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52664 

喑哑的抒情传统:历史喧哗后的时代启示

沈於淵

“抒情”就不再只是一种“风格”,而变成了一组道德政教论述、知识论、方法论、感官体验和生存情境的表达,让人在难以承受的“史诗”中真实地活着。在那样一个“幽暗渐次聚集的不详时代”里,抒情诗人在乱世浮生中,得以找到方寸之地,以极其易碎又坚硬的方式,用个人创作,抵御了集体的呐喊与彷徨,逃离那噬人心魄的恐惧。也只有这样,“抒情诗人”活在当时当刻,他们的命运才不至于只是“一连串变化、矛盾和毁灭”。

1

客居己乡的小事

沈於淵

我会经常想象她后来的生活。我甚至在想象中,给她安排了一个Marjane Satrapi的人生。她应该要去维也纳,后来可能开始当个画家,给《纽约客》撰写图像小说,画出另外一部《我在伊朗长大》出来。

1

“向深圳学习”,一位美国人类学家的深圳观察

沈於淵

“我们关系的基础问题重重。但作为一个在深圳的美国人,我是一个受欢迎的客人。我无法干预中国,却可以使用筷子……人类学家是外来的宠物。”

3

被击碎的互联网叙事,和中国年轻人的”新异化“人生

沈於淵

如同所有的法兰克福批判理论一样,罗萨也只是提供充满启发的批判,从未在书中提供解决方案,他只是认为,要么我们找到逃离加速的方式,要么我们会在巨大的生态或政治灾难中,被迫停下来。所以,也许阿多诺确实道出了真相,“在错误的生活中,没有正确的生活可言”。

2

深圳人生样本01|建筑师建造了他们的城市,也被异化为工具

沈於淵

​段鹏好像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随时都在兴奋中,要去做点什么。有天中午他突然来电话,说自己下午在福田区的景田城中村,看村里的一个空间,准备和某个海归深二代聊合作,问我要不要来。那个年轻老板有自己的好些物业,对深圳城中村发展颇有见解,目前在做本地社区,和他对城市沙龙的想象不谋而合,说不定能在那里把空间建起来。

1

2020年终于告别九月

沈於淵

1九月结束前的几天,坚果兄弟回到了深圳。半夜我给他发微信,兄弟终于回来了啊,见个面吧。他说,明天华侨城有个展,咱俩在那里见吧。有你的作品吗?我问。我的作品早就没法展出了吧,他说。想想也是,去年因为白石洲的行为艺术,他一年多都没返回深圳,最后漂流到上海。

3

燃烧记忆的肖像|疫症日记03

沈於淵

今天打印了《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是“剩余价值”播客采访历史学家罗新,读得非常喜欢。再打开微信公号,发现这篇文章已经无法阅读了。我抚摸着手上这篇文章,竟然分外珍视起来。突然想到,把微信公众号或者其他文章打印下来读,是快一年前开始养成的习惯。

面对荒谬的世界,我们该怎么办?|疫症日记04

沈於淵

因为这场席卷的疫症,很多人想起了加缪的《鼠疫》。这段时间,我也在想这部小说,但想到更多的,却是加缪带给我的所有启示。这篇文章希望把加缪的其他作品和他的一生联系起来,讲一些我的感受。克尔凯郭尔写的那本《人生道路诸阶段》,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名字,如果要把加缪的人生分成诸阶段,他大概...

1

切尔诺贝利的前奏|疫症日记02

沈於淵

《亲历切尔诺贝利》,[俄]格里戈里·梅德韦杰夫 著 一、在灾难中重估一切“石墨在燃烧,向大气中喷发出成千上万居里的放射性物质。然而,反应堆不是就这么完了。长时间隐藏在我们社会里的脓疮才刚刚开始爆发:自鸣得意与自吹自擂的脓疮、腐败和保护主义的脓疮、目光短浅与自私自利特权的脓疮。

我们本不该一再陷入悲剧性选择中|疫症日记01

沈於淵

《疫症都市·地铁车厢》 最近这段时间来,我想所有中国人都突然陷入一种极端的环境中,漫天的疫情之下,新春的祥和快乐早已荡然无存,这也可能是大多数人记忆中,最不一样的春节。而疫情所暴露的一切,无论是天灾带来的死难,还是那些显而易见、令人发指的人祸,以及极端状况下,不间断发生的人道灾难,都在无休止地冲击着我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