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7 篇作品

探訪達爾文的故居,Down House

郭偉文 Wyman Kwok

達爾文(Charles Darwin)在Down House渡過了他的後大半生、養育了10名兒女(3名早逝)、進行具有開創性的研究工作,和完成了其驚世之作《物種起源》(以及其他重要著作)——達爾文的傳奇人生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其故居裡的生活故事。

讀《還原演化論–重讀達爾文《物種起源》》 — 重新發現演化論

黑啡糖

正如楊照所講,經典就是我們談論得最多,但是讀得最少的書。過往別人提起「演化論」、講起「物競天擇」,我卻誤以為是「弱肉強食」。

《虛構的隨筆》№.28 生命之序

歐陽風

若祂是存在的,最多最多也徒增一個「大設計者」的位置,在生命史上,祂什麼都幫不上忙。看看歷史,祂時常還幫倒忙。

《虛構的隨筆》№.21 週日亂想曲

歐陽風

沒錯,人生路上,總不能時時都在計劃之內過日子,不然會把人活生生悶死。生活總不能一直跟著馬克思的腳步,早餐總是不能天天跟蘇格拉底一起吃,午餐後多多少少得談點政治,晚飯倒是不介意吃飯陪電視。

返回全部

十九世紀:孤獨的誕生

衣櫥裡的讀者 Podcast

我們今天會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感到孤獨、會在喧鬧歡騰的派對裡感到孤獨,這些都不存在於 18 世紀。在 18 世紀,我們甚至找不到一個詞彙相當於現代意義的孤獨。

渡過寒冬的方式是合作行為而非進化論(下)

jasonhuang

一年多過去了,下篇還沒寫,疫情卻也依然持續,近期甚至在臺灣加劇。然而,這段時間我們也更清楚的看到世界的連動,即使隔離仍如此的緊密而難以分拆,當然也包含人性善惡的互動。上篇提及合作行為並非如進化論預設的果,而是存活的因,此篇延續 Survival of the Friendlies...

渡過寒冬的方式是合作行為而非進化論(上)

jasonhuang

隨著疫情持續在世界各國擴散,觀察到許多人對於歐洲數國的佛系防疫討論或嘲諷時常圍繞一個理論 — 達爾文進化論,不禁想起數月前在美國科學雜誌 Nautilus 看到的文章 Survival of the Friendliest。內文以科學研究的發現,述說物種間的演化並非全然是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競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