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 篇作品累積創作 4750 
海涛

如何把“科学狂人”关进笼子里?

11月28日中午12点50分,连日来深陷“基因编辑婴儿”风波的贺建奎,终于现身香港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借助网络直播直接面对公众,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没能令科学共同体和公众释疑,对他的回应和解释可谓恶评如潮。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组委会翌日发表了一项正式声明,认...

海涛

怎样成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男性女权主义者

男性是否能成为女权主义者,这个问题曾经引起过很多的讨论。我的观察是,男性身份不妨碍男性成为女权主义者,但要通过女权主义“入门仪式”的男性少之又少。首先,男性要放弃自己的特权很难,任何身处权力位置的人放弃都很难。其次,在男权文化中长大,无论男女或其他什么性别,你要克服男性中心的文化...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