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亞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9 篇作品

查林峽谷—哈薩克邊境的孑遺森林

廖珮岑

幾個鐵柵欄圍起的墓碑,幾棟小建築群。中亞的伊斯蘭習俗通常會在村子出入口建墓園,看到墓園時,我就知道下一個村子到了。春賈 (Chundzha, Шонжы),哈薩克東南方的維吾爾區域(Uygur District, Ұйғыр ауданы),與中國新疆接壤的邊境地帶。

1

鷹獵文化(1)—蒙古西部哈薩克族的金雕節 Golden Eagle Festival

廖珮岑

「你為什麼對鷹獵有興趣?」 B打破長達三十分鐘之久的沉默。我望著窗外廣闊的草原,無數雪白的山頭,偶爾出現在路邊的氈包,幾位騎在馬背上帶著金雕的鷹獵人們呼嘯而過。在蒙古最西邊,中亞鷹獵文化保存最好的地區,我悠悠地把籌備這項計畫的目的訴說一遍:「我以前做猛禽研究,很喜歡猛禽。

2

科奇科爾 (Kochkor)奇遇——十一月的頌湖 (Song-Kul)

廖珮岑

這是一個關於十一月仍然跑去吉爾吉斯高山湖泊—頌湖(Song-Kul)的故事。「你不會緊張嗎?」 眼前的黃土斜坡右側是一片薄冰,左側是一個可以卡半個輪胎的凹洞,我們乘坐的手排韓國小轎車的後方是一個深谷,在這個之字型轉彎的上坡路段,車子上不去,自然也不可能迴轉掉頭。

4

中亞伊斯蘭教如何練成? — 蘇菲派導師與帖木兒式建築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終)「如果你沒有時間也沒有錢可以去麥加朝聖,你可以來突厥斯坦朝聖三次,這樣就跟去麥加朝聖一次一樣喔。」D站在人來人往的亞薩維陵墓庭園正中間,抬頭望著陵墓。「突厥斯坦就是中亞的麥加。」我對突厥斯坦 (Turkestan)的第一印象,有點類似沙漠中綠洲的...

3

騰格里信仰與伊斯蘭教的融合—阿爾斯坦巴巴(Arystan Baba)陵墓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2)車子一個轉彎駛離主要道路,路邊的英文指標寫著:Otrar。奧特拉(Otrar)是中亞地區重要河流錫爾河流經的綠洲城市,是古代絲綢之路其中一個站點,如今已經沒落。這個城鎮除了是古絲路的驛站外,同時也是中亞草原定居社會與遊牧民族的分界點,是民族衝突之地,但同樣也是文化交會融合之地。

距離烏蘭巴托30小時—蒙古的長途客運

廖珮岑

「safe traffic!(祝你搭車平安)」腦中響起為我送行的哈薩克族朋友最後一句英文,他微微上揚的嘴角,還有那輕鬆看待生命的語氣。這不是我第一次搭蒙古長程客運,上次是15個小時的車程,只記得那次就是一直睡,睡到腰酸背痛,終於抵達目的地,而這次,我感到手腳發軟,這次需要30個小時。

1

泛靈與一神的過渡帶 — 遊牧民族與他們的騰格里信仰(Tengrism)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1)「聽過Tengri嗎?」D問我。耳邊響起一個熟悉的英文詞彙,但是我想不起來與其對應的中文翻譯,我慣性地打開手機想要上網Google,卻發現一點訊號也沒有。路旁從出發時的草原漸漸轉變為沙漠地景,而我正在哈薩克南部第三大城奇姆肯特 (Shymkent)...

東干人:說著「清末漢語」的人肉時空膠囊?

李易安

(原載於轉角國際)從科齊柯爾(Kochkor)前往頌湖(Songkul)路上的風景。從吉爾吉斯中部的小鎮科齊柯爾(Kochkor)去頌湖(Songkul),即使是最簡便的路線,都得翻過一座高山,而且車流稀少,除了偶爾來往於湖邊和城鎮的牧民之外,只能期待包車的觀光客經過。

當蒙古北方的人哼起台灣原住民的歌

廖珮岑

「他們說想聽聽台灣的音樂。」Б 一邊開著車一邊把現正播放的蒙古音樂關掉。我別過頭去,後座有 4 個人,Б 的朋友、弟弟、親戚和親戚的朋友。只見他們全都笑著對我點頭。這天我乘坐上從蒙古最北邊的小鎮 Tsagaannuur 前往城市木倫(Moron)的私家汽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