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260 

殊途上的兄弟 (九)兄弟之情

西白汉乔

余枫从京城回到家,不久就过年了。初一早晨,志勇打来电话,余枫的老伴接过电话。她捂着电话的通话口,惊讶地问余枫:“金志勇这大款怎么能给你拜年呢?”余枫答道:“我上回不是进京帮他看颜色了吗。”“那你也没帮人家多少忙啊?”“是啊,我也有些奇怪。

殊途上的兄弟 (八)一双新皮鞋

西白汉乔

去商场的路上志勇问:“余哥,你现在还经常回奉山老家吗?你原来的班长现在怎么样了?”余枫说:“我每年都得回奉山看望父母的,顺便也看看老同学。李卫兵现在也是大款。开始做家乡的山货生意,后来建了个食品加工厂,生意挺红火。现在把企业交给儿子了。自己在家养花养鸟的安度晚年。

殊途上的兄弟 (七)一顿“饕餮”盛宴

西白汉乔

第二天,金志勇带余枫到了他的办公室。不一会儿,电话响了。是甲方的刘老板打来的。“老金,你这第二稿的室内效果图正是我心中想象的场景。我们大家都夸奖这个设计方案太漂亮了。”志勇得意地向着余枫伸出大姆子。“你满意就好。”“唉,老金啊。你能不能让我认识一下,你的这位设计师啊?

殊途上的兄弟 (六)久别重聚

西白汉乔

一晃过去二十多年,余枫刚退休,在家闲居。一天,突然金志勇从北京打来电话,说他费了好大劲才得知他的电话号码。金志勇让余枫帮他看看他在京城的公司所新建的展示厅。余枫说自己建筑外行,爱莫能助。但金志勇说他对室内色调搞不定,只是让余枫去帮他参谋一下颜色,而且路费吃住他全包。

殊途上的兄弟 (五)工程合作

西白汉乔

厂办公大楼的外墙要全面粉刷,这任务当然是修建处的活儿了。作为修建处一把手的金志勇要在领导面前露两手。金志勇这些年的修建业务也历练的不错。看图纸,搞预算。备料、施工等土建的事项不说精通,也是比较在行了。但他对建筑工艺的内外装修的这块还是一般般。

殊途上的兄弟 (四)成人高考

西白汉乔

十年后改革开放,大学招生成人班。余枫想报考大学中文系,再提高一下自己的写作水平。金志勇只想拥有一张文凭好回来提干。海河市教育局办了个成人考前复习班,金志勇和全厂几乎所有报考的人,每堂课必听。但余枫一直沒去,不少人都认为余枫清高,背后说他风凉话的人不少。

殊途上的兄弟 (三)进城相逢

西白汉乔

奉山市是省北方的山城,周围平地少,农村面积相对很小。文革两年后知青下乡时,奉山市的大多数学生都分到省南平原地区的海河市所属的农村。余枫在农村干活实在,老乡印象特别好,同学的人缘也好,再加上成分出身问题小,三年后就被抽调到海河市工厂当工人。余枫到工厂第一天的新工人集训时,他就发现这二百多人的队伍中,有个人像金志勇。

未命名

西白汉乔

奉山市是省北方的山城,周围平地少,农村面积相对很小。文革两年后知青下乡时,奉山市的大多数学生都分到省南平原地区的海河市所属的农村。余枫在农村干活实在,老乡印象特别好,同学的人缘也好,再加上成分出身问题小,三年后就被抽调到海河市工厂当工人。

殊途上的兄弟 (二)独立门户

西白汉乔

余枫和几个爱好文艺的同学组织了个《红星》战斗队。全来自高三的同学。人少势单力薄,而且这几个人政治观点分成好几派,每次谈政治的话题都打的不可开交。如果不是爱好相近,早就散伙了。吵了几次架,余枫规定今后在队部里,任何人不准谈政治,那是想当官的,人家的事儿。

殊途上的兄弟 (一)一张大字报

西白汉乔

文革初,奉山市九中的高中三年三班的余枫和班长李卫兵写的第一张批判校党支部的大字报,立刻轰动了全校。大字报贴出的第二天早晨,余枫和班长就被市政府派驻学校的工作组请去约谈。工作组组长让助手搬过来两把椅子,很客气地招呼他们俩坐下来谈话。余枫心想从小到大,在办公室见老师时他就从来没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