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6月27日 月 共和230年获月苦艾日(10.09)

昨天是周日。有一段时间没去堂里了,就往西安路去了。祭台前摆放了圣像,才想起来圣心刚过,本堂瞻礼我也没来。弥撒是这么一个事情,往往懒得来,但长时间不来抓心挠肝,来了又觉得挺好。 读经《列王纪》 厄里亚厄里叟故事,以及“死人埋葬死人”。讲道里听到了一些很对主题的人情世故,详细内容这里不谈。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一句:

The wicked flee when no man pursueth: but the righteous are bold as a lion.

下弥撒是十点多。想着都来街里了,应该去些什么地方吧。想起来上次想去松山寺没去成,应该去松山寺看下。

到松山寺之前先路过了大连中学校旧址,圆顶上的红星很有苏联感觉。但我刚拍了两张照片,就被一个老人赶出去了。好像这现在是一个学校院里,不准人进。

离开大连中学校,到了松山寺。松山寺说是历史悠久但现在这个是复建的。有一座很显眼的颇有和风的佛塔,上面金色的头、鸱尾和脊兽也很好看。可惜寺院内禁止拍照。内部有两进院落,第二进是大雄宝殿。小巧精致,非常好看。

文化活动兴盛以来,许多人很厌恶以朝鲜风格和日本风格混淆华风,发展到厌恶日式建筑。其实我倒认为很多甲方和施工队、设计师也不知道什么风格是日式风格。只是因为日本文化的强大,很多人都模糊的觉得古代就是这样的,日本文化的流行也深深影响了许多人的审美情趣。然后日本元素就随着施工队和设计队伍流散开来了,和古代时候流行文化的扩散,也没有什么不同。家里兴隆寺的院子就有种类似的感觉,广受县民好评。

离开松山寺,觉得还是得去看些什么。后来想到了一个点子,在百度地图上搜“旧址”,然后去看。

然后就到了大连商业学校旧址。沿街的一个红色老楼,现在似乎是中学在用。我在家时,初中简称为X中,高中简称为X高。结果出来,普遍都是X中,我就分不清初中还是高中了。

离开这里后,下一个想去苏联领事馆旧址看看,但一搜在三公里以外,想了想,就坐地铁去了。

前往地铁站的路上,我又遇到一座看起来帝日味很浓的建筑。走近看,是一处好单位,满铁中央试验所。帝日时期建筑门口的一对小灯柱我非常喜欢。

下地铁后,我看到一座看起来很不搭调的建筑,心想多半是古迹。近前一看,确实是古迹。是大连交易所旧址。这是关东州时代的东西,大豆交易很出名。

大连交易所旧址往前走不远就是大连中国税关旧址。很漂亮的一座红色的小城堡,据说是大连唯一遗留至今的哥特式建筑。但我很困惑,在我心目中哥特式建筑就是细长的教堂,这种也是哥特式吗?

离开税关,我前往日本大连宪兵队旧址。这地方似乎被警方用了,我转了一圈,发现似乎是不开放。正面,穿过铁门眺望,能看到正门脸上面有标识这里是宪兵队。

宪兵队附近的一个街角,有一座黄色的老建筑。我原以为是协和会馆旧址,接近了看,才发现是初代宪兵队长的宅邸。

而满铁协和会馆旧址在更远一点的地方,现在已经被铁路部门接手了,并不对外开放。

下一站是满铁大连调查部旧址。一座红色的楼,现在似乎是一个学校在用。 以前发表做过,今天终于自己亲自来了。

满铁调查部对过的地方,有一组灰色的三联建筑,特别气派整洁,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满铁总部了。来到满铁总部门口,我非常激动。可能是因为有好单位用,这是我目前看过的老建筑里保存最好的。左翼建筑是满铁陈列馆,可惜现在不开放。

最后一站是苏联领事馆旧址。一座很不起眼的小红楼,现在是慈善总会用。地角特别好,就在大广场旁边。不过我一开始弄错了,这里不是苏联驻华大连领事馆,是苏联驻日本关东州领事馆。

大连市内实在是有不少老地方,以后有机会继续发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