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nanotomihsah

南蛮

广坎达餐厅小介绍

挑了三家广州的外国菜做个介绍:

广州,别名Canton,又称广坎达,坎通尼亚Cantonia,冷佬的纵焉之地,捞松佬的名利场,大部分港灿的祖坟,南方性都的贵客,永不沉没的的第三世界首都,尼哥的精神故乡,越南猴子第一大外贸中心,远东最重要的操羊教圣地。

第二个逗号后面的字全是胡扯。

广州作为中国的外贸中心已经有近1500年的历史,虽然一路上泉州、上海、香港先后崛起,但你穗岿然不动。1500年前的先祖可能用中古汉-壮侗的克里奥尔语编排着天方和狼牙修商人的笑话,1500年后的今人也会用粤语编排着嗤笑非洲人和东南亚人的段子。但可能是粤人对自己手艺自傲使然,直到今天广州城里的国际饮食依然不温不火,更无法潮州、香港和澳门般诞生中西混合的本土菜式。但近年随着广州又变得和1500年来一样,挤满了天南地北来揾食的各式人种,先辈们尝试蛇虫鼠蚁的勇气在今天投射至各地美食身上,在穗外国人的第三世界底色也为广州国际饮食带来与一般人想象中的西餐截然不同的气质。

私人吐槽一句:辣椒这种吃了让人痛不欲生的食物都那么多人追捧,那吃点别的很正常啊!

African Pot,地址:越秀区广园西路。

既然是广坎达,那第一站我们自然得吃点南非洲的美食。而African Pot无疑是最好的入门餐厅之一。

African Pot在广园西路边的一个小平楼上,旁边就是三元里的皮具城,非洲大兄弟大姐妹们经常在这里进一大箱还带着鞣革臭味的皮革,人肉肩扛带回各自的祖国,一笔转手,养家糊口。African Pot不仅是皮革商人,也是所有非洲黑人在广州最重要的聚会地点之一。

African Pot以西非菜为主,从塞内加尔到加蓬那一圈,也有一些东非和非洲之角的饮食。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家还没有中文菜单,只有英文菜单,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英文菜单长这样:

老菜单,新菜单有中文,还有图

在最重要的主食Main Dishes那一栏上,Fufu是什么?Ugali又是什么?当时点菜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但心想要来吃正宗的就不能点些什么rice啊potato啊收科,所以就随机盲狙了一个Fufu和配一个羊肉汤。后来我又来过几次,点过Banku和Ugali,汤还要过Egusi。

上次和朋友去吃的,由6点钟方向顺时针起:Fufu配羊肉、烤香蕉片、Uagali Sakuma Wiki配烤鱼、秋葵汤、花生羊肉汤,中间是Egusi

老实讲非洲大兄弟的主食还真的挺简单的,无论Fufu(西非最重要的主食)、Banku(加纳国菜)还是Ugali(肯尼亚国菜),其实都是糊糊,只是木薯粉、香蕉糊、面粉、玉米粉、大米粉混合的成分不一样,所以Fufu更细腻更黏,Banku则有些颗粒感,Ugali在两者之间。味道都是——没有味道,正如大米和面没有味道一样,食的时候,用手挖一坨,沾一点旁边的汤吃,唔,OC。

Egusi也是一团糊,这玩意儿口感十分奇妙,还他妈辣,本广东人立即投降。

老实讲,站在华人的角度,African Pot里的菜还不能算是好吃,除了花生羊肉汤不错之外,其他东西只会让人一直问号“这是什么?”糊糊主食的口感黏牙且滞,淡而无味,和东亚常见的打糕、年糕、糯米团完全不同,对华人来讲十分难下口,店里的煎鱼和烤鸡水平也属实一般。但对于数亿人来讲不知所谓的食物,对另外数亿人来讲是每天的日常,是远在他乡最勾魂的美味,这也是African Pot最美妙的地方。

不过要推荐的东西还是有的,就是这玩意:

这个牌子的饮料不罕见,但据闻这款只在加纳生产,非常好喝的麦芽汁饮料。

Safari,地址:越秀区麓景路越洋商贸城

越洋商贸城是广州最重要的非洲人聚居地之一,另一个可能是天秀大厦。

广坎达日常。从三元里到小北,以及中山八,中英阿三语招牌随处可见

越洋商贸城里什么非洲菜都有,而且还分得很细致:乌干达菜、肯尼亚菜、坦桑尼亚菜等等。Safari是其中最豪华的一家,主营索马里菜。我十分怀疑这可能是整个东亚地区唯一一家索马里菜了。

门面

我当时去的时候整个餐厅里就我一个黄皮肤(对我一个人去的),这种就餐体验就独一份。

索马里的国菜是Somali Rice,索马里姜黄饭,店里可以配羊肉、牛肉和鸡肉,我要的是羊肉,盛惠60rmb。

当时没拍照,找了个网图

的确是一大盘饭加两大块羊肉,性价比还是挺好的。

姜黄饭在东南亚也有,但用Basmati煮姜黄饭我是第一次吃。Basmati米是最极端的秈稻,直链淀粉含量最高,几乎有我们日常吃的米两倍长,毫无粘性,十分蓬松,在我心中是炒饭最佳米种(但没见过华人厨师用Basmati来炒饭)。米和羊肉都料理得很好,唯一“美中不足”是羊肉一丁点膻味都没有,我这人吃羊肉喜欢带一点点味道。

另外我还打包了一份Chipsi Mayai,薯条煎鸡蛋,坦桑尼亚(坦尚尼亚)国菜,这家店还配了条烤鱼。

随便拍拍,将就看看

我觉得能想到把薯条下油锅和鸡蛋一起煎的人一定是个天才,鸡蛋的香气和薯条的香气搭配简直一百分,相较之下那条烤鱼就平淡无奇。非洲大兄弟对鱼的料理功夫还是比较狂野。

和Arican Pot相比,Safari的食物更适合华人饮食,他家还有青椒和牛羊肉一起爆炒的菜式,据传是郑和下西洋到东非的时候教授当地人的。其实索马里历来是阿拉伯、黑非洲和印度的贸易重镇,文明历史相当长,菜式也在伊斯兰世界里别具一格,挺值得来尝试一下。

Sham莎米屋,地址:越秀区环市中路肇庆大厦

莎米屋是广州最老牌的中东餐馆,我去的几次都是吃自助,正常价格是175一位,但搞活动会变成125一位,他家的自助能吃到餐牌上所有菜式,比较适合去尝试,而我纯粹是饭量大,自助对我而言性价比更高。

莎米屋主营黎凡特地区食物,相当于现今的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所在位置,Sham是大马士革在阿语中的别称。他自家的介绍词上写的其实是“东地中海美食”,希腊人要吐槽这饮酒也不行吃猪肉香肠也不行算个锤子的东地中海。不过黎凡特地区是阿拉伯世界里美食高地之一——话说回来,虽然穆斯林有不少饮食禁忌,但东南亚、印度、黎凡特、马格里布、突厥人和波斯人做菜都有一手,甚至索马里菜也很好吃,感觉就是半岛做饭水平次一些,但经常外界就把半岛风俗饮食等同于整个穆斯林世界,也是挺无语的。

基本上那些名头比较响亮的黎凡特食物在这家里都有,譬如Hummus(鹰嘴豆泥)、Kibbeh(羊肉丸子)、酸奶配烤鸡米饭、薄荷水等等。我觉得他家最好吃的其实是甜点,比如Kanafeh(糖浆面粉糕点)和Muhallabia(杏仁牛奶布丁),值得一提的是他家的Kanafeh会在表面拉糖丝,似乎是更偏向希腊的做法。

我就随便介绍一下这三家我去得比较多的,广州还有很多这类型的餐厅,比如Zagol(埃塞俄比亚/衣索比亚菜)、Tehran和Honeymoon(波斯菜,但据说都凉了)、Medina(摩洛哥菜)、财富公馆那里的乌克兰菜(忘名字了)、最近新开但远在花都的格鲁吉亚/乔治亚菜、Kohinoor(尼泊尔菜)、天都里(印度菜,米其林/米芝莲一星)等等。

另外附上广州外国人聚居区域,一般在这些位置就会有不错的外国餐馆:

阿拉伯-非洲:东至淘金、小北,西及北至三元里,南至广州站的这一大片区域;

韩国:远景路

日本:江南西和广州东站附近

越南:越秀南(真的,不是说笑……)

南亚:建设六附近(那里有个印度酒吧)

说起来以前兰圃路还有个清真街市,一开始是维吾尔人在那里摆摊,后来什么人都有,印度的中亚的东南亚的,但最近疫情,八成没了,登峰街也有个类似的。然后人民路还有个回民饭店,能饮清真早茶,十分奇妙。

欢迎大家多多帮衬。

你永远不知道广州要出多少款语言的疫情宣传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