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凯西

伊朗德黑兰大学毕业生,北漂中。十五言特邀撰稿人。豆瓣“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小组组长。

“爱欲走得很远很远,但……”

多年以前,我认识一个被我称作W的男生。至今我依然记得他的生日,因为我曾经反复用星象图推演过我们之间关系的各种可能,操作得频繁,加上年少记忆好,便很难忘记了。当时我迷恋川端康成那种温柔的语调——也许是出于对异域的向往,和自己生活中温柔这个属性的匮乏。最终一系列的事件让我明白,他是个肤浅无聊的人,和川端康成毫不相像。虽然把我引向他的那种感受不会轻易地消失,但它已经没有实质的意义。

“爱欲走得很远很远,但有边界。”西蒙娜薇依在这个case上是对的。但是她依然是个哲学家+神学家,对于一名小说家而言,一段关系留下的不仅仅是提纲挈领的一句总结,关系不仅仅走了一条线性的路,而是一个立体甚至四维以上的空间在延展。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