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香港某某某大學學生。

致命女人與82年生的金智英

最近看了兩部關於女性的影視作品,致命女人(Why Women Kill)和82年生的金智英。一部是關於grrrl power大殺四方的爽劇,一部是把殘酷的現實平鋪在人面前的現實電影。看完致命女人後,我像打了鸡血一樣把Simone設成了自己的頭像,就像是要以此來作為自己的獨立宣言。而看完金智英後,我只有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Why Women Kill

”致命女人“真的很美式,劇裡的女人充滿了激情、熱忱和自信。三個故事層層遞進:

由60年代的家庭主婦,到80年代的社交名媛,再到2019的職場精英;

從60年代的女性對男性的復仇,到80年代女性活出自我的精彩,再到2019年女性對男性的保護與拯救;

就連”反派“也從60年代的第三者,到80年代想要控制兒子的母親,再到2019年能單挑殺死一個壯漢的女魔頭......

說這部劇是女權主義的烏托邦毫不誇張。可問題在於,在現實中的2019年,更多的女性面對的還是致命女人中60年代的俗套劇情,第三者插足和家庭暴力。致命女人用歌劇般的話語講述了一個女性拯救世界的故事,可現實是,更多的女性每日經歷的不是世界快要毀滅的故事,而是世界如常运转,也如常地將她們碾在齒輪之下的故事,是82年生的金智英的故事。

82年生的金智英(為什麼這部電影的官方海報大都帶了男主角?明明女主的媽媽最可愛!)

或許是因為亞洲人的內斂,也或許只是出於創作者的現實主義關懷,82年生的金智英這部電影裡沒有女英雄,只有迷茫的女性。60年代出生的母親早早輟學工作供養兄弟讀書,80年代出生的金智英中學放學路上遇到男生的騷擾,卻被父親責備裙子太短;大學畢業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卻還是要面對職場的玻璃天花板;婚後的狀況更是急轉直下,即便有體貼的丈夫,也還是要面對各式各樣的社會規訓,最終在家務與育兒中丟失了自己。除了金智英,電影還透過其他女性的視角講述了社會捆綁各類女性的層層枷鎖——職場女性晉升困難,精英女性被諷刺不顧家庭,公司在發現女洗手間的攝像頭後只想息事寧人,等等等等。

幾乎每個男孩子從小就會被教育要努力工作掙錢養家,可是很多女孩子,包括我自己,即便是獨生女,即便學習還可以,即便一路從本科讀到研究生甚至博士,都經常需要點什麼契機才會真正意識到自己是需要獨當一面的——獨立自強這句話從小說到大,但真的把它當成原則與底線,完全不允許自己依靠男人的女孩子又有多少呢?即便想要把它當成原則與底線,在職場的重重玻璃天花板下,一個女孩子要想過上與自己能力相匹配的生活又有多困難?

因此,我很喜歡”82年生的金智英“這部電影對結局的處理。金智英並沒有通過成為一個成功的職業女性而找回自我,而是通過寫作。假如在影片結尾,金智英回歸職場並在兩三分鐘的時間內演繹了一齣金智英升職記,那一切未免顯得太過草率與天真,畢竟職場這條看似普通的道路其實也佈滿了荊棘,這樣的結局也多少是對那些在育兒多年後幾經掙扎但仍然難以回歸職場的女性的冒犯。相反,成為一個作家並不像成為一名職業女性那麼順理成章,而是需要天分和一些運氣。也就是說,金智英最後通過一條有些偶然性的道路找回了自我——勇氣+天分+運氣可以拯救一些女性,但那些沒有獲得拯救的,依然在家庭瑣事中掙扎喘息的女性也值得我們的尊重,這或許是82年生的金智英想要告訴我們的。

反正我就是女博士x女司機x女權主義者,不服憋著!

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