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性骚扰运动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7 篇作品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2021年9月14日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的沟通

Blockflote

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然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你是不会给这个事情改变的。

2

我们在校园里对性骚扰说“不” | 温州中学讲座实录

陈椰子

2021年8月22日,陈老师在八百人会议室为全体温中新生开展“对性骚扰说不”主题讲座,从定义、迷思、应对等角度给同学们科普了反性骚扰知识,辅以身边事例(如“壁咚”“阿鲁巴”等),现场笑声、掌声不断。讲座实录如下,后附校友实务组制作的反性骚扰手册,欢迎领取、传播。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互联网公司成性骚扰的“重灾区”?

多数派Masses

互联网公司成了性骚扰“重灾区”的论调由来已久,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在互联网公司曾发生过的、或引起热议的涉及性骚扰的事件。

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公平吗? | 性别新闻简报11

陈椰子

本期简报聚焦奥运会中的跨性别运动员与吴亦凡被刑拘事件(“吴亦凡被刑拘,社会主义铁拳胜利?”)。

“我也是”在纽约:“Metoo in China”纽约布展前后

嫌疑人A

从“Metoo”到“米兔”,再到“俺也是”这个略带自嘲意味的词条,Metoo在中国互联网遭了好一顿热情洋溢的社会主义毒打。作为参与了“Metoo in China”纽约站全程布展的志愿者,我想我要是写点布展经历下来,那“俺也是”给它添砖加瓦了。

冲破封锁的重生 ——记“米兔在中国”纽约展

米米亚娜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布展的最后一天深夜。大家忙碌了一天,都已经精疲力尽,但却迟迟不愿离开,因为第二天下午就要开展,我们有一些项目还没完成,展厅里也一片狼藉,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工具、随身物品、吃剩的外卖,正等待打扫。临近门禁时,几个志愿者开始把各组展品摆放到预定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