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ftIsland

流放者,政治哲学训练,行为和心理科学粉,爱好普及学术洞见,公共政策行业,热衷观察和思考社会问题。

沉默,而不仅是墙,让我们渐渐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大陆人,偶尔去香港,没有在香港生活过。现居加拿大。支持“反送中”,担忧暴力化的发展趋势。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过东西了。偶尔发被允许的关于社会问题的文章,点赞寥寥无几,偶尔有旧友的冷嘲热讽,不好受,感觉自己是派对里不识时务的人。昨天看见曾经的好友形容元朗的无区别暴力是真正的“港人治港” “藤条焖猪肉” (用打来教训不听话的孩子); 我感到惊恐。印象中的他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我们曾经能够理性地深入的讨论很多问题。

于是我开启了一段和他的对话。我得承认,我抱着墙外者的优越感:觉得自己看到的比他多,想要帮他看到真相。 我给他发了两篇端传媒的报道。

(从反应时间,应该是只看了一眼我发的东西的第一段吧)他的反应是 , “你发的东西倾向性太强了。你难道不相信之前的‘占中’和现在的‘反送中’都有境外势力的影响吗?” 证据是几幅图片,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和穿黑衣的游行者交流。

我没有直接质疑和反驳,我问他是如何得到信息的。很快,我了解到他是非常清楚在墙内看到的一切都是被控制的导向的。他关于香港问题的主要信息渠道是 qq 群,游戏论坛的社会版,和生活在香港的建制派亲戚。

我在脑子里想,游戏论坛? Are you kidding me?但是随着我们对话的深入,这种优越感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受。

“论坛里的意见多元吗?还是一派独大?” “能活下来的都是偏红的东西。” “我不能仅凭论坛里鼓吹的阴谋论和几张有外国人的照片,就相信这是真的吧?” “要分析呀。要看国际大形势,贸易战/华为/一带一路。这个时间点,香港乱,对谁比较有利(美国)”

他对自己的信息和判断的坚信和我的坚信是一个level的。我也慢慢发现我的确被自己的信息bubble影响了。例如,一直只通过端传媒用有限的时间看香港新闻的我(也许只是我没看到),并不知道警方在某个民阵成员的公寓中找到爆炸品的新闻。我发现bbc是有报道的。bbc也有对警察的采访,关于他们的恐惧和他们接受到的来自示威者的暴力,包括看着自己的同僚被砖头砸中必须送院。这些是我之前没有关注到的。

“无论如何,直接打人不太好吧,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你说的没错,我都怀疑元朗事件是黑社会,还是内地指示的呢。”

我并没有比我的这位朋友聪明。他是一个留在国内的,关注时事的,在vpn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被断了梯子的年轻人。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我在他的条件里的话,也许我会得到一样的结论呢。他并不是一个麻木相信官方宣传的人。他明显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在信息匮乏的情况下,他另辟蹊径去找寻创新的信息渠道。整合信息去作推断。在没有一个可靠的媒体报道的环境下,我们还能指望一个关注社会问题的年轻人做什么去跳出信息封锁呢?

直接灌输思想的粗暴舆论控制早已不是最主要的影响手段了。很多的人有自己的思考,知道官媒说的东西不可靠。但在一个舆论高度管控的环境里,你能看到的信息都带有强烈的倾向性。你思考的起点和原料已经是被筛选过了的。当你独立思考的到结论时,你的结论也许和官方的立场非常的接近。

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的信息源是被控制着的吗?他们是知道的。但人类是健忘的。在你关注的公众号一个个消失,你当然能感受到。但你总能在其他地方找到稍微不同的意见,你觉得这是你新的去独立思考的信息源。当舆论的空间越来越窄,你的信息源就越来越窄。温水煮青蛙。没有一个瞬间是突然把你扎醒的。新时代的控制是让你自己去得到中央想要的结论。这些独立思考的人因为自己的独立思考而对自己的结论非常的笃定。这比直接的灌输妙多了。这是他们的错吗?这是我们时代的悲歌吧。

作为一个受过严肃学术训练的人,我分析出了朋友思维的主要思路。我觉得还是有很强的普遍性的:

1 经济发展是合法性的来源。受到了国家发展的恩惠,反过来批评国家是很不厚道的。这适用于“不知感恩的香港示威者” 也适用于 “大陆的愤青”

这个逻辑当然是站不住脚的。国家帮你把生活从30分提到了60分,你就不能去追求更好吗?批评也可以是出于爱和关注的。很多人被民族主义倾向绑架,不理解这一点。

2 稳定压倒一切。这也许是大陆人从中国近代史中得到的最大的教训吧。经历过文革的人知道动乱有多么可怕。我们把这一智慧传递给了下一代。当权者当然知道这对自己的有利,不断的软性和硬性地推动这一想法。这也许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共识了。

动乱当然可怕。特别是在一个公民们没有自我管理的经验,没有公民意识的社会里。他们引用的,中东很多国家“民主革命”后的动乱也的确是能说明一定的问题。这样的担忧也许在同样缺乏公民意识的中国社会里是有道理的。

因为缺乏生活在有很强的公民意识的民主自由的社会里的经验,一个人很难去理解为什么这样的社会会对“动乱”有更高的抵抗力和包容力。他们也许不知道冲入立法会的年轻人刻意保护了文物和图书,并且在拿了饮料之后留下零钱。

3 西方反中阴谋论。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在想尽办法抵制中国。cia一直努力煽动各种可能的动乱,希望以此来阻碍中国的发展。

在我所知,没有任何证据。每次出现撼动的中央的游行示威,中央就会鼓吹境外势力的干预,希望人们能以民族国家利益问题为重,一致对外。无论是89,占中,还是今天。但美国民主党的激进干预主义的确有足够的黑历史可以让人诟病。这是最难反驳的,因为你很难找到证据去证明阴谋论是错的。你怎么能够证明一个东西不存在呢?举证责任应该在对方,当对方对自己的观点已经很坚定了。

4 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在我的朋友圈里最近几天才出现了很多对香港问题的表态(全是亲中)。 导火线是示威者涂污国徽。这在很多人眼里是绝对的底线。

民族主义实在太复杂了。理性讨论很少能改变一个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这是在长久的社会化过程中形成的。一旦形成,无论一个人走到那里,民族/国家都会跟随着他。

在我的2:15 am,我和友人说我要睡觉了,感激他的坦诚,我也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失眠了,太多了东西在脑海里发酵。2:50 am 他发来了一条3-4屏才看得完的消息,劝诫我不要成为很容易被境外势力煽动和利用的人。只有一个真正关心你的人才会在忙碌的社畜生活里写那么长的东西来劝诫你的。我感受到的只有感动。我们儿时一起玩耍谈论的片段走马灯式在我脑海里闪过。

话题转向了。“你最近如何呀?还在做hr的工作吗?” “是的,你呢?打算留在加拿大吗?” ……

墙当然可怕,但生活总是会继续的。只要有对话,我们就仍能看见对方的世界,一点点的相互理解。那端,无论他的政见,是一个真的关心我的旧友。

沉默,而不仅是墙,让我们渐渐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当他们反对“自由”与“民主”时,他们究竟在反对什么?

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有丧家之犬的感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