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57334 

土地里的人

Imananotomihsah

外婆过身了,半夜里在家里断的气。阿妈凌晨赶了回去,我人在广州,并不能见到外婆最后一面,按照我们那边的规矩,外家子弟只要第七天和第三十五天回来就可以,所以阿妈也没有嘱咐我立即赶回来。我和阿妈打了个电话,她说现正是荔枝季节,外婆晚上吃了不少荔枝,就和护工说先睡觉了。

七个人的1989年春夏

Imananotomihsah

本文为纯记录文。一、父亲:失业了。1989年的父亲是一个气血方刚而没有文化的「农民头」,他初中没有读完即肄业,留下语文和数学都不合格的成绩单,一门心思盘算着跟村里头的大哥一起南下逃去香港,然而他还没有长到能渡水过深圳河的年纪,边界就封死了。

3

华人方言学「研究」一览

Imananotomihsah

纯发泄。中国大陆什么狗屎垃圾问题不去写小说可惜了哦。台湾郑张尚芳看了会流泪,沙加尔看了想下跪虽然是「大陆」人做的,但评论点赞基本是台湾人,我愿称之为陆拉夫我呸我再呸等到疫情结束,我要去香港往陶杰和陈云身上扔臭鸡蛋。

视频推广:泛粤吟诗

Imananotomihsah

本文纯属推广,我和主创并无交集,里面也没有我的发音,但这个视频极其有助于各位感性地认识粤语的全貌,我就挑一些我所熟悉的方言随便讲讲。本次吟诗(对,已经做过好几期了)开篇就是莞宝片,选取了丘陵片的常平话和深圳围头话,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莞宝片与其他片粤语相较,存在明显的入声舒化(八-t...

分子人类学下的族群神话

Imananotomihsah

最近拿到了我的分子人类学测试结果,故写篇文章,也算是个分子人类学的科普。分子人类学,简而言之就是根据你的DNA去追寻你的直系祖先。大家都知道DNA是生物体内的遗传物质,它以A-T-G-C四个碱基的螺旋匹配排列,如同摩斯密码般记录下每个人身上的所有遗传信息,包括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有没有臭狐、喝牛奶会不会拉肚子。

阿拉伯语歌曲两辑

Imananotomihsah

政治的腥风血雨再度刮来。这两首歌是我在微博帐号“亚非文学bot”上听到的,也就是前阵子在肖战饭圈事件中被牵连的bot帐号。亚非文学bot可能是我在中文世界见过最好的自媒体,其实他们不怎么bot,帐号背后的操控者(俗称“皮下”)有着激昂的思想与主张(和我的思想非常接近,至于是什么以...

广坎达餐厅小介绍

Imananotomihsah

挑了三家广州的外国菜做个介绍: 广州,别名Canton,又称广坎达,坎通尼亚Cantonia,冷佬的纵焉之地,捞松佬的名利场,大部分港灿的祖坟,南方性都的贵客,永不沉没的的第三世界首都,尼哥的精神故乡,越南猴子第一大外贸中心,远东最重要的操羊教圣地。

写在不再恐同日之后的询问:女性的哀乐与怒喜

Imananotomihsah

没有一天不想她,没有一天不想像她一样本想写些什么,但5月17号那天太忙(我恨实验),错过了国际不再恐同日——现在已经是国际不再恐惧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日,所以我来蹭一下热度。我个人的性别取向比较模糊。我对自己身为生理男性的身份并没有感觉明显的排斥与不适,长期接受生命医学教育也让...

Violet Evergarden的粤语音译尝试

Imananotomihsah

本来最近准备要上映的《紫罗兰永恒花园(以下简称《京紫》)》第二部剧场版因为疫情的原因推迟,所以我决定自己找点乐子做。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老婆了(悲)似乎到目前对于女主的名字Violet Evergarden依然缺乏官方的粤译,我就自己动手尝试翻译。

汉语方言巡礼之一:复杂声母篇

Imananotomihsah

汉语,可以被看成是一种语言(汉语Chinese),或是一个语族(汉语族或汉白语族Sinitic Lauguages),作为汉藏语系(Sino-Tibetan Languages,亦作泛喜马拉雅语系Pan-Himalaya Languages)的一个大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