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輝廷曼

【行者】2:10 陌

對這世界,與其說是厭倦,不如說是留戀不來。還有可以做、應該做的,但又不至於是必須要做的;下一刻若是終結,這些都說不上是遺憾。自然也沒有執念。只是,說要放手,也並不容易。幸好,也算不上多少日子。

5
瑪桑

《只要你覺得快樂便好》

再往前走一會,到了巿集,人氣旺盛,已傳來小食店一陣陣誘人的香味。「梓楠,我們也出動吧!」她那骨碌碌的眼神,有點亢奮。「想喫甚麼?」眼前琳琅滿目,不同的人間滋味,各適其適的地道小食。

5
瑪桑

《各有各浪漫》

「暮均牙。」此時此刻,我不自覺靠往他的右肩,剛巧托貼著左頰腮。「點?」以這字詞作詰問,簡潔、卻帶點孤傲。「如果人生,可以永遠永遠停留在這一瞬……」我悠然神往望著遠方將要揮別的天星落日,「你說有多好?

21
Mokayish

Mokayish.《沒有心的土偶》

那個啊,預覽圖啊,實在找不到適合的,所以隨便找了張看起來舒服的來用了。在它被造出來以前,它沒有靈魂,卻擁有意識。它記得,它還是個任由河水沖刷的泥土時,它就像是人類抱撫著嬰兒、野獸包覆著幼體、成鳥展翅遮蔽著雛鳥──那樣,被老巫醫裝入袋子,捧在懷裡。

夢追星辰

米粒中的世界

1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肖明搖頭晃腦的背完了這首詩,一副邀功的樣子說,「老媽,我背熟啦。今天午飯吃什麼啊?」 「你這次考的還不錯。中午吃紅燒肉。你可要多吃點哦。」肖母寵溺的摸了摸肖明的頭。軟軟糯糯的白米飯上是幾塊紅彤彤的紅燒肉,顯得格外誘人。

13
青雲姐姐

[小說]懸溺(下)(BG/微科幻)

邊聽音樂邊看小說吧~古墨蘭那日與老人聊過後,似乎接受了現在的自己,開始過自己的日子,屋子裡的人不太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曉得多了個女人和小孩…… 古墨蘭的女兒還分不清自己的母親換了殼子,只知道自己的母親不太搭理自己,只有自己吵地煩了時才會理會她,而這個生病的叔叔卻常常關心她,還會煮她喜歡的食物給她吃。

30
青雲姐姐

[小說]懸溺(上)(BG/微科幻)

邊聽歌邊看小說吧~莫晉東是個武術運動員,從小到大一直嚴以律己,人生中給國家拿過榮譽,卻在二十九歲那年被宣告得了罕見疾病,至今無法判斷是什麼病症,自然也找不到對應的藥品。他的家人許多年前移民到國外,只剩下他孤身一人,進出醫院多次之後,引發了媒體關注,某次記者在醫院門口堵到他,儘管他...

瑪桑

《喜歡音樂嗎》

找到了,能超越當年不辭而別的那個男人的新結他手,挽持著典型的純正卡其土色鋼線民謠結他的你—— 「很精彩的曲藝啊,阿善。」睫泓送來了淺笑,鴻睹依舊側過臉不語。「夠資格做Neo-Bey的結他手嗎?

Mokayish

Mokayish.《結合人》

呃...... 沒事。平時的她,都只套著一件破舊的袍子,以遮掩她那不便現見世人的身子:乾癟的肉。皺褶的皮。超越陰沉黯淡、宛如陷入淵惡深界後,覆染了無可辨別的黑。那張死臉。為了避免被看見真面目,她甚至不惜用粗繩綑綁袍子所曝露的空隙,用泥土與雜草填補破洞。

輝廷曼

【行者】2:09 行者

喬青一的死很簡單,死狀卻不。法醫報告顯示,他的腦後被重而鈍的硬物撞擊,從各數據顯示這一擊足以令其昏厥,但並沒致命。取其命的是大劑量嗎啡,直接令其呼吸心跳停頓。他的屍首則是不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