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縛雜誌

#限制性写作 主編Mary Ventura https://bio.link/zifu

《字縛》創刊號|優質非虛構:中午之樂

我們一起揚起手來遥相揮舞,致意。

作者:西白漢喬 @西白汉乔 ,中國遼寧人,中學退休教師。

組別:非虛構

對於這愜意的午後,作者西白漢喬如是說——

「這是一篇日記性的散文。時間地點人物非虛構。文中廣場在我家附近,是我平時常去走步的地方。夏天的傍晚這裏是散步或走步健身的好去處,可惜這裏聚集的各種娛樂活動所產生的噪音太鬧性。只好選擇在沒人及人少的時間來。只要能安靜舒心的在開闊的平地上走步,那對我就是一種幸福的享受。」


盛夏的中午,烈日炎炎。劇院廣場的地表被太陽漂白了,也烤热了。僅有我一人在此處走步。一切切,靜靜的。沒了晚上那種廣場舞、迪士科、卡拉OK等眾音響齊奏的雜音。此時此刻,對於好靜的暮年的我,實在是天賜的良機。

此等巨大而靜穆的空間竟全然惟我所有。廣場,好比是我家的大院子;樓排,那是我院子邊的柵欄;太陽,那是我院中上方的明珠。

我聽著耳機裏的輕音樂,邁著輕鬆的步伐,心裏十分疏朗。我越走越來勁,一會兒出汗了。本來有些發燙的鞋底更熱了,後背的襯衫已經濕透了;我扒去襪子、卷起襯衫,散熱。走了幾步,我瞧了一下,廣場上仍然沒人。我乾脆剝掉襯衫光膀子,又將本來不長的褲子卷到大腿根兒。我仿佛全裸在光天化日下自由自在地悠閒散步。

痛快、爽!開懷、棒!任由太陽撫摸著我的肌膚,快快地帮我涂上黑色。我欣慰地揚首沖著太陽親:“ 恩賜!我的太陽。”眼下的我不止快樂,簡直是一種奢侈的日光撫愛的療養。

寧靜、宏大、明麗、陽光。熾熱的受用,盡情地暢行。

耶!有人來了。我走步完才發現,廣場上方階梯看座的頂端,坐著一位赤膊的小夥。他正迎著陽光暴曬。太陽即力量,即光明;男人自然要與日相伴而行。

我來到上坎的林間休息,想起昨晚的一段收藏:山裏一清貧老者的快樂視頻。我將其批發到手機上的十八位微友,并附上我的字:“心境明朗,属于那些清貧而自覺幸運快樂的人。”

本以為能有一人復函,即好。不想竟有三人熱烈贊我。人生難得彼此理解且情深意切的朋友。我清貧;但,我 擁有的很多、很多。

 

兩月後的中午,我再去劇院廣場走步。

此時秋老虎的天氣,依然很熱。有二三人在場,我不敢赤膊;不由自主地對著廣場階梯排座的上方望去。巧了,那位赤膊曬陽的小夥子已經端坐在那裡。他像兩月前一樣,在一字延展開的頂端水平線中央,正坐。像在平頂山峰上的一座孤獨的塑像,親近著太陽。

上次我到此走步後,第二天則連續兩月,到海邊游泳曬太陽去了,沒想上去看看。此次,我走了上去。看他身材堅實,皮膚黝黑。他對我表明:下方有人,他也是不敢光膀子的。原來他也是兩月沒來,一直在海邊游泳曬太陽。不想,我們兩代人,此事竟無代溝的相似。

是的。太陽大海,上天的恩惠;人,怎能不愛?

小夥子來一陣子了,他得上班去。他走下看座的階梯到廣場上時,轉身望見我赤膊續坐在他的位置上。我們一起揚起手來遥相揮舞,致意。


注:文章略有修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字縛》雜誌「創刊號」|卷首語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