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K

终身学习,自给自足

拼命赶“死线“之后的自我恢复

过去两周非常难,非常忙。整个人精神紧绷地撑到了12月15日结束,交上了各个要赶的任务。只能说自己真的真的尽力了。这篇文章里我不想讨论为什么我有如此多的“死线”要赶,只是想记录一下我的身体和心理如何从拼命赶”死线“时那种肾上腺素爆棚的状态中逐步恢复的。

今天是12月19日,任务交完的第四天,自我感觉恢复了七成。睡醒后没有身体不适,起床前没有刷手机,可以感受到美味食物带来的多巴胺,开始会对镜子里的自己没来由地微笑,开始有力气整理自己的桌子和书柜,有脑力打开Matters写这篇记录……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也许我今天还是吃了垃圾食品、今晚还不会按时入睡,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体力和注意力都在慢慢恢复。之所以我会对这些些微的变化如此感恩,是因为前几天我的状态真的不好。下面从12月15日开始回顾一下自己经历了什么吧。

12月15日,星期二 // 第0天

过去两周因为压力大事情多,睡眠时间被推了又推,多数在3am-10:30am,甚至更晚。但在12月15日,我不仅晚上有一大堆申请要交,早上8am-11am还有一场三个小时的期末考试。当天凌晨我三点多终于爬上床,定了7.45am的闹钟。早上闹钟响了,真的是生无可恋;懒到7.54,闹钟再次响起,我挣扎着起床,如厕,喝水,坐到桌边,准备开始这次完全没时间复习考试。最开始半个小时比较难熬,但因为是破釜沉舟,自己的思维虽然缓慢但很平静,慢慢地可以百分之九十地专注到考试上,也发挥出了自己掌握的知识点。最后虽然战略性地放弃了几道题,但感觉考及格还是没问题的。考完之后稍稍休息了一下,又开始忙申请到9pm。中间也是惊心动魄,暂时按下不表。

9pm交完了所有东西之后,便开始了“死线”时期的自我恢复。说真的,我不太记得那天晚上做了什么了。我的头发很油,想洗澡却没力气;疲惫,想早睡大脑却十分兴奋。后来可能是看Youtube看到有些困了,然后上床。睡前临幸了被搁置一边很久的Kindle,做了一些轻松的睡前阅读,到困了就关灯睡了。其实我对这一天还是满意的,我知道睡眠节律地混乱不是一天就能强行调整过来的;能有心情看书就是一个积极信号了。

12月16日,星期三 // 第1天

睡到近中午才起床。整个人木木的,明显感觉很恍惚。中午和晚上都自己做了简单的食物。下午洗了床品,去了次超市但不知道要买什么;5pm还要作为助教给学生答疑,晚上洗了澡;下午还试图看了一篇学术文章,但只能集中精神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都在无脑地看Youtube。我知道看视频不是最佳地休息/恢复方式,但当时的我仿佛身心被掏空,无心做任何其他事。晚上依旧没有早睡成功,凌晨两点多躺下后放纵自己进行了无聊地单人性行为后,睡了过去。

12月17日,星期四 // 第2天

本以为第二天状态会更好,可是早晨起来身体不适,右侧偏桃体痛。现在细想可能是暖气开得太大,上午房间里太热导致的。但现在特殊时期,相信没人会觉得呼吸系统不舒服是个轻松的事。我一方面受喉咙痛的影响,一边还担心自己会不会有感染covid的可能,另一方面还有些担心星期五跟导师的开会会准备不足;于是带病进行了一些脑力活动。晚上还要给助教的课的期末考试卷提前做一遍,本来一个小时能完成的卷子,中途体力/脑力不支,硬是分成了两半。这也让我意识到了状态好和状态不好的时候人行为能力的巨大差距,然后决定在状态不好的时候不太过勉强自己。饮食方面努力吃菜、吃水果、喝水。当晚依旧晚睡。

12月18日,星期五 // 第3天

11am又要答疑,10:35am自然醒,比闹钟早一点。早起喉咙不适减轻,但头痛。似乎又是忘记把暖气早晨定时取消,房间太热导致头痛。

12am答疑结束,做了缺德舅的速冻宫爆鸡丁,味道还不错。吃完饭人好些,看到导师邮件说有事取消下午的会(内心长舒了一口气)。决定下午出去走走(不知道为什么,但运动的确能让我更舒服)。我决定做好保暖,背上水袋,戴上口罩墨镜和帽子,走去海边然后在天黑前坐公车回来。一切顺利,晚上回家最后处理了助教的课的邮件,给自己煮了热乌冬面。因为感觉自己头疼和嗓子疼基本都没有了,状态也好了不少,所以跟父母约了视频。其实跟父母视频对我而言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放松,而是一种任务(不是我跟他们关系不好,只是我要承担的事情他们帮不上忙却又很关心,为了让他们放心/开心,我需要付出精力,而不能肆无忌惮地撒娇吐苦水)。

9:30pm开始决定尝试做卤猪耳,下锅之后还花了一个小时改助教的课的最后的作业(哎做助教真的好辛苦,心疼自己,赶完自己的ddl还要处理学生们的事情)。半夜的时候终于猪耳出锅,作业改完;想早睡,但依旧失败。于是在漫无目的地看Youtube和把之前看到一半的日剧《白色巨塔》拿出来看完中选择了后者(虽然我知道电视剧一看就停不下来)。当晚边吃夜宵边看,4am才入睡,但本着“快乐地浪费时间是值得的”的原则,我就安心地放纵自己了。

12月19日,星期六 // 第4天

前一天晚上睡前我终于长记性了,把暖气定时在8am取消,早上房间里不会过热。七个半小时睡眠后,我大概在11:30am睡醒了,正午时分起床。起床后试图做一些耽搁已久的研究工作,但做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还是不太在状态。于是干脆决定今天继续放空休息。从2pm到10pm,几乎是不停的把后面几集《白色巨塔》看完了。说真的这个剧拍得大气,看起来一气呵成也很爽。今天懒得做饭,也没有出去走,但看剧看得很爽,人也在逐渐恢复生气。看剧的间隙我整理了办公桌,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傻笑;我中午吃了豆浆油条,晚上吃了酸辣粉,虽然不太健康,但觉得好满足。

11pm左右开始坐下来写这篇记录。可能写得不好,像流水账一样,但还是决定发上来。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我想在Matters上多写一些自己的想法。

总结

总的来说,赶“死线”还是会对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影响的。这次我从近两个月的慢性疲劳和两个星期的高度紧张所造成的精疲力尽开始慢慢恢复,大概花了四个整天。我的恢复期核心理念是:保证睡眠+打扫房间+恢复自己做饭+保证蔬菜水果的摄入+尽力出去运动+找一个能让自己愉悦地花时间的事(而不是仅仅是零碎地消磨时间);同时不要勉强自己,倾听自己身体的节律。我可以明显感觉到现在的自己和四天前麻木的自己的巨大不同,所以真心祝愿大家能每天有个好状态,尽量不要赶“死线”赶到生无可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