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BC ???

發布於

在開始之前...

🈲本系列包含大量個人觀點,請斟酌觀看。

💖極力歡迎在留言區交流各式觀點與見解。

🈸 ( )的意義為聲音、「」的意義為對話框。

🈸出現在對話框的點"."則代表間隔一秒。

📢為保觀看體驗,圖片來源將會至於文底。

那就讓我們啟程吧~

「不!!!」

憤怒,那是那個人身上唯一剩下的情感。

「不!不!不!」

幽閉潮濕的地牢裡,波紋再由各種汙濁匯聚而成的水窪中來回盪漾著,一具溝鼠的屍體傾倒在旁,啵的一聲,馬蠅的幼蛆鑽破了溝鼠的肚皮,一股腐敗的惡臭味瞬間瀰漫在空氣中,像是影射著什麼,成群的幼蛆跌入水中,以為那是得到自由,卻在更為險惡的濁水中,慢慢地被腐蝕...然後死去,見到此景,男子更是怒火中燒,不要命的槌打著地面,仔細一看,甚至還能瞧見那外露的腕骨,門衛不耐煩地敲了把鐵桿。

「都幾年了,你能不能安分點?」

「不該是這個樣子的,放我出去!」男子怒吼。

「算了...問了也是白問,畢竟他只會回答這個...」

門衛轉回頭,盡可能地將自己的鼻子捏緊,祈禱著下一個接班的倒楣鬼到來。

(蹦!蹦!蹦!)

承受不住壓力的手骨斷裂,不過對早就感覺不到痛楚的他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為了發洩情緒,地牢裡的木椅已被撕碎成屑、盛裝發臭食物的鐵盤已扭曲成團,所有說得上是物品的東西都被男子破壞殆盡,眼見雙手也變得殘破不堪,他開始用僅存下來,仍保持完整形體的腦袋撞地,一下、兩下、三下,力道之大,眼白已被鮮血浸紅。

「喂喂喂!」

門衛注意犯人的舉動,咻的一聲,用系有繩索的長竿套入其脖頸,緊緊拽住後拉向自己,直到犯人開始口吐白沫,臉頰陷於鐵桿縫隙之中,行動趨緩為止,向外喊道。

「快來幫把手,他又來了。」門衛的反應似乎不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咿咿咿)

地牢的大門應聲開啟,迴盪於其中的瘴氣撲向前來支援的門衛,其中一名還直接嘔吐了起來,嘴裡一邊咒罵,一邊踏著長滿苔癬與陰黴的階梯而下。

「有新的消息了。」前來的門衛說道。

「國王終於打算要處決他了嗎?」

「非常可惜,還沒,不過國王打算再給他一次認罪的機會。」門衛擺弄著長槍。

「唉...」

「不過要怎麼把他帶過去阿,噁,手都敲斷了。」剛才嘔吐的門衛說道。

「不然...」

隨著一聲慘叫,名為泰姆(Time)的犯人,被乾淨俐落的切斷了腳筋

「欸你難道不怕被國王問罪嗎?」

「有甚麼關係,他都把自己的手給敲斷了,再多這點傷應該無傷大雅吧...」

「這樣對押送的我們來說豈不是更方便?」

「怎麼樣都好,你們趕快把門打開,我快沒力氣了。」


座前

三位門衛一路上以捉拿動物的方式將泰姆拖出地牢,曾經對他抱持敬重的百姓現在則敬而遠之,泰姆瞪大雙眼,其憤怒的眼光彷彿是來自地獄深層的詛咒,他靜靜的看著人情冷暖,落魄、低俗、骯髒,泰姆甚至比躲藏在街角的乞食者還要難看,沿路留下的黑色蹤跡是混雜著腐敗鮮血與陳年汙垢所形成的,鏗鏘一聲,巨門被關上,肉體幾乎完全壞死的泰姆注意到了此行已來到了終點。

身材相比當年更加臃腫、愛慕讒言與虛榮的國王出現在眼前。

「王阿~照你的要求,我們把大罪人給送來了。」

門衛將長桿上的束繩給鬆開,喪失了支撐,泰姆像是一坨爛泥跌到了地上。

「泰姆,看在當年你的鞠躬盡瘁,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

「認罪吧,承認當年是你背叛了父王。」國王揮動手裡代表王位的權杖。

「狗屁...」

泰姆用力的想擠出這句話,不過聲帶已經斷裂,剩下的只有自己不斷咬緊的牙根與從臟器內大口溢出的鮮血,國王搖了搖頭,雖然早已知道對方是不會認罪的,但看在民眾看待自己的眼光,還是要儀式性的給予對方承認罪孽的機會,門衛接到指示,將長竿轉向,亮出銳利的一端,準備往腦門、脖頸、心臟一同刺下,泰姆絕望地掙扎。

「不!!!」

本來泰姆就要在慘叫中失去生命,不過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不知是否是因為是從自己混濁的眼球映照出的視線所導致,整個世界突然喪失了色彩,僅剩下黑、白兩色。

「...」

泰姆轉動眼球,發現自己在前一刻用盡全力的掙扎,而躍至半空的軀體居然...

停在空中...

不只是自己,門衛的長槍也停留在刺進皮肉,噴灑出鮮血的那一刻。

「這到底是...」

突如其來的異象讓泰姆暫時忘卻憤怒,心想或許這就是死前,類似走馬燈的時刻。

「呀~」

從國王手中反射出光芒的權杖似乎晃動了一下,不,應該說權杖周圍的空間似乎出現了扭曲,一副事不關己的聲音從裡頭傳來,不看場合的向將死之人打起招呼。

「哈摟~聽得見嗎?」

浮現的光點隨著聲音,化成千變萬化的,由光所形成的幾何圖形。

「你是?」泰姆問道,奇妙的是自己的想法居然能化作光頻,傳達給對方。

「嗯,真是不錯,有辦法在這樣的狀態跟我溝通...」

「不過這個問題還問得太早了...話說你不感到害怕嗎?」

「是因為我要死了吧...所以情感似乎都變的...『透明』?」

「那就好,要是嚇得說不出話來我就頭疼了。」

「...」

「我要給你一個機會。」

「機會?」泰姆疑惑著,事到如今,自己又能改變什麼。

「你還心念著這個苗小的國家吧,我要給你一個洗刷冤屈的機會。」

「洗刷冤屈...哈,怎麼可能...」泰姆不屑的說。

「我不是很喜歡花費力氣在爭論上,這樣說吧...」

「你在我解除這個狀態後的兩秒內就會死去...」

「要馬現在答應我的邀請,要馬等會慘死在這裡...」

「順道一提,你的屍體可是連豬都嫌棄、烏鴉都避而不及的東西...」

「最後被當作穢物,絞碎後被扔進大海裡...」

「怎麼樣,比普通人稍微聰明一點的你應該知道要如何選擇吧?」

面對看似能選擇,實際上卻沒有選擇權利的泰姆,輕輕笑了一下。

「那就拜託你了。」

「很高興你做出了『選擇』。」

未完待續...


圖片來源

圖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9fFG4ZLp9Y

圖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XTVxkd9KU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