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

陳牛

DSE歷史科司法覆核案 高浩文法官遇上了「火車困境」

在國安法引發的一片躁動中,一個多月前的另一單關乎香港未來的社會爭議,由DSE歷史科試題取消所引起的司法覆核案,也有了判決。提出覆核的考生敗訴,負責判案的法官高浩文(Coleman)認為,是否取消試題屬於「學術判斷」,不應...

11
寶兒

[言起教育] 我不能在香港做老師 

我第一班義務教學的學生是一群會逃課偷試卷但不甘被標籤的學生。一年義教計劃開始時,我大學二年級而他們剛好中四。或許因為年齡距離不遠,我特別理解他們拒絕被掣肘和對那些不明不白的課業反感的感覺,所以上課的時間,我從不強迫他們操練,也不追趕進度,課餘亦不給予功課。

randy

香港教育败坏了吗?系列二

Bruce Hung: 对于大学生,我认为他们已经足够成熟,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如果他们因违反法律而被捕,法院将对他们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我很愤怒孩子们被用作儿童兵与警察对抗,并被用作与政府谈判的筹码。

1
randy

香港教育败坏了吗?系列一

Matt L:在某些人可能听说过DSE争议之后,我不得不写回应。但首先要回答您的问题-是的!教育体系已被打破,唯一的方法是实施严格的国民教育,以消除对幼儿成长思维施加的有害影响。

DuncanLau

真正摧毀教育的

「教育的崩潰足以摧毀一個國家」?姑勿論這句話是否岀自曼德拉之口,但一區之特首拿來用,就未免太諷刺,因為能夠令教育崩潰,只有是政府有系統地造,才有可能徹底地,災難性地摧毀整個教育界,也正是香港政府正在做的事情!

11
GuyverCKW

星期天的忙碌

今天早上,家中的幾位女士(其實是太太和兩個女兒)都去了上主日學之後,我就受命在家中處理了不少家務。之後我把一大袋衣服拿了去洗衣店之後,買了個午餐回家,還吃不到一半的時間,電話響了,是小女兒,她說想到渡輪碼頭前玩玩這幾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