群众运动,一级一级的发下去,到了县委那边可能理解上都已经大有偏差了,也有可能到了这个级别,官僚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运动。于是在官僚的领导下,人民就做做表面功夫,把这个运动敷衍一下就过去了,而没有进到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搞,就是完成任务(例如在批林批孔运动中,人民确实写了很多大字报批评他,但是人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批评他,只是官僚要求要批评,于是人民就套上那些官话,把批林的文章写出来,而人民也并不理解这些批判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们只是当做公式套上去,也不理解这些话语所包含的意思,然后县委就把情况上报上去,做个样子)。这样的话,群众运动就丧失了教育群众的作用。

文革时期批林批孔宣传画

由于是官僚指挥的群众运动,那么又必定会被走资派官僚歪曲。本来是要整风反右,结果传下来,在地方官僚的领导下,显然仍然是革命左派最先跳出来响应,批评官僚和领导。那么官僚就趁机把他们打成右派,说反对他们的领导就是反对党的领导,就是右派,就是走资派。给他们扣上一顶帽子之后,迫害打击掉,那么群众运动就非但起不到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作用,反而还损失了革命左派的力量。

因此,我们必须在没有官僚制度,有政治民主的前提下,让群众运动变成群众自发要求发起的,群众掌握主动权的,民主的决定运动如何发展的群众运动(即使是政府号召发起的,也应该让人民享有完全的主动权,并用民主的方式决定运动的如何进展)。再配合平时,在议会中投票时,以及通过言论、集会、结社、出版、游行示威、罢工、经常参与政治,来不断的获得政治经验,提高思想觉悟,获得参与民主政治的能力。群众可能在一开始并没有很好的政治能力,但是这种情况下,恰恰更加不能让先锋队包办。他们只能在自己参与政治的过程中让自己快速获得这种能力,而先锋队包办就是他们永远获得不了这种能力。

薯条附:这些基本自由不光能启蒙群众,还能使政府拥有政治纠错能力

最后声明一下,我绝没有攻击教员的意思,恰恰相反,他是我最敬仰的人之一。我曾经也是一个毛派,怎么可能恶意攻击毛主义呢?也希望看到我的文章的同志,不要看到批判毛主义这几个字就条件反射的来攻击我,针对我的论点来批判是可以的,我也欢迎大家的批判,但是人身攻击就没什么意思了。也希望大家愿意看一下我说的到底是什么,不要就直接复读导师的话,曲解我的话的意思,或者不看我的话的意思就来攻击我。

不允许批评,一味百分百的照搬,这确实是当前左翼运动中教条主义非常严重的体现,但是这恰恰是反马克思主义和反毛主义精神的。我们这个时代,自然必须有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因为过去的思想是在过去的经验中,过去的历史中具体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不可能直接适用于现在。我们只能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斗争中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行动纲领。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上)

对于“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一文的讨论与批评

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