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wen

2020, 力求移民。

2020 0603

發布於

新的一天,新的抑郁。

 北京市拟规定: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究责任。

黄有光:面对男多女少,可能应该考虑允许一妻多夫。

小道消息:城管KPI发生变化,每个城管负有发展5个摆地摊的任务。

 每天下班回来靠打2小时暴力游戏缓解。

洗完澡后,冷却下来,又开始思考,网上冲浪,随后抑郁,至深夜,第二天靠咖啡鸡血满满去工作。

工作又遇到不顺心的事。

老板分配给每个小组视频脚本任务,全英文稿子,让我帮忙修改。改完他们蹩脚的语法后,同事不满。觉得我过于吹毛求疵了,“有点瑕疵才真实”、“我们又不是美国人,怎么可能做到方方面面都好?”

上上周来月经,第一天早上痛到无法上班。及时止损,马上请假打车回家。第二天我跟公司申请医药箱,急救,常备布诺芬等药物。

遭同事不满,“有病你去医院啊!药不能乱吃。”

 我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性格有问题,三天两头要跟同事起口角。

 

国内。上面对女性的生育指标越来越明显了。

我好害怕,在这里呼吸的每一天都感觉很累。

感觉自己的子宫下一秒就不是自己的了。

从计划生育到强制生育,哪有什么人类,都是为他们实现政治任务的NPC罢了。

(这个日记是在石墨文档,发布在matters。发现这俩不能同时使用,必须开关VPN闸门。害,两个平行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