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工作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 Followers
11 Articles

采访 | 香港夜展社工:游离于人性和职业身份之间

阿黄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就连平日被视作灯红酒绿不夜城的香港也会悄然睡去。城市血脉的港铁停止运营,只剩下24小时便利店星星点点的寂寞光亮。此时,一群年轻人却肩负着使命感从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结伴出发,温和地走进这个注定不凡的良夜——他们是专门从事「深宵夜展」(Overnight Outr...

1

(持海外學歷)在加拿大進行社工註冊程序—CASW註冊資歷評估

移家加斯

(持海外學歷)在加拿大進行社工註冊程序大多需要進行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CASW)的註冊資歷評估,下文會和大家分享申請CASW註冊資歷評估步驟及注意事項。

「失敗。」

流浪的人_WANDERER

日期:2020.11.25 地點:台北市 「如果真的來唸我們系所,畢業之後你打算為社會做些什麼?」 老師口試那天問了這個問題 「可能還是會想繼續留在安置體系工作,或者往學校發展,從事教育,但最後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獨立出來,做冒險治療。」 模糊的答案,某種程度象徵的是我想要為自己勝過為社會。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11章:北斗星光漸蒙塵(上)

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們經常聽到「社工」這個名詞,讓很多人以為社工是現代社會的產物,其實在西方早在400年前就有了!要清楚社工這門職業的由來,我們要從英國歷史上的「圈地運動」說起。16世紀初英國羊毛貿易發展迅速,很多貴族眼見有利可圖,為了圈養更多綿羊而把耕地改成畜牧場,很多農民因而頓失依靠,甚至流離...

Back to All

【编译】什么是社会工作的“罪恶知识”?

兆新年

这篇文章属于重刊,原文载于《当代社会服务期刊》1999年第80-4卷,编译者进行了适当删改。《社会中的家庭》(2018年96-1卷)编者将此文收入“重温我们的遗产”系列(REVISITING OUR HERITAGE SERIES),并评论道:“2014年安·韦克(ANN WEI...

“年仅20岁”时感染了HIV,我想挑战主流防艾话语

药罐儿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写在去年12月初,最初发布于706青年空间的公众号。因为需要终身服药,所以我为自己取名“药罐儿”。除去接受一位记者朋友的采访,这篇文章也是我第一次以感染者的身份面向公共空间发声,非常感激我的两位朋友在我写作前后提供建议和帮助。

1

在泰国边境喝醉后,难民朋友说他想做社工

NG的O

十月初去了泰国边境一个叫美索Maesot的地方。亚洲最大的难民营在这里。泰国与缅甸边界逾 1,800 公里。缅甸数十年军事统治及族群冲突,造成十万余难民避居泰国境内的难民营;同时,过百万缅甸人被迫成为移工,在泰国谋生。我在这里认识了从缅甸来此地的阿伟和阿豪——最近看港片多,所以给他们俩起了这样的化名。

朋友感染了HIV,我才发现自己对艾滋病了解得太少

NG的O

其实我面对面和感染者接触只有两次。一次是大四研一那会儿做毒品使用者的社工干预课题,和项目负责老师去了昆明的戒毒所。当时比现在还要学生气很多,带着访谈提纲和问卷,跟人家聊天。在女子戒毒所那边,学员一个个的轮流和我聊天。遇到一个年级蛮大的学员,说着说着就哭了,提到自己得病了,我说什么病,她说艾滋病。

公民社會?

火鳥

在面對國家強權打壓,面對警察粗暴的手段時,我認同公民社會的理念,認為非國家的社會空間值得保護與培養。不過,在壹個沒有對抗的語境中,公民社會論述會長成什麽樣子呢?最近回來實習,也有半個多月了。所做的工作與這份工作所宣稱要達到的目的有著不小的落差,現實的壹些限制我可以理解,但不能認同。

【课程讲稿】NGO与性别在大陆

王笑哲

须知:此讲稿是我在课程《性别理论的中国实践》最后一讲的内容笔录。由于课程是付费内容,且此讲部分文段由于政治敏感无法在大陆传播,希望各位浏览此文档时,务必不要转发到其他任何平台(可以转发matters链接),以方便我本人并文中部分人士能够继续在大陆进行性别知识普及工作!

跨学科与专业认同

陈彬华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不需要考虑费孝通是人类学家还是社会学家”。应星老师那个名为“田野工作的想象力”的讲座在很多地方都开过,后来在《社会》上又做了刊发。在一开始时,应星老师便提到说,他“田野工作的想象力”这个概念是从威利斯“民族志的想象力”阐发出来的,不过人类学意味太浓,于是他把“民族志”改成了更具有普适性的“田野工作”。讲座结束,我忍不住问应星老师说,为什么要用“田野工作”替换“民族志”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