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5 篇作品

倫理的重要性,不是能不能、會不會,而是「該不該」|三月一日

予晞-日記簿

科技的進步帶來革新,但也帶來破壞。運用賽博龐克(Cyberpunk)的元素,人們透過小說、戲劇、電影、元宇宙等文本,去呈顯物理世界中無法做到的事,而更多時候,科技被人性的貪婪與權力的迷失,使用在「不可逆」的基因改造上,而往往科技的發明又奠基在過去被稱之為「幻想」的作品中。

二零一九年,最后的十二月丨事件防腐剂

NGOCN

作者丨小饭编辑丨阿大审判十二月,有数起案子终于有了结果。首先是“操场埋尸案”。12月17日至18日,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称,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杜少平的同伙罗光忠亦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余还有12...

贺建奎是人类的英雄

太阳系日报

最近贺建奎做基因编辑婴儿实验,受到中国科学家的联名反对,责其为疯狂行径;中国和全地球的人们也都应声附和,说什么有悖伦理,有违科学道德等,更有人直接开骂,说他是人类败类,有人威胁要杀死他;结果,他确实被监禁了,现在的去向不明。人们也都该满意了。但我得要为贺建奎说几句话。英雄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在意自己所做的事情。我觉得贺建奎是人类的英雄。大家总说什么伦理、道德,但这些伦理、道德从哪里来的?...

如何把“科学狂人”关进笼子里?

海涛

11月28日中午12点50分,连日来深陷“基因编辑婴儿”风波的贺建奎,终于现身香港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借助网络直播直接面对公众,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没能令科学共同体和公众释疑,对他的回应和解释可谓恶评如潮。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组委会翌日发表了一项正式声明,认为现阶段“进行任何生殖细胞编辑的临床使用仍然是不负责任的”。生殖细胞编辑给实验个体可能造成的长期不良影响,也让公众...

返回全部

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成年之后的生育选择还属于她们自己吗?

lee

科学界对于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实验的谴责态度基本是一致的,但对于之后的解决办法有着不同的意见,有一个特别具体的问题就是应该如何对待两名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才符合伦理?(还有一个潜在的孕妇,也就是可能有第三个基因编辑婴儿)kang8mao在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现场观察到,贺建奎强烈回避对两个孩子的责任问题。果壳昨晚发布了比较详细的会议记录,其中几个关于女婴的问题,贺的回答是这样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