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倫理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7 篇作品

【研究】記者可以用「保護消息來源」為理由,拒絕作證嗎?

何宇軒~獨立記者、攝影

(編按:本文為作者修習法律課程之期末報告,原標題為《新聞記者之拒絕證言權》,原文引註方式為同頁註,因網誌排版限制,在此改為統一在文末標示參考來源,且不一一標示頁數。原文完成於2008年左右,相關法律規定以當時為主。)

Clarissa Ward:軍方放在盤子端給你的獨家,你吃不吃?

John Liu

身為記者,想要談談被緬甸軍方邀請進去採訪的CNN記者

5

什么时候“怀疑”和“猜测”也能被当成事实报道了?

尤砥宪

财新今天发表了一篇报道《历时十个月的调研起底“淡蓝”...

被新聞出賣的我們——由元旦BB報導說起

AlvisSio

2019年伊始,大家都以不同方式與身邊人分享「迎新」的喜悅——在通訊軟件瘋狂傳送新年圖、在社交平台寫下自己的新年展望,又或是貼些「呃Like圖」,諸如此類,各適其適;然而,若數「迎新」的極致,莫過於在新一年的第一天迎來了新生命,也就是元旦BB,令「新」字有雙重意義。家庭新成員的出現固然值得開心,但問題是:元旦BB的新聞報導,究竟有何意義?這是我每一年在元旦日,看著那些相類近的標題時,都會有的...

讀書筆記:Making News: A Study in the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Alex Koo

近日在讀 Gaye Tuchman 的 “Making News“,自覺這本書是新聞工作者的反思療程。新聞工作者有很多潛在共識,外人很難明白,在News...

【今晚十點,在線問答】人類對公共性表達的基因,當真能救新聞理想嗎?

曉雅

「新聞已死」,這個詞像懸掛在城門上的白旗,已經飄揚了好幾年。我們說新聞在死去,說調查記者瀕臨滅絕,還值得予以敬意的新聞媒體屈指可數,而更艱難的,則是在這個貌似蓬勃的新媒體時代,能更具體地觸碰到新聞行業四周的荊棘。新媒體生產出了浩如煙海的內容信息,但內容生產質量也變得更糟,更無序。傳統媒體讓廣告買單的模式垮塌,經濟上的雪崩讓媒體的衰落顯得簡單粗暴。如此,便進入一個惡性循環——沒有任何一家新聞機...

細思極恐——勾勒「湯蘭蘭案」草蛇灰線 【上】

曉雅

上个星期在大陆,火烧得最烈的新闻就是「汤兰兰案」。这是一起发生于2008年的「惊天大案」:2008年,距中俄边境两百多公里的五大连池市某村,正在读初一的14岁少女汤兰兰(化名)向警方报案,称遭到包括亲生父母在内约40人性侵。2008年10月3日,她向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称其从7岁开始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乡邻等十余人强奸、轮奸,前后已有7年。当月底,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