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曉明武漢日記

“就算我們所居之城已經是一艘泰坦尼克號,然而在那艘船上,也曾有樂隊堅守, 有互助禮讓,有地老天荒的愛與永別。而我寫下的,不過是一個家庭主婦的零星瑣碎, 既擋不住病毒也不能成為瘟疫時期的喪事典範。我想做的,只是在這段乍暖還寒的日子裏,保守住自己的人性。”

AI XIAOMING

封城日記:你們到底想看什麽?

上篇 日記前世今生有關方方的封城日記,最近頗有一些爭論, 這些爭論,我基本不看。看官可能要說,你都不看,還好意思寫評論嗎?那當然啊,我就問你:什麼叫日記?日記,原本是一種極為私密的文體,一般用來和自己對話。

AI XIAOMING

封城日记:“丈夫不感恩,感恩宁有泪”——隔离不收钱,洗马镇退费

2020年3月9日,武汉封城第47天昨天我在微信公号上发了一篇《封城日记:你们到底想看什么》,其中提到洗马镇收退工人隔离费一事。发出两个小时后,我收到浠水朋友的私信,他指出了我文中的误解之处,这样,我就马上到公众号后台,自己先删了那篇文章。

36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6:走了

武漢的田先生說 照片上左三是小區鄰居 前天走了 上有老下有小 左四是他的妻子 女兒與我的大孫子同齡 武漢的王先生說 我高中的班主任走了 夏天時我還去探望過他 他請我們吃了飯 又把我送到路口 至今記得他說 這麼熱的天 ...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5:穿過疫城

2020年2月19日 星期三 武漢封城第28天 今天小區依然限行,昨天到達的女性用品醫院自己取走80箱,我們給光谷會展方艙送去的有40箱,還有大約312箱。今天上午先去到工地,和那裏的朋友一起分別送醫院。經過小區門崗,我用防護服包了頭。如果在家裏穿著衣服出來,我擔心嚇著保安和鄰居。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4: 入夜,吾與妖精同行

2 月 18 日,下午六點半,天氣也像戴了口罩,灰蒙不爽。七點後,小區依然處於武漢最嚴管制中,人車限行。因為有抗疫指 揮部的放行證明,我們得以出了小區。這天的工作是接收來自北京的一車物質: 女性衛生用品。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3: 乍暖還寒,方生方死

2020年2月11日,星期二前幾天出太陽,實在誘人。忍不住就在自家院子裏轉悠。天氣好,花園裏有四季常綠的冬青,樹枝光禿禿的那種則是幾棵早櫻。再有幾番春雨,櫻花將會盛開。那時窗前有花如玉,就想約上朋友:去什麼武大啊!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2: 疫城内的永别时刻

昨天下午,我在天台上寫了一下午的字,為紀念李文亮醫生。一直寫到天要黑了,也感覺很冷了才停筆。如果不做這件事,我無法釋放李醫生之死給我帶來的情感沖擊。這一周裏,連續得到了三位武漢朋友長輩去世的消息。

AI XIAOMING

艾曉明武漢日記1:我也用電鍋煮口罩,不然又有什麼辦法呢?

謝謝各位對武漢疫情的掛記,我記錄了封城前後的情況,當地志願者的行動,以及一些反思,錄成音頻,各位可選擇閱讀文字或聽音頻。兩者內容無完全重合。1、封城之前,我從醫院請來一位護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