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追蹤
257 篇作品
DrunkenMarxist

元朗事件?一件大型行為藝術作品

2019 年 7 月 21 日元朗事件,快一周年了。這是一件大型行為藝術作品,香港版本的公共羅生門,由多個有關部門與社會賢達共同協力演出。或者再過幾年,這件事會越來越被人遺忘,但它的藝術地位應該寫入政治藝術史,它是法術勢流派導演學的代表作。

DrunkenMarxist

共業與因果

緣起後國安法後時代,看 中國最後一塊淨土-香港的淪陷 一文有感。或者世間有一名東西叫共業,所有犯過的小錯和漫不經心的失誤,終有一天會凝聚成巨大的劫難。袋著先原作者指 2014 年佔中,民主派不懂得妥協,提出 "公民提名"...

DrunkenMarxist

利維坦君臨下的眾生

2020 年 7 月 1 日,國安法生效。深藍 / 深紅深藍的人認為沒有國安法,香港就沒有繁榮穩定。又可以繼續在維港分肉食了,很寫意。法家深藍的人也終於拿到掃盡其政敵的法律武器,就國安法這麼廣的 "顛覆定義",連 "非法...

DrunkenMarxist

二次回歸?

或者可以長話短說?一次回歸與二次回歸的分別他們叫 2020 年 7 月 1 日國安法生效後做二次回歸,我只知道2020 年 7 月 1 日仇恨中共的人比 1997 年 7 月 1 日仇恨中共的人多了無數倍。

DrunkenMarxist

這是他們認真相信的複雜性 - 團結基金會的張維為講座

有沒有辦法長話短說水少一點呢?他們認真相信的複雜性到底為何?國安法推出後,香港政府不斷拉攏各界,一邊要人表態站隊外,還在安撫各界的人心,和舉辦講座給出理論上的支持。社交媒體上的片段化訊息,其實不足以讓人們了解 "另一端"...

清議

【清議時事】韓國瑜「新星隕落」與港台政治合流

3458 個字 |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我叫韓國瑜,號稱百年難得一見政治奇才。」-韓國瑜,2019年隨著韓國瑜在今年6月的公投中被罷免高雄市長一職,席捲華人世界長達兩年的「韓流」就這樣以悲壯的方式結束。

34
DrunkenMarxist

一個川普引起的血案

由美國動蕩延伸的左右分岐香港黃絲作為一個鬆散的意識形態聯盟 (反共反深藍聯盟),最近內部再起紛爭。這次是源自於一篇 Guardian 的報道,其中香港眾志的敖卓軒指在香港有 "一小部份但令人注目的" "極右的" 川普粉絲,這引來香港許多將香港未來寄望於川普的人們不滿。

DrunkenMarxist

沙中線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沙中線 的利益輸送只是維港分肉的其中一個小戲碼,吹哨人潘焯鴻日前再接受訪問Z。在往時的香港,何曾在這種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基建工程上出這種丑聞?甚麼叫制度性敗壞,這就是制度性敗壞。而沙中線,只是香港上層建制墮落的冰山一角。講香港問題,一定要提維多利港是一塊肥肉有時笑言,撐香港建制的...

DrunkenMarxist

葉劉淑儀與外國勢力的點點滴滴,港獨之父李柱銘支持 23 條

水一水,標題黨。葉劉淑儀在 2003 年力推 23 條,在 2019 年力推逃犯條例,在 2020 年力推國安法。葉劉的立場是甚麼基本上香港多數人都知道,或者以往給一個 "淺藍-中藍" 的評估,到了今天則被一些淺藍的人視為 "深藍"。

DrunkenMarxist

2013 年考古存照 - 劉夢熊反梁振英

2013 年梁振英的最大支持者之一劉夢熊反水,指梁振英言而無信,承諾過的事沒有做,而且劉認為梁政治路線上以鬥爭為綱,視泛民為敵我矛盾,非你死即我亡,對香港前途無益,徒益社會撕裂 (2014 佔中還未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