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方丈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20 篇作品

方丈咖啡遊 oma specialty coffee

咖啡方丈

地址: G/F, 9 Wun Sha St, Tai Hang 大坑,就在銅鑼灣旁邊左右,天后站下車大約步行5分鐘。營業時間: 星期日08:30–18:00 星期一08:30–18:00 星期二08:30–18:00 星期三08:30–18:00 星期四08:30–18:0...

咖啡方丈食遊記 白布烏冬

咖啡方丈

關於方丈的近況將另文再提,這次純粹嘗試開展一直以來想搞搞的飲飲食食寫評。總算回到香港,當然少不了四處飲飲食食,除了本身做的事之外,以後應該會增加更多的飲食報告,有興趣的話可以追蹤標籤咖啡方丈食遊記。在我吃完之後搜集資料,才發現主理人是業界著名的拉麵陳,如果你對香港拉麵有一定認識的...

我想,我的母親大概不是不愛我,只不過她更愛她自己

咖啡方丈

我的人生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脫軌的跡象?我不知道。俄國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寫的《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是這樣: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然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換言之,如果幸福和不幸都是花,那植物圖鑑裡幸福這品種應該只有幾頁篇幅,而不幸大概幾百頁也不夠用。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7)

咖啡方丈

演說忽然停止,希特勒從椅子下來,慢慢的向我走近。那傢伙也一樣,跟旁邊的希特勒相同頻率的腳步走到我前邊五步左右的距離停下——兩人忽然舉起納粹禮。「「德國的科學技術是世界第一!」」 我只能驚愕得無言而對。「現在你知道希特勒是怎麼想了吧?」 「才不知道啊!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6)

咖啡方丈

她沒有回答,又或者是這個問題不需要回答,繼續說了下去。「嗯?你知道歷史上這個人?」 「不知道才奇怪啊……戰爭狂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原兇、猶太人仇人——等等,你該不會是想拿希特勒做例子說明而搞這個場景出來吧?」 「有臨場感比較好吧?嗯?」 她又一次向我展現小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

談談小說所謂的文筆這個字眼是多空泛

咖啡方丈

很多時候,我們會聽到或用到文筆這個字,去形容一本小說或者一位作家。然而,其實很多人並不能具體說明究竟「文筆好」是一個怎樣的狀態。不如說,基本上很多使用文筆這個字的時候,在我眼裡其實並沒有好好去使用這個詞。對於這點,我可以告訴很多作者,你們完全不必要執著和拘泥這個字眼。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5)

咖啡方丈

閱讀起點連結[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序)哦要不然去見見希特勒來說明吧?「你啊,就是個沒用的廢物處男。」 沒有任何前警預兆,我莫名其妙就被劈頭痛罵。「等等,說我沒用或廢物我還可接受,但是加上處男就--」 「那你不是處男嗎?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4)

咖啡方丈

閱讀起點連結[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序)這個嘛,人家無趕無息的降臨在你眼前囉--對了,你只剩一百八十天命了(4)假如這是日本那種什麼整人大作戰的惡質節目,那開玩笑也該有個程度。「不是整人大作戰。」我的狂奔在街道繼續上演。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3)

咖啡方丈

閱讀起點連結[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序)這個嘛,人家無趕無息的降臨在你眼前囉--對了,你只剩一百八十天命了(3)「就是在怪責你唷。你也是這種可笑的人吧。」 ……確實沒錯。胡思亂想人生意義的問題,也會問世界需要我做什麼,究竟自己是怎樣之類……說穿了...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2)

咖啡方丈

閱讀起點連結[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序)這個嘛,人家無趕無息的降臨在你眼前囉--對了,你只剩一百八十天命了(2)「「這怎麼可能呢……」」 好像是回音,又好像有把聲音直接在我腦海播放,時機恰到好處的跟我一同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