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我只想表明“我不怕你”:写在开公号一周年之际

發布於

在公众号上,敢于用真实身份写评论的作者,实在是不多。

很多读者担心,我如此公开身份和真人照片视频,不担心被骚扰、被威胁吗?

实话告诉你们,对我的骚扰和威胁从来没有间断过。

我经常收到莫名其妙的电话,接通之后,骂一句“傻逼”,或来一句国骂,电话就挂了。

有人给我寄了一包京东网购的狗粮,直接寄到我小区的快递箱子,连我的电话都知道。

有人在后台天天谩骂和嘲笑,我见一个拉黑一个,但是,太多了,拉黑不过来,也就懒得理了。

......

写公众号整整一年了,我从未刻意隐瞒过身份,因为我始终认为,中国的很多问题,不仅仅源于体制,更多源于每个人过度的、毫无必要的自我保护。

举个我亲身经历的例子:

有一次,单位的集资房产权一直办不下来,十几个同事商议一起到工会去提点意见,我也在其中。那天中午,大家约好,一起朝工会办公室走去,快到工会的时候,除了我傻乎乎地快步往前坐,其他人都悄悄地放慢了脚步......他们都不想做第一个走进办公室的人。这明明在提非常安全、毫无风险的建议,都精明或懦弱成这样,你能指望这些受过研究生以上教育的人有社会担当吗?

很多人平时发一条朋友圈都要对所有熟人、同学和同事屏蔽,开个自媒体都唯恐让熟人、同事、同学知道......明明就是在发泄个人情绪,发发安全的牢骚,却以为自己一身正气,甚至深深地爱上了“勇敢”的自己。

......

身边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既让我觉得滑稽,也让我觉得可悲。

坦率地说,我本人也做不到让自己成为时代的勇士和斗士。我毫不忌讳地告诉大家,我自己也并非时刻都那么正义。我也有小心眼斤斤计较的时候,我也有偶尔情绪失控到想走极端的时候,我也有想占公家便宜的时候,我也有心里暗暗看不起底层人民的时候......

正因为我有自己的毛病和缺点,别人也都有自己的毛病和缺点,所以,我从不鼓励别人做勇士,我写作的的目的只有一个:提醒大家,不必过度自我保护。有些意见,提一提。有些观点,说一说,毫无风险,却是这个社会和这个时代非常需要的。

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这么做的时候,这个社会才谈得上进步和文明。当我们在嘲笑粪坑和蛆虫的时候,别忘了,里面的粪便也有自己的一份。

作为一个倡导正义和勇气的公号写作者,自己首先必须具备起码的勇气。

当作者在批评形式主义、批评腐败、批评食品安全、批评学术造假......的时候,自己连真实身份都不敢公开,那还有什么底气鼓励其他读者和公民做一个勇敢正直的人呢?

当这些作者在嘲笑抵制美货日货的人们是利用人群做掩护,表演自己“爱国”的时候,如何让人相信,这些作者不是在利用匿名做掩护,表演和贩卖自己的“正义”呢?

写公号一年,和很多公号作者有接触,这样的作者,真的很多很多。他们满嘴公平正义,却一肚子男盗女娼。如果说张维为是贩卖“爱国”,他们则是贩卖“正义”,两者殊途同归,目的都是为了粉丝口袋里的钱。(这一类公众号很多,我就不点名了,读者朋友自己去发现吧。)

我一再强调,中国不能走得太快,毕竟体量太大,所以,我并不希望和鼓励大家太过勇敢。

唯希望大家不要过度冷漠自私和过度自我保护。只要每个人都拿出那么一点点温度、勇气和正义,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绝非像现在这样。不能什么都怪体制,我们自己也是现实环境的缔造者。

在改变别人之前,作为满纸“正义”和“勇气”的写作者和公民文化的倡导者,我自己首先应该拿出最起码的正义和最起码的勇敢。

我长得真的不帅,奔五了,头发稀疏,眼角有皱纹.....录制视频,很难引起读者们的兴趣,我仍然坚持偶尔出镜,尽管屡屡招来如下的嘲笑和讥讽:

我录制视频,不是因为自恋,而是提醒威胁骚扰我的人:“你们的伎俩是毫无用处的,我的身份和真人照片早就公开,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我丝毫不怕你们”。

文章来源 | 公众号:叫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