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18 . 回房


結束完會議之後,各自回到房裡休息前,伊諾好奇的問起烏米爾有關會議的事情。

「那個...烏米爾,剛才那個是怎麼回事啊?」

「嗯?伊諾嗎...那個本來是要對雷昂問罪的。」

「痾...」伊諾本想要糾正。

「光是發現魔力魁儡已經夠讓王都鬧翻了,而且雷昂那個傢伙...」

「...」

「甚至還想先壓下調查的結果,不過消息還是傳到主教耳裡就是了...」

「...」

「說真的,要不是他是戰士長的愛徒,搞不好早就被褫奪去聖騎士的稱號了...」

「雷昂這麼為我們...」

「那個傢伙不管是對自己人還是陌生人都那個樣拉~」

「那個其實...我剛剛想問的是有關亭子的事情...」

「阿哈哈,原來是想要問那個阿,怪不得你剛剛一副奇怪的表情。」

「欸嘿嘿...」伊諾傻笑。

「你應該有聽過傳送陣吧。」

「嗯,在書裏面有看過。」

「其實兩者是差不多的東西...」

烏米爾開始解釋,傳送陣的基礎是在兩地建構出近乎相同的環境,舉個例子就像是一個在山頭上的人想要快速移動到另一個山頭,而若是胡亂架設傳送陣的話,有可能會被傳送到土裡,或是高空,而為了避免意外發生,架設傳送陣需要竟可能的蒐集兩地的資料,並且盡量創造出共通點,來將不穩定因子給排除,如此就能安全傳送,而亭子的那個則是僅僅將在內人員的意識給暫時傳送過去的,所以幾人都只能待在小小的範圍裡面,相較起來方便許多,不過只有聖騎士及魔導團團長等級的人才知道發動的方法,能夠親身體驗是非常難得的。

伊諾向烏米爾道謝後回到房裡,考斯已經呼呼大睡。


會議結束後,萊因鼓起勇氣向蘭迪雅搭話,艾雷則是先早一步回房。

「那...那個...蘭迪雅...」萊因叫住蘭迪雅。

「嗯?」蘭迪雅轉頭,髮香飄至萊因鼻裡。

「...」萊因有些驚慌失措。

「...沒事的話我要先回房裡了...」有些不耐煩的蘭迪雅。

「哦...那個...我想說...」萊因扭扭捏捏。

「?」蘭迪雅歪頭,態度嚴肅敏然。

「我想說...那天你真的很勇敢...(可惡我在說什麼!)」萊因背地裡大叫。

「...比起我,獨自留下來的艾雷還比較...抱歉先失禮了...」

隨後蘭迪雅擺出一副愧疚的表情,轉身就走。

「...」留在原地的萊因伸出單手,但是純情青年的心可沒有這麼脆弱。

「你還在幹嘛,明天小心睡過頭喔。」結束和伊諾對話的烏米爾催促著萊因。

「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蘭迪雅會走進艾雷的房間裡...」

純情青年的心出現了裂痕。

「那是因為房間不夠啦...」

萊因和烏米諾進房...

「而且為甚麼我要跟你同一間房間阿...而且只有一張床...」萊因慘叫。

「那是因為房間不夠啦...我才更也不想跟你同房呢,你給我去睡角落!」

房裡再次傳來慘叫聲...


*本來蘭迪雅的房間被萊因及烏米爾占用,為了避免尷尬,做出分配決定的雷昂。

進到房裡的蘭迪雅看著艾雷在整理被子,準備躺在地上就寢。

「艾雷你...」

「我今天就睡地上吧,畢竟只有一張床...」

「...」

熄滅火光後,黑暗中,蘭迪雅輾轉難眠,艾雷則在思考方才景色的意義。

「艾雷...」蘭迪雅小聲呼喚。

「...」床底一陣沉默。

「睡了嗎...」蘭迪雅探出半身,用手摸了艾雷的頭髮。

「你會不會因為那晚我先一步離開而...」蘭迪雅表情愧疚。

「...」艾雷似乎已經沉沉睡去,蘭迪雅翻身,看著窗外照進的月光。

「不會喔...」床底下傳來回應。

「...」蘭迪雅的眼眶開始泛淚。

「要是你沒有把雷昂哥給帶來,我才真要放棄希望了...」

說到這裡,蘭迪雅已發出哭聲,艾雷將手給探上床,握住蘭迪雅的手掌。

https://m.duitang.com/blog/?id=1034410458&belong_album=89392940

此後沒有任何對話,兩人就這樣手牽著手,在涼快的夜裡漸漸睡去,在隔壁剛剛完成公文的雷昂也注意到哭聲停下,放下懸著的心後躺上床,望著今晚十分美麗的月色。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 定期會議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