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学圈
李借之
主理
12 人追蹤
101 篇作品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78 交朋友?你其實是想找工具人吧!

鬱兔

我只想幫助我想幫的人──那些認真努力,對未來茫然卻仍持續築夢的創作者

café

Jeanette

café 一 周末下午三点,书店正是热闹的时候。推开门的一瞬间,咖啡机的噪音和人们的谈笑灌进耳朵。前几天台风过境,连绵的雨下了好几天,书店也空了好几天。没人的咖啡桌错落在黑白花纹的瓷砖上,像几座数据海域里冒尖的孤岛。今天终于放晴,桌上马上长出各样东西,摊开或者合上的书,各式的咖...

短篇隨筆《少女喜歡文學》07

慵懶的貓

「什麼都不做也是一種錯嗎?」少女問「那麼,要怎麼做才是對的?」。

《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77 我的高中班導是詩人?!

鬱兔

我一直到最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一位出道詩人!

1

《1314》#11 遊子杰

浩川

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本來全無感覺的身體開始有點兒痛楚了。然後我看到了很多兒時友伴。茵在跟鳴林追逐中,還有很久沒見面雪瑤的弟弟雪靈;我12歲那年從曼克頓回來後,便和連伯伯一起消聲匿跡的在橋和鳴林的兩個可愛的妹妹。這是我們小學時的片段。『Jin!Jin!』茵嘻嘻笑著的跑向我,為何那時她總是叫我Jin?『雷姐姐又找幫手!』鳴林的大妹思敏抗議著,然後小妹思慧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澄音

浩川

數年過去,澄音終被亞當(樂團當時團長)找著,並在其要求下歸來!她也隨之得知自己擁有強大的魔力MagicVoice,能夠治癒病患,同時可讓人得病或傷痛,能夠喚醒人的魔力,同時可使魔力沉睡,她的歌聲可影響任何人的情緒,同時能夠感受別人所思所想,亦可將自己的思想意願投放他人身上。是具有魔力者之中最強大的存在!

魔音樂土

【魔音。人物】蕭邦造

浩川

魔音樂團(MagicVoice)及 影子樂團(ShadowRythrm)的創始者。其音樂造詣跟年紀絕對不成正比。擁有Fortuneteller魔力。初期被認為是七個人之一。是樂團中的腦袋,付予樂團使命的人。不喜歡與任何人有身體和眼神的接觸,澄音是唯一的例外。自遇上澄音之後,一生都為澄音拚命,不願澄音被囚禁於命運裡被利用一輩子。他背負重責,也背負多不勝數的秘密,有口難言。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