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657 
沈於淵

2020年终于告别九月

1九月结束前的几天,坚果兄弟回到了深圳。半夜我给他发微信,兄弟终于回来了啊,见个面吧。他说,明天华侨城有个展,咱俩在那里见吧。有你的作品吗?我问。我的作品早就没法展出了吧,他说。想想也是,去年因为白石洲的行为艺术,他一年多都没返回深圳,最后漂流到上海。

沈於淵

燃烧记忆的肖像|疫症日记03

今天打印了《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是“剩余价值”播客采访历史学家罗新,读得非常喜欢。再打开微信公号,发现这篇文章已经无法阅读了。我抚摸着手上这篇文章,竟然分外珍视起来。

沈於淵

面对荒谬的世界,我们该怎么办?|疫症日记04

因为这场席卷的疫症,很多人想起了加缪的《鼠疫》。这段时间,我也在想这部小说,但想到更多的,却是加缪带给我的所有启示。这篇文章希望把加缪的其他作品和他的一生联系起来,讲一些我的感受。

沈於淵

切尔诺贝利的前奏|疫症日记02

《亲历切尔诺贝利》,[俄]格里戈里·梅德韦杰夫 著 一、在灾难中重估一切“石墨在燃烧,向大气中喷发出成千上万居里的放射性物质。然而,反应堆不是就这么完了。长时间隐藏在我们社会里的脓疮才刚刚开始爆发:自鸣得意与自吹自擂的脓...

沈於淵

我们本不该一再陷入悲剧性选择中|疫症日记01

《疫症都市·地铁车厢》 最近这段时间来,我想所有中国人都突然陷入一种极端的环境中,漫天的疫情之下,新春的祥和快乐早已荡然无存,这也可能是大多数人记忆中,最不一样的春节。而疫情所暴露的一切,无论是天灾带来的死难,还是那些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