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384 
刘德欢

《國安法》下香港的未來:“港式茶餐廳”猜想

你去過大陸的二三線城市嗎?幾年前我第一次到南昌,驚奇發現他們對“香港文化”可能比廣東城市還熱衷。晚上商店的大喇叭高聲放著譚詠麟的《講不出再見》,街上大招牌寫著“港式茶餐廳”。在廣東城市,你只能找到“茶餐廳”,不會在店名上標榜自己是“港式”。

刘德欢

完全正確的處理方法

趙立堅指:「中國的巨大發展成就表明,中國政府當時採取的行動是完全正確的,使國家的政治穩定、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得以維護和繼續。中國人民將堅定不移的,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斷前進。我們敦促美方摒棄意識形態偏見、糾正錯誤,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中國內政。

刘德欢

我的三個中國

關於這個國家的個人體驗,我在《我和紅領巾》和《高考廢青懺悔錄》裏已講過一些。響應梁啓智先生的命題,再試補充幾件在中國生活的小事。成長中國在中國足球改革的時候總有人提到日本校園足球做得多麽好,才爲日本足球打下基礎。

刘德欢

《后浪》再创作

那些口口声声“一代不如一代”的人 应该看看你们 像我一样 我看着你们 满怀羡慕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 所有的知识 见识 智慧和艺术 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科技繁荣 文化繁茂 城市繁华 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 可以尽...

刘德欢

只有一種顔色的網絡

今年清明節是中國國家哀悼日,國家的哀悼日與民間追思節日清明節同一天,在歷史上恐怕也會是難得一見的。“新冠肺炎”在中國已造成3000多人死亡,爲此設立全國哀悼日當然沒有問題。央視對全國鳴笛默哀評論道:“此刻仿佛整個中國融合成了一個人。

刘德欢

作爲最早接觸谷歌的一批人,回憶一下有谷歌的日子

今天看到一條推文說,九零后是在这个网络环境下长大的,没有谷歌和有谷歌的人区别明显。作为一个 90 后,我几乎拥有可以几个 topic 之内就能鉴别这个人的成长环境中有没有过谷歌的能力。

刘德欢

离开公众号和微信才是最好的抗议

由于人物文章《发哨子的人》发稿不久便遭到微信删除,中国网民将文章翻译成英德日emoji莫斯密码等等各种版本在微信传播,一篇文章被审查再次成了文化谜因(meme),有人说这是微信公众号有史以来最荒谬的一天。实际上人们也不是第一次认识到这种荒谬,微信审查贯穿私密交流这样的私密领域到公众号这种公共空间,贯穿淘口令到文章创作。

刘德欢

吃饭是第一生产力

李文亮先生的头七,上外网依然很卡顿。在李文亮先生去世当天,我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写了一点又觉得不好。互联网时代,我们在事件后引发的情感总是廉价的,无论是由此引发对防疫信息不透明的不满,乃至进一步的诉求权利,看上去凝聚成了很强大的情感诉求,但很快会烟消云散。

10
刘德欢

Meme時代的瘟疫

2003年,非典爆發時,我還被寄居在親戚家。親戚是人民醫院的醫生,雖不是呼吸道科,仍有傳染疾病之虞。更何況家正是人民醫院的職工大院。關於非典的事情,我的記憶已經模糊了。只記得親戚每天晚上必定關起門窗焚燒一種叫白術的中藥,而小學每天都要自量體溫,家長簽名第二天帶回學校。

刘德欢

我的2019年總結

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行動注定孤獨和徒勞的。於是更多人投入到消費主義的狂歡中,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工作和消費。我們相信永恆的增長,因為它是一個夢,能讓我們忘掉身後那隻能吞噬所有人的巨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