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5 篇作品
王立秋

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SARS和COVID-19流行期间的流动与限制

项飙,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专门研究亚洲移民和社会变革,著有《全球“猎身”》(Global “Body Shopping”)和《跨越边界的社区》(Transcending Boundaries)等书,其新著Making Money from Making Order也即将出版;...

166
Summer

请回答2003:谣言、抱薪者、英雄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让这个新年充满恐惧、愤怒与不安。然而这场病毒的爆发早在2019年的12月就有迹可循,却因为种种众所周知的原因被掩盖、被隐瞒。于是谣言与辟谣交织而行,信心与恐惧此消彼长。回望17年前的春天,今日的种种景象似乎早有模版,2020的诸多困惑不解,在那一年或许已经作出回答。

13
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舞台劇《防疫禁區》十年前的悲觀預言:唯一從歷史所得的教訓,就是人類不懂汲取教訓

這是一個不受歡迎的題材。觀眾席上空位很多,演出後聽導演所言,其他場次大概也剩下不少門票。似乎沙士已遠,流感勢弱,「疫症」和「隔離」等曾經纏繞香港人的夢魘已不再引人關注。人們關心的仍是樓市、股市,以及八卦新聞。「金融風暴」和「金融海嘯」並無為人帶來真正教訓,就像以往的瘟疫一樣,所有...

26
刘德欢

Meme時代的瘟疫

2003年,非典爆發時,我還被寄居在親戚家。親戚是人民醫院的醫生,雖不是呼吸道科,仍有傳染疾病之虞。更何況家正是人民醫院的職工大院。關於非典的事情,我的記憶已經模糊了。只記得親戚每天晚上必定關起門窗焚燒一種叫白術的中藥,而小學每天都要自量體溫,家長簽名第二天帶回學校。

6
爱你的刁刁

【转载留存】《财经》2003年SARS调查:农民工特稿

本文原发于《财经》SARS调查特刊。我不是原文作者,请慎重使用Likecoin。原文链接:http://business.sohu.com/88/96/article209089688.shtml逃离北京 “大家都不想干了,想回家!” 小陈是建工集团承建的昆泰国际大厦工地上的一名普通建筑工。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