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18 篇作品

你害怕艾滋病吗?你是否患上恐艾症?

八哥小栗

你对艾滋病病了解有多少?你是否可以接受感染艾滋病的家属或另一伴吗?当中的压力和恐惧你承受得住吗?

1
围炉weiluflame

對話杜聰:拒絕上位者姿態,銀行家的公益證道之路 | 圍爐 · NYUSH

围炉weiluflame

“我雖然沒有親生的孩子,但又有3萬個孩子。陪伴他們長大,是我壹生的福氣。”

伦理与政治相遇之处:法国的人道主义暴力

文化批评与研究

我在巴黎做田野调查时,同性恋维权组织“行动巴黎”(Act-Up Paris)的前主席告诉我,他接到非法移民打来的电话,问他如何才能染上艾滋病毒,以获取法国的合法身份。1998年,法国“移民法案”修正案承诺,如果当事人不能在原本国家接受适当的治疗,那么他们就可以获得法国的合法居留权。

有艾人生2 | 初嘗

天藍

他到現在還認不清自己,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返回全部

有艾人生 1 | 初中三的那個早上

天藍

雨陽是一名HIV攜帶者,學名是擁有“人類免疫缺陷病毒”。

「彩虹公益十年路」与《帕斯堤·答案之书》

阿Q公民對談

首发于公众号【钱小壕的第九个梦】

爱滋病带原者有更多心脏病的风险

熟年日子

医生说爱滋病带原者,比没有感染爱滋病病毒的人更容易罹患心脏病。因此运动,健康饮食,避免吸烟对这些人来说变得更加重要。近几十年来,鸡尾酒疗法帮助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从几乎确定的死刑判决,转变为一种慢性,可控制的疾病。然而,根据美国心脏协会在它的期刊发表的一项新的科学声明,当...

U=U中文宣传片详解+网络传播指南

阿Q公民對談

2019.7 摄于北京无国界爱心办公室 上文《不只科学事实,更是一场运动|庆祝U=U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中提到,U=U作为一种倡导运动, 能被正确地 传播是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这里特撰写本文,旨在以浅显易懂的语言详细阐述、漫谈这部官方宣传片的内容与意义,期待“U=U 不具传染力”...

HIV感染者的冰山圖🩸

阿Q公民對談

首 水面以上是别人看得到的部分, 水面以下是别人看不到的部分。无论是公众看得到的、还是看不到的部分,每一条都是我自己真实经历的和我工作中阳性同伴告诉我的真实故事。Hiv感染者所受到的压迫、苦楚与不公,以及这些不公使得疫情在隐秘的角落难以扼制、最终殃及整个社会和全人类安危的过程,...

爱滋感染者的诉求:自我和谐地融入公共生活

阿Q公民對談

230. 知识分子的责任是什么?【21分15秒读到我的留言】​ 229. 刘绍华x梁文道:人类学家要如何观照这个世界?​ 很有幸,我在上一期《八分》节目的留言在本期入选、且被@梁文道 先生念了出来(21'15''),并以先生一贯的温良和人文关怀、给予中肯而一语中的的回应。

救助阿伟的一天

阿Q公民對談

本文首发于我的公众号,后经谢鹏回忆录、亲友会北京分会、陈十四|蒋先生 转载,衍生出智同 和 亲友会北京分会的后续讨论。文中提到的几个问题,要想彻底解决或许十分棘手,因为牵涉层面繁多,但若我们都坐视不理,后果必定是全军覆没——和当前的新冠疫情一样, 只有让HIV感染者得到善待并保...

“年仅20岁”时感染了HIV,我想挑战主流防艾话语

药罐儿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写在去年12月初,最初发布于706青年空间的公众号。因为需要终身服药,所以我为自己取名“药罐儿”。除去接受一位记者朋友的采访,这篇文章也是我第一次以感染者的身份面向公共空间发声,非常感激我的两位朋友在我写作前后提供建议和帮助。

1

感染日记02:玩家xxx已进入hiv感染者的世界。

药罐儿

今天是3月1日,世界艾滋病零歧视日。在这篇日记发出前,我对最初的一些表达进行了细微的调整和修饰,有些地方精简了语句,有些地方做了进一步的说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叙事能力有些差劲,但仍然保留了日记的原貌。原本也有担心,将一些内容发布出来是否合适,例如开篇关于自慰的部分。

确诊之初的日子,没有天崩地裂

药罐儿

今天是2020年2月28日,距离3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零歧视日还有两天时间,朋友圈里已经有朋友在做一些预热。刚才看到宣传时,我脑袋一热,以为现在就是节日当天,心想着要找一个人分享这是属于自己的节日,却没有想到任何合适的人选。去年10月底,我被确诊感染HIV,10月29日开始,便通过日记记录自己“新”的生活。

朋友感染了HIV,我才发现自己对艾滋病了解得太少

NG的O

其实我面对面和感染者接触只有两次。一次是大四研一那会儿做毒品使用者的社工干预课题,和项目负责老师去了昆明的戒毒所。当时比现在还要学生气很多,带着访谈提纲和问卷,跟人家聊天。在女子戒毒所那边,学员一个个的轮流和我聊天。遇到一个年级蛮大的学员,说着说着就哭了,提到自己得病了,我说什么病,她说艾滋病。

各方应停止利用 HIV 防治和跨性别来捞取政治资本

張玉珊

Rania 和 CCM 委任信在马来西亚,一名女跨性别 Rania 在其脸书上分享自己已被受委成为全球基金( The Global Fund )在马来西亚的国家协调机制委员会(Country coordinating mechanism,简称 CCM)的代表,但随即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某些宗教组织和政党的争议。

母“艾”的权利:艾滋母亲的生育之路

武晓慧

文/武晓慧 1995年,我国报告了首例艾滋病母婴传播病例,20余年的时间里母婴传播的比例逐年增加,成为艾滋病的三大传播途径之一。归功于母婴阻断技术的推行,20年间,母婴传播感染率从35%降至2%-5%,全球160万儿童因此成为“无艾一代”。

什么时候“怀疑”和“猜测”也能被当成事实报道了?

尤砥宪

财新今天发表了一篇报道《历时十个月的调研起底“淡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