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wen

2020, 力求移民。

写在2020

發布於

新decade元年第一天,和同校的东欧帅哥去湿冷的西湖深山跨年。走之前我问我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呢?去只占30%,仪式感,节日给自己加戏;不去,可以在寝室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备考最后一科考试。


事实证明不去才是对的。当我过分犹豫一件事情我就应该当机立断,犹豫的越多,后悔越多。

新年吃了一个教训:少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6号,第二周,我去了一趟北京,花光了为数不多的积蓄。

去北京的往返票早在12.24就订好了。冲动,不后悔。


那时候北京的p友正在手术病房,他独自在异国他乡做鼻窦炎手术,在线上向我寻求安慰。我又那么喜欢他,我就毫不犹豫订了去北京的行程。事实证明,去是有收获的。我跟一个老同学交流,收获颇多;跟p友住了一周,观察他的日常,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我很需要这样的环境,积极向上,奋发。

环境很重要。老同学说她高中经历了从重点班到普通班的滑坡,在重点班的氛围里自己也更加努力,成绩自然更好。


P友很乐观,积极,向上,好奇,好学,思想开放,平权。我能想到的优点都在他身上了。从去年七月份第一次去他家喝酒,我就看上他了。也第一天晚上拿下。我知道有运气成分,作为女孩,尤其是年轻女孩,能推倒男人并不难。后面表白过两次,都被委婉拒绝了。也把他推到尴尬的境地。一方面他想继续跟我friends with benefits,一方面他不想被恋爱关系捆绑,我们也没有很了解彼此。我说我理解,我也褪去这份“私心”、“野心”,退回p友状态。

我不是那种能说出“it’s now or never”的人。我勇敢地去尽力争取,如果得不到,那我原来还享受的部分不能失去。咱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至少得有一样。


我最喜欢的侯麦电影《夏天的故事》里,20岁的男孩在布列塔尼寻爱,失爱。女孩儿们是那么的美好,看似很容易接近,但又那么疏离。她们或多或少坚持着“it’s now or never”的原则,要么不在一起,要么我就要你的100%。至于我,我看上一个男孩子,哪怕能得到他的60%,我也心甘情愿。因为我也不那么容易对谁100%。

就像,那天在四合院里,他的场地告别演出,来了很多人。我站在络绎不绝的人群里,我想着“我真后悔没有买通票,不然我就可以多认识些人,多social了。”即便在他的场地里,我也不停地寻求新鲜,不论男人女人,我都在物色新的有趣的人。


我每一次来北京都有新收获。有时是交友,有时是重新发现自己。我喜欢北京那种接地气的环境,喜欢遍地外地人拼搏向上的环境,大家都是外地人,这本身也是一种“归属感”。


跟老同学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小学到高中都是一个学校。小地级市没多少学校,有点干劲的学生都集中到一个地方。她现在在一家外媒工作,还算体面,说出来能让周围人艳羡,不论听者中外。我说那你好棒呀,她说她是很早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这很重要,有时选择比努力重要。这就好比一群同等体力的蜜蜂里,她早早知道自己的使命并且提前到达目的地,而其他蜜蜂还在无头打转,寻思着到底要走哪一条路。光是打转选择的时间就耗费不少精力。


14日,早上起来看到日历备注说要报名教师资格证。我去了一下官网,已经错过报名日期了。也罢,我本来也不是非要做教师。这条路是下下策,真的吃不起饭了才会想去做。我在2019年最后两个月甚至还想报考翻译资格证,想的太多,做的太少,也花了时间在想值不值,是不是我想要的。


P友从小患有多动症,坐不住,他很早就有机会接触即兴喜剧,在初中高中就有大量机会去搞喜剧,这也很适合他的性格特点。所以即便来了中国,先后经历了苦练汉语、拜师学相声、做即兴表演、脱口秀等喜剧相关的活动。即便是大学刚毕业那会儿,手头拮据,他也是接喜剧相关的活儿养自己。


他说语言只是工具,如果你真的想入行电影真的没必要去考翻译证。语言一般、idea精彩的人大有人在,在本国,在好莱坞,在世界都能混出名堂。


认识他的一个北漂编辑对他的印象是:“workaholic”。因为他坐不住,闲不住,时时刻刻想搞事情。一天睡够了7小时,他宁愿早早起床打车去20公里开外的茶市喝茶也不愿意赖在床上玩手机。


我觉得找朋友找恋人都要找这种能给我带来积极向上的能量的。这次来北京也体现了这一点。以前认识的一个女性好友,那时候大家都比较年轻,刚上大学没多久,她也很燥,我们经常去看演出,喝酒,聊天,过着我们都认为是很享受的生活。后来她“稳定”了。她有了新男友,准备结婚的那种,她也有了新工作,会计师,她的全部生活都趋向稳定。连她往日最爱的摇滚音乐会都没时间去听。

渐渐地,我们很少联系。

朋友是流动的,此一时,彼一时,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永远有朋友。


-

新的一年,给自己定小目标:

有选择性地看更多的书,至少30本,精读。

英语水平目前仅停留在能听能看阶段,讲的还是不够流畅。应该有针对性地提高自己的口语水平,比如多看高水平的电影、脱口秀,去多听,多模仿,拿录音器记下自己的不足,并改正不规范发音。

多写,多表达。每周至少写一篇文章。我自认为我的idea很多,时常如泉涌般迸发,但是不写、不拍,不表达,等于没有。应该逼迫自己写小说、剧本、乃至拍微电影。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了。

电影看再多也不是自己的,电影延长的三倍经验也都是别人的。自己拍才是真的。

按时完成专八考试和毕业论文写作。尝试突破导师给的框架,不要写人人都一样的经济学人语言分析,大胆去写感兴趣的,比如性别社会学话题、语言里的性别歧视、电影台词/语言分析、喜剧语言特色分析等。

上半年大量海投简历,去影视剧相关的岗位实习。

尝试去字幕组翻译,挑战自己。

尝试做短视频,不试怎么知道呢

尝试撰写、转译女性榜样人物的生平,比如《小妇人》导演、和睦家医院的创始人、《何以为家》的导演、董明珠等女性榜样。为国内女性争取更多话语权,让更多女性看到优秀的女性之路。

依旧保持open-minded,去认识更多优秀的人。

2020毕业季,会很难,但是没有简单的人生。出来混总有路可以走的。



2020.1.1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