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5007 
biwen

20200630

今天下班和新同事一起挤公交去穆厝吃饭。她就住在穆厝。房租650,单间,独立阳台厨房卫浴。穆厝是个城中村,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感觉这边挺社赛的,香港九龙城寨的感觉。密度很大的横七竖八的居民区,夹杂着各种生活便利生鲜店,餐饮店,理发店,收集维修店。

biwen

2020 0603

新的一天,新的抑郁。北京市拟规定: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究责任。黄有光:面对男多女少,可能应该考虑允许一妻多夫。小道消息:城管KPI发生变化,每个城管负有发展5个摆地摊的任务。每天下班回来靠打2小时暴力游戏缓解。洗完澡后,冷却下来,又开始思考,网上冲浪,随后抑郁,至深夜,第二天靠咖啡鸡血满满去工作。

biwen

政治性抑郁——从武汉新冠状病毒说起

“政治性抑郁、流行病恐慌、普通人的互相痛恨、构陷、躲闪和无可奈何,真是宗教般的三位一体。你在家躺着,这间隔离室尚未发生惨剧。没有病毒、没有砍刀、也没有上级指示。但你盯一会儿手机会觉得有什么东西,遥远的东西压你头发。” “政治性抑郁”一词源自某豆瓣网友一词发广播调侃自己每天打开网页所见之处皆令人难受。

biwen

写在2020

新decade元年第一天,和同校的东欧帅哥去湿冷的西湖深山跨年。走之前我问我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呢?去只占30%,仪式感,节日给自己加戏;不去,可以在寝室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备考最后一科考试。事实证明不去才是对的。当我过分犹豫一件事情我就应该当机立断,犹豫的越多,后悔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