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Matty
主理
75 人追蹤
1.08k 篇作品
青雲姐姐

[小說]等待(全)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等待』是需要消磨的。在人來人往的街頭,總是可以看見人群中的人們拿著手機,以往的時光或許在嬉鬧、言談之中就讓等待流逝,而現在卻是人手一支手機,彼此無須交談,沉靜之中等待被消磨殆盡。而我特別喜歡等待的時刻。也許是受到一個出現多年的夢境的影響,只是我許久沒再夢見過了。

IF

中環遊戲(22)

見我粉身碎骨還點上一把火我有幾個娛樂圈嘅藝人朋友,其中不乏大紅大紫嘅,都曾經直接或者間接同我感嘆過,花無百日紅,能夠順風順水一直由年青當紅到老嘅,萬中無一。所以,好多時佢哋都會喺如日中天嗰陣,轉移一吓投資,希望多線發展。

47
Magenta

愛看人的書

我每天要見很多人。真的是很多很多人,各種膚色、各種年齡、各種穿著、各種表情、各種包包、各種鞋子⋯⋯ 總之,很多很多人。我快樂嗎?也許。我愛看人。人們不也喜歡說自己“I love people-watching”嗎?可惜他們變不成書、變不成馬路牌子,否則不知道要怎樣的高興!

24
Magenta

流行病

此文寫於2020年3月。彼時大陸還沒有完全從COVID的襲擊中復蘇,大部分美國人還沒有意識到一場即將持續到年底(且尚未完結)的Pandemic已經籠罩過來。今天正逢“小雪”這個節氣,氣象預報也早早通知今日下午落雪。天光尚好時看不到一片雪花掉落,現在已經差不多黑盡了,卻聽到窸窸窣窣落雪的聲音。

13
FunkyLily

虛有其表的面子在死亡面前甚麼都不是 — 《伊凡.伊里奇之死》

托爾斯泰的《伊凡.伊里奇之死》是其晚年的中篇小說作品。描寫身為上流階級伊凡.伊里奇作為一位法官的徑情直遂的一生,如何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絕症徹底抹去,更揭穿了他的一生只是一個謊言﹑一場夢。

2
瑪西

短篇小說/赫菲斯托斯們的南下專車4

我頭痛的發脹,腦中轟轟聲作響,像是戰爭片中手無寸鐵的農民,看著飛機逐步逼近,挾帶瘋狂地掃射,而我卻無路可逃,待我回魂時,身上已掛滿彈孔,炸個稀巴爛。我忘了我是如何走下應訊台,忘了庭長說什麼,也忘了審判結果,只記得哥哥拉著我的衣服喊著,吃飯了,走了啦!

楓楓

從我的記憶裏離開 (壹)

記憶就像是大腦裡一個超大的文件夾。有的文件會因為時間太久而只剩下一個個不連貫的瞬間;也有一些文件是不管你嘗試多少次,也很難刪除,總會在不經意間出現;可能只是一條訊息,一張照片,或者是書裡的某個章節就能瞬間把你帶回那一段記憶,就像是一次時空旅行。

猶真里斯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 第一回

現在已經十一點,今天過了一個充實的一天,所以這麼晚才發新一回的小說XDDD 正如我昨天所說,從這一章起,開始說本故事第一主角斐露迪的故事,大家知道嗎……我可是為了她!!!寫她的故事,寫了足足十年!

慵懶的貓

《晴時多雨》—短篇小說

Alexander Shustov on Unsplash1 八月三十日的晚上,沈晴坐在書桌前,注視著桌上月曆被圈起的明天,她拿起筆,沿著那個圈又畫了一遍,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讓她覺得很煩躁,便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好像在思考...

YvonneEcho

《苦惱》圖文之間的取捨

我是一個三心二意的人,怎麼說呢⋯⋯大學時期有人是這樣形容:「就像是蜻蜓點水一樣,每一個都沾一下、但是都不深入。」我就是這種每一個領域都學一點、但是都不專精的「初學者」。雖然美其名說是「興趣廣泛」,或者說是「集中度不夠」、「不夠堅持」,但更精準的說應該是:「我找不到一個可以將整個統整起來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