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兔

老夫聊发少年狂

后疫情时代,来自小民的反思

https://matters.news/@Aegean1360/回复陆盛-中國政府是否對世界疫情有責-bafyreib5btr5maalrz3ikhpdqvxtgt7lr4dojf6qsfkg2sg7z3cygqijdu

差不多一个月前写了上面这篇,事后重读,通篇都是急迫的辩解,几乎没有阐述自己的主张。也难怪得到了受害者思维这样的评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在此,也诚恳地感谢@Tamaru 的相关评价,为这一感谢来的这么迟而道歉,以及补上我本人的更多想法。

首先,关于疫情责任的争辩,其实已经并无意义,毕竟,没有任何人想要看到这场灾难,忙着甩锅,还不如想想怎么建立更高效的灾疫预警机制比较实在。疫情过去之后,这是中国需要完成的首要使命。

更加迫切的问题,可能是中国在这样一个国际舆论下,应该怎么应对。中国的外交官们,在twitter上发言,引动一大堆中国力量翻墙支持;中国的媒体,做了乐高漫画Once upon a Virus反击美国,这些都挺好。至少能引起讨论,让大家注意到一些本不会被关注到的话题。但是,军人没有在战场上拿到的胜利,不能指望外交官用嘴拿回来。整个国家也需要完成更多实际工作,来给舆论战提供更多“子弹”。

所以,第二件该做的事情,就是设法分割问题和清晰追责,不能让局部的错误危及到整体,也不要想着掩盖。拿李文亮医生这件事情来说,他服务的武汉中心医院和另一家中南医院几乎同时接到首批新冠患者,12月31日,李文亮医生被叫去训诫,而中南医院则成立诊疗小组,讨论预防措施、疾病病理和传染模式,同时积极上报病例和储备防疫物资。最终,中南医院院长王行环成功向李兰娟、钟南山面呈感染情况,整个医院无一人死亡。而武汉中心医院职工大批感染,其中包括李医生在内的五人殉职。由此可见,武汉的防疫体系,中国的防疫体系,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一味掩盖某些人的愚蠢,只能让整个国家为之背锅。希望国家能建立壮士断腕的决心,就像在过去的无数时候,对待无数落马官员时那样。当然,追责必须有界限,君王城上树降旗,就和深宫的妾们没啥关系。

第三件事情,是中国人需要学着更有信心一点。从心理学上说,一个自卑的人,可能会长期倾向自我贬低,也可能报复性地表现出过分敏感。中国挫了一百多年,突然强大了起来,中国人还有点不习惯,所以碰到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跳起来。比如我自己,碰到质疑,也会匆匆忙忙回复。有些憋屈而不善表达的孩子们,着急了更是会用上攻击性的词句,把本来的中立看客,生生逼成了反对者。实在是太遗憾。

最后,以我浅见,东方思维和西方思维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东方起源于农耕社会,思维模式以家庭和集体为出发点,讲究父慈子孝;而西方起源于商业社会,思维模式以个人为出发点,讲究公平自由。两者并无高下之分。求同存异,相互尊重,方是大道。西方文明形态已经发展到一个很高的水平,而中国大陆的文明,说实话还在摸索和重建阶段。接下去二十年,中国人任重而道远。

回复陆盛 中國政府是否對世界疫情有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