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lulu
fenglulu

Live beautifully, dream passionately, love completely.

靠杯的害怕|寡婦

沒有人知道那位女人從哪裡來......

沒有人知道那位女人從哪裡來,只知道她帶了兩個孩子,住在村落最角落幾乎入到竹林的紅磚小屋,外牆斑駁地很是簡陋。可也僅此這樣,畢竟在那個困苦的年代,能否溫飽都成問題,誰還有心力能去管一位從外地來不知何時來又不善於交際的寡婦呢?

寡婦?或許是吧,在那個戰火動盪的年代,一位女人獨立撫養兩名幼童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寡婦,村落裡的男子不是身體殘缺無法效命就是老弱,這樣一位風姿綽約的女人,一定是丈夫死於戰爭,這些話語都是無事可做對於那位女人偶然來到鎮上嚼舌根的臆測,可憐紅顏多薄命,一位穿著洗滌多次已然褪色的褐群矮胖婦人嘆氣道,頓時七八道目光射向那位女人的背影,身形纖細走路姿態柔弱中不失優雅,一個轉身仔細地喬,雖然胭脂未施,那柳眉靈動的雙眼彷彿有水波在深處流動,多看一眼就會被吸進漩渦的深邃;還有那白皙的膚色搭配上小巧紅脣,一個緊抿都能讓鎮上男子瘋狂,明明是這樣的嬌媚但那位女人的不多語反而讓生活空虛的婦人群沒有對她多加批判,反而都是帶點憐惜帶點不捨,因為她的命運實在太過多舛。

「欸欸欸妳聽說了嗎?」發言的是一名面色黝黑看起來很強勢的婦人

「聽說王老已消失一個半月了......」

「怎麼會這樣?我上個禮拜看他還好好的啊!精神都還很硬朗啊!」

「該不會是魔神仔又出來抓人了吧?王老不是很愛去挖深山竹筍,他上回還給我送了兩條!」

「給你?憑什麼給妳?王老也太不公平了吧!是我住他隔壁耶!」 一位雙頰滿是雀斑的婦人驚呼生氣道

「嘖!不然給妳啊?」

「欸我說妳這人怎麼這樣啊!」

此起彼落的爭吵謾罵聲就這樣緩緩地跟著夕陽西下遠去......

「媽媽......」

「嗯?怎麼了我的兒?」

「這次的竹筍排骨湯,排骨肉好硬,太老了......」

「這樣啊......媽媽下次給你們挑點嫩一些的肉好嗎?」女人愛憐的地捏捏幼子的雙頰

女人無限輕柔的嗓音夾雜著孩童的嘻笑聲緩緩由紅磚小屋飄出。

那是個戰火動盪的年代,困苦的歲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