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wen

2020, 力求移民。

20200630

發布於

今天下班和新同事一起挤公交去穆厝吃饭。她就住在穆厝。房租650,单间,独立阳台厨房卫浴。穆厝是个城中村,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感觉这边挺社赛的,香港九龙城寨的感觉。密度很大的横七竖八的居民区,夹杂着各种生活便利生鲜店,餐饮店,理发店,收集维修店。老实说,除了挤一点,没啥坏处。房租便宜,物价也更低廉。吃一碗丸子面10块钱,9个丸子。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学校后门正对面有家牛肉馆,10块一碗,5个丸子。我每次都把丸子先吃了,再慢慢吃面。彼时的好闺蜜正好相反,她喜欢把好东西留起来,后面再吃。

关于那家店。我还记得高二的一次午餐等待时间,我和闺蜜一起看一个知乎长文。那时候的知乎还是邀请制的,有很多精彩的回答。那篇文章是讲楼主回忆一个他母亲安排的相亲,双方父母设的局。妹子很美,楼主自然一见倾心。妹子知道留面子,也很礼貌客气。但就是这种客气礼貌让他觉得很有距离感。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处着。也没发生关系。客气感。终于有一天,他俩去一个饭店吃饭,毕,结账的时候,服务员告诉她:店主吩咐,以后您来这儿吃都不用付钱。妹子问店主贵姓,答曰: 任先生。妹子秒懂。楼主好久以后看到妹子电脑桌前的便利贴写着“一蓑烟雨任平生”才反应过来:妹子的前任就叫任平生。

这种客气感是因为没那么喜欢。妹子心里还记挂着前任,任先生也余情未了。

当时我们在牛肉馆的小包厢等待时,我闺蜜一下子就看出来是什么意思。我当时的阅读理解远么不及她,经解释才懂。

后来,我们都上了大学。她在南京,我杭州。我大一交了个男朋友,我们第一次约会就约在上海一个展览。我怕不测(其实也不是?只是想让闺蜜把把关),她从南京来。

在上海虹桥开往市区的地铁上,我那个男朋友和她的短短对话,让我感到他们好像更合拍。不管是家庭背景(他们母亲都是药剂师)还是见识,谈吐。

下午在南京西路打车的时候,我坐副驾驶座,我听见他们在讨论北岛的诗。而我北岛的作品都没读完。闺蜜心思细腻,很快也发现了我的微妙情绪。后来有意识地跟我说话,避开跟他过多的谈话。

但我更难受了,我难受的是自己为什么不能对答如流。后来,这段关系中我的好胜心也一直作祟,本来开开心心的恋爱被我搞得像军备竞赛一样,要整个胜负。

疫情期间在家里陪家人在客厅看了不少抗日剧。比如五号特工组。里面那个于震长得实在太像我前任了。身高和长相都像,说话语气和声音也是。之前在鹅组看到有人发大张伟吐槽北京人不长鹿晗那样,有人贴出另一张所谓的北京人脸,于震和我前任都是那种马脸。

于震在那剧里演的是伟光正形象,说话笃定,为人正直,做事磊落。现实中,我那前任也差不多算是(?。可能我就是需要那种感觉吧,安全感。

往事如烟。

如今看到再帅的男人也很难产生心动。只想做动物性行为,生活已经很累了,如果有合适的,干一炮最爽了。

新同事也是今年刚毕业。她说话不快不慢,很温柔,也不会抢答,该说的时候能说,该倾听的时候沉默,很有分寸感。而且说话细声细气,长相斯文。我与她走在嘈杂的穆厝社区,感觉像是候麦双姝奇缘里那两个女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