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60756 

[转载]为什么维吾尔研究生“疯狂印书”?(曹博林)

暖壶人

我在喀什师院图书馆检索,想看到底这里书是多么的稀缺。在边疆研究方面,当输入拉铁摩尔、巴菲尔德、狄宇宙、巴托尔德等时,结果是无法找到;当我输入近代韦伯、涂尔干、哈耶克时,依然阙如。这些书在内地随处可见,但在喀什地区唯一的高校却无法看到。一位曾在南疆工作过的朋友告诉我:像这种介绍西方思潮以及与宗教正统思想不符的书是一律不许上架的,因为担心这些书会搞乱人们的思想,所能读到的书籍主要以传统马列主义作品为主

[转载]八十年代伊犁田野纪实(孙岿)

暖壶人

按:昨天微信公众号给我推送了一本新疆霍尔果斯的口述史的新书的信息。我也曾与作者之一有过一面之缘,也曾认为他是很年轻有为的学者。介绍称这本书“是人类学者对工作、生活在我国西北边境口岸霍尔果斯的普通人的访谈记录。从‘常人’的零碎生活与抉择中,可窥见20世纪90年代至今霍尔果斯的历史和现状。

[转载]伪满时期日本文人“时局童话”初探——以石森延男、山田健二为案例的考察(陈实)

暖壶人

按:本文首发于《新文学史料》2020年第4期。若对相关内容感兴趣,请关注公众号“伪满洲国研究中心” 伪满洲国时期的文学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组成部分,从最初被视作“汉奸文学”而被彻底否定,到新时期(1978年)以来的反思重释到现在的直面深化,越来越受到研究者的重视。

[转载]“大维吾尔文明”的穿越抑或建构:吐尔贡·阿勒玛斯的“三本书”及其批判(姚新勇)

暖壶人

这些当然可以解释为,上世纪初以来泛突厥主义/分离主义思想的影响,部分维吾尔人对于国家认同的偏差悖反,国家意识形态教育和新疆工作客观的不足等等。但这样的解释显然不够,它不仅可能会将广大维吾尔人民列为国家、汉族的对立面,而且还可能将他们视为缺乏理性、头脑简单的另类民族。其实,若我们暂且放置熟悉的历史知识和思维逻辑,试着从同情作者的维吾尔人或是第三者的角度去理解三本书,就会发现问题远不是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转载]我所了解的“维吾尔在线(中文版)”及其他(姚新勇)

暖壶人

也应当适时地来一篇关于七五事件的文章 姚新勇其人,是一位研究知青文学和鲁迅的学者。不过由于他作为第一代移民的后代,从小在新疆长大,并在文革时期作为知青,在南疆有长达数年的下乡经历,所以特别关注新疆问题,以至于开始业余研究民族问题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旧时代资源检索指南

暖壶人

封面图为一位日本国的人类学家,在1982年的一部知名影片中的镜头

民族干部知识问答-教育篇(中央民族干部学院)

暖壶人

本部分只有基本概念有参考价值,尤其是在新的教育法颁布以后,如要更深刻地讨论,请追踪最新政策动态

民族干部知识问答-政策篇(中央民族干部学院)

暖壶人

本部分只有基本概念有参考价值,如要更深刻地讨论,请追踪最新政策动态

民族干部知识问答-文化篇(中央民族干部学院)

暖壶人

“语言平等是民族平等的重要内容和具体体现。在对待各民族干部群众自愿学习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字上,应抱欢迎态度,并应尽量创造方便条件。任何歧视或变相强迫的行为都是应该坚决反对的。”

民族干部知识问答-理论篇下(中央民族干部学院)

暖壶人

“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及统治阶级对民族的看法及相关原则政策。它抹煞阶级矛盾,以全体利益自居,实则把本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置于其他民族之上,煽惑人民排斥、歧视以至压迫、掠夺其他民族,以民族斗争取代阶级斗争”“民族特权,既可以体现为统治其他民族、限制剥夺其政治权利,也可表现为剥削其他民族,阻碍其发展;既可以体现为强推本民族的文化教育、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等,又可以表现为限制、摧残或取消其他民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