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在小紅點上,積累小日常裡的小努力、小機遇、小快樂。

他化女妝不關你的事

原始人的頭髮一弄就是一個下午。(等助理弟弟時攝)

趁週末弄頭髮去。我自帶蓬卷的厚重頭髮,因疫情已經荒廢八個月,忍不住和好久不見的理髮師打趣說:「是不是像原始人?」

不久,小助理也過來幫忙。這個小助理,個頭不小,目測身高至少一米七幾,身材健碩,依舊一頭亮色短髮,一雙上了彩妝的雙眸,口罩下依然藏不住即嬌柔又陽剛的氣質。是的,他是男生,但他很漂亮。

兩年前一次見到他時,沒現在這麼高,稚氣的臉化了全妝,一頭金髮,穿著黑色吊帶短褲與黑衣,並踩著黑靴子。他的一身打扮很容易引起人們的注意;而我啊,心裡的第一反應是:弟弟的妝術也太厲害了吧。然後我趁他替我吹頭髮時,偷偷從鏡子裡觀察他的眼妝。

我打從心裡喜歡這位弟弟。他年紀不大,今年應該還不到20歲。十幾歲入行,他從洗頭小弟做起,更勇於展示自己的穿搭喜好,不顧世俗的眼光,以喜歡的衣妝,從事自己想要耕耘的工作。

與其他亞洲國家相似,新加坡的普世價值觀大致上也是男生要有「男樣」,女生要有「女樣」,才是能與他人更容易融入往來的「正常人」。男生化女妝一般會被標籤為「同性戀」、「人妖」⋯⋯惹來人們的指指點點。我就聽過有顧客一臉嫌棄地問理髮師:「那個洗頭的是男的對嗎?為什麼化女妝?很奇怪⋯⋯」

雖然當時我聽了很不爽,但我還是挺膽小,不敢當面說對方:「關你什麼事?」我只能默默地給弟弟加油打氣,希望他繼續過著自己感覺舒坦的生活方式。


他從洗頭小弟做起,更勇於展示自己的穿搭喜好,不顧世俗的眼光,以喜歡的衣妝,從事自己想要耕耘的工作。


我不清楚他的性向,也覺得沒必要去了解,因為這與他把我的頭吹得好不好沒關係。從理髮師助理這個專業來看,他的手法是熟練的,另一優點是他的手掌大,幫我撥幹頭髮的力度剛剛好,很舒服。

兩年後的他,已不是洗頭小弟,而是能獨當一面代替理髮師上髮捲、夾頭髮的高級助理。今天我的髮捲是他上的,又快又好,心裡感到莫名的安慰。除了他的成長,他的堅持也讓我相當動容。當然,我還是一樣的膽小,沒把心裡對他的讚美表達出來,希望他能繼續漂漂亮亮,有朝一日幫我剪頭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