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41529 

荷戟獨彷徨:寫在中大學生會宣佈解散時

李敏剛

匈牙利在1949年被共產黨全面奪權之後,原生的民間組織和政黨都紛紛被迫解散。極權管治來臨,無論是為了立威,還是為了把潛在有組織的反抗力量消滅於萌芽之中,拆散公民社會都是重要的戲碼。遙遠的歷史幽靈仿佛重臨,應該怎麼辦?其中至為關鍵問題,就是如何把抵抗或至少獨立於管治的組織和論述資源,保存下去。

3

川普作為反抗運動意志的試煉

李敏剛

文章發剛表於臺灣《思想》第42期,但事實上是在一月尾寫就。紙本出版總有滯後,Trump 在香港現在已經沒甚麼人談了,也可能只是我的回音牆見不到,幸或不幸。我對 Trump 尤其是他在香港的相關爭論其實一直興趣不大,這篇也許可算是遙遠的觀察,也權當盡點綿力,為急速轉變中的香港,留一點時代紀錄。我關心的始終是香港抗爭的未來,Trump 雖成過去,但他所代表的難題仍在,文章的結論也許未算過時吧。

四探城市:給布達佩斯的情書

李敏剛

早陣子在《明報》〈世紀版〉的〈四探城市〉系列,連續三個星期四寫布達佩斯。這樣一連寫三篇要有點關連但又希望能盡量獨立成篇的文字,於我是一個十分新鮮的體驗,要感謝世紀版編輯容許我的放肆,還有超好的配圖 (那是在紙本,下面的是我自己拍的照片) 與細心的編輯。

1

從反送中到反領展?城市與公共資本的想像

李敏剛

屯門友愛邨附近的屋邨商場,翻新後被稱為H.A.N.D.S 愛定商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這則新聞大約沒有太多人會留意,事實上也已是舊聞:六月初,香港證監會提議放寬房地產信託基金(REITs)的限制,令這些REITs可以用多於資產總值的 10% 投資房地產,亦可以持有那些地產項目的細份 (少於50%)。

2

香港反抗:一場社會想像的革命

李敏剛

攝於台北:鄭南榕紀念館去年六月大約可以視為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真正爆發的時間點。由那時一連串的中學生聯署,到重演佔領夏愨道,到有人因為反抗修例而放棄生命,然後是百萬級別的大遊行,之後是接連出現的大規模堵路和罷工。運動至此近乎不可逆轉(亦出人意料)地走向一場全民對港府和中共的大反抗。

3

「後冷戰社會主義」

李敏剛

不要誤會:這裡不是有甚麼大作要發表,只是一點碎碎念。是這樣的:剛剛把第二篇從博士論文整理出來的論文往期刊投了稿,繃緊了兩個月,短期內有點不想再碰相關的東西,才記起好像寫完了博論,也沒有寫低過一些事後感。然後想起思想史有所謂 Cold War Liberals 的講法,覺得我也許可...

寫在區諾軒又再被捕時:思考 Ronald Dworkin 的憲政觀,與香港

李敏剛

圖片來源:區諾軒面書專頁老友區諾軒又再次被捕。這時只恨沒能力可以幫上甚麼忙。早一陣子,他因為示威時使用大聲公,被判襲警罪成,他在給法官的陳情信中提到法律學者 Ronald Dworkin,說法官應該在判決時,著眼判例給社會開出一個怎樣的未來;法官看的不應該只是條文,而是判決會為社會建構一個怎樣的社會規範。

救市只能減息?外國政府「派糧」做法值得參考

李敏剛

前言:之前在面書和友人討論,為這個題目寫了幾句,之後投稿到了立場新聞和關鍵新聞網。我寫著寫著就容易在一個平台寫差不多題目的東西,很容易自己也覺得悶,現在也把這篇放過來這邊,中和一下,也是好事。說起來,還算是我第一篇比較純粹寫(政治)經濟(學)的文章(其實也只是短章)。

Elephant in the room :公民社會的道德試煉

李敏剛

疫情之下,風月同天,我想談談種族主義:香港的。香港人(尤其是「黃絲」們)有種族主義,或直接一點說:有歧視大陸人嗎?我認為沒有。那至少有苗頭嗎?這視乎「苗頭」的意思。如果「苗頭」是指,未有歧視,但有系統性的推力令公民社會的歧視氛圍愈來愈濃烈,那我認為,還是沒有;但相反的,有系統性的阻力去制止嗎?

不讓一切彷彿如常

李敏剛

這個Matters 之前一直都只是用來放己發表的文章,沒有一點 personal tone 的東西,實在說不過去。昨晚在面書寫了一點斷片式的筆記,本來是寫不出文章來的 surrogate,寫了出來後卻反而好像整個圖像清楚了一點,又有點欲罷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