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 篇作品累積創作 23171 
AlvisSio

也談「弓虽」

昨日香港立法會的格鬥場面後,有朋友在面書上分享,工聯會的議員乃是郭偉强,而不是郭偉強。一字之差,可謂大有不同。對於這個「强」字,我印象特別深刻,因為那些年,我看過一個關於「强」字的故事,至於故事的主人翁,是林振强。

1
AlvisSio

監察之必要

為了提振經濟、刺激消費,澳門政府早前宣佈向澳門人發放面值3000元的電子消費卡,而隨著消費卡於5月1日起正式投入應用,亦在小城掀起了一陣「監察」潮。社交媒體的不同情報、交流群組,一次又一次發現了商戶「加價」「改價錢牌」...

6
AlvisSio

傳承路上的有心人

距離農曆四月初八尚有一些日子,但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項澳門民間節慶傳統「舞醉龍」,就當是向昨日辭世的劉惠洪師父道別。有關「醉龍」的傳說,最早起源於宋代,相傳是因為瘟疫橫行,民眾向佛祖求助,抬著佛像路過河邊時,河中躍出大...

5
AlvisSio

去澳門食乜好?

去澳門食乜好?葡國雞不單是美食,更是見證了葡萄牙人在航海行程中與各地互動的成果。就算未摘下「美食之都」稱號以前,澳門街的美食也早已俘虜了不少人的口胃,然而,假如要我用一道(真的只可選一道)美食來代表澳門的話,我的選擇是葡國雞。

AlvisSio

「毛孩」、「貓奴」以外,人類與動物的相處

一場令人擔憂不已的疫症,有千百種閱讀、分析的角度:有人談到了政治體制與抗疫之間的關係;有人看到了公共衛生的漏洞與可能的應對;有人看到了動物在其中的身影與吶喊 — — 不論是被認為是源頭的野生動物,抑或被棄養、被搶購的寵物,而這種吶喊,既無聲,又無助。

2
AlvisSio

「限聚令」下,我想起那家餐廳

疫情肆虐,香港政府為了限制人群聚集而推出新措施,包括規定所有食肆入座率不可超過5成、每枱最多只可坐4人,及每張餐桌間必需相隔1.5米或設下阻隔等。措施一出,一眾食肆負責人皆怨聲載道、叫苦連天,而看著社交平台上分享的各類「...

AlvisSio

六十年不變的味道

訪澳門喜臨門麵家「一碗半水配一個麵,水滾下麵,再用筷子稍稍鬆開後就可,這麵本身已經有味道,撈起來直接吃了;假如撈麵的話,豉油的份量很關鍵,下一點點就可以了。」每天,喜臨門第二代傳人甜姐都會真切誠懇的客人「傳授」這套煮麵心法,為的,就是守護這持續了六十年的味道。

24
AlvisSio

「澳門逃兵」系列文章之四:「逃」不開的身份

很多人都曾經問過我這樣的一條問題︰港澳文化相近,如果單從日常生活接觸,怎樣分辨出香港人和澳門人?從前的我會認真思考,然後說︰「我覺得文化是相近的,但總有不同,例如說話的用語上,我們是說『膠擦』,你們是說『擦膠』、你們會把我們的『啤膠』叫『過膠』,還有『戈度』和『嗰度』,細心留意發...

13
AlvisSio

「澳門逃兵」系列文章之三:一「逃」永逸?

因為記者這工作,呂熙在大學畢業時選擇了不回澳門,但就正如我每天起床時也會問自己的一條問題:假如我當初選擇了回澳,那現在會是怎樣呢?或許很多人都認為,「逃兵」一旦成功逃離,必定欣喜若狂,為著自己的逃逸而興奮,甚至對原生地毫不戀棧;但其實不是這樣的,至少我在呂熙身上感受不到這點喜悅和興奮,取而代之的,是憤慨以及無奈。

4
AlvisSio

「澳門逃兵」系列之二:逃兵是怎樣煉成的?

「澳門逃兵」的故事,固然要由「逃」這一步開始說起。正當我以為呂熙的「逃」只是跟我一樣,中學畢業後離開澳門升學,然後留戀外面的廣闊天空,不願回澳之時,卻不知道這「逃兵」的決心原來去得很盡,機會成本也比我高得多。「大學都唔走,即係一世都留喺呢個地方」 呂熙畢業於澳門永援中學,200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