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
多数派Masses
主理
6 人追蹤
26 篇作品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事务社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暑期调研项目报告

多数派Masses

我们呼吁更多人关注报告中指出的一些问题,希望潜在的问题早日得到相应的政策回应,将社会矛盾解决在萌芽之中。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田野笔记】骑手没有所谓“工作自由”,单来了就得走。

多数派Masses

作者短暂访谈了四位骑手,以细腻的笔触,带我们走入骑手们的工作和生活世界,让我们看到一个个鲜活的骑手。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骑手“主动放弃”社保?新自由主义福利观的问题何在

多数派Masses

新自由主义的福利观号称让工人将现金“牢牢抓在手上”,而非让国家/政府代为分配,其实际的目的是通过必需品消费乃至消费主义的诱惑将工人手上的钱更早、更快地流回资本家手上。

台湾:全国三级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员!

中国劳工论坛

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划重点!一张图读懂国家新出炉的骑手权益指导意见

多数派Masses

针对外卖骑手可能遇到的各种现实情况和问题,我们为您准备了一份更加详细的问答版重点解读,请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便可在线阅读或下载该文档。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3块4的配送费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听话的女骑手接单

多数派Masses

面对低价跑单,男骑手们频繁跳槽进出和拒绝接单等反抗中断外卖派送时,女骑手的出现,成为了平台另一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源泉。进一步,她们更被平台资本家利用,成为分化工人、挑起工人间互相竞争的后备军,以不断压低单价。不然,美团王兴不会大言不惭地说,“3.4块钱的价格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骑手接了”。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多数派Masses

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

3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沈阳骑手的反抗——接253单后原地点击送达

多数派Masses

平台早已将骑手、商家和商户的利益通吃,在矛盾出现时,甚至能充当分化和挑拨离间的角色,尽数将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和骑手身上。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打工人有力量”暑期特别活动——骑手调研邀请

多数派Masses

为了更好地了解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为推进平台劳动者劳动和生活境况的改善,将我们的关切转换为行动,我们发起这一次的活动邀请,诚邀读者参与七至八月的一系列活动。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