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3265 
thucydides

两种全球化,两种国际秩序构想

一 1986年,国际关系史学家约翰·加迪斯在其《长和平》一文中,直指自1945年至彼时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段和平时光(他的主要证据是,在此期间,诸大国之间没有爆发过直接冲突,这实属罕见)。

thucydides

族群的边界与民族的发明——《民族的重建》读书笔记

一 通书看下来,觉得书名绝对有误,与其说是《民族的重建》,不如说是《民族的发明》更为妥当。本书作者,蒂莫西·斯奈德,在书中讲的是波兰人、立陶宛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的传承,指出,今日东欧这些斯拉夫民族,究其实质,都是中世纪波兰——立陶宛王国分裂出来的碎片。

thucydides

认同政治,或美国的哈布斯堡病 ——福山《身份》读书笔记

本文写作之时,正值“黑人同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高峰。在美国,杰斐逊·戴维斯(内战时邦联总统)和哥伦布的雕像被推倒,在英国,爱德华·科尔斯顿(17至18世纪奴隶商人、慈善家)的雕像被扔到河...

thucydides

英国疫情观察(二):全民基本收入计划

在疫情中,中外体制的比较一直是一个热门的话题,或曰霄壤之别,或曰鹤长凫短。还有一种说法是,疫情不该用来证明某种政治理念,所以不必比。我个人觉得比还是要比,人类的长处就在于面对冲击能有所调整、反应,没有比较,何来调整。

thucydides

地方叛乱与帝国应对:1837年加拿大起义的历史教训

案:本文是2019年九、十月香港危机似至高峰时所写。由于种种原因,被撤下若干次,直到最近才交由《东方历史评论》刊登。帝国时代离我们已远,有些教训已遭人遗忘。于是翻检史实,敷衍成文。

thucydides

英国疫情观察(一):群体免疫

六个月之前,我前往爱丁堡大学,征询Lilliana Riga教授的帮助,就“帝国与民族”这个主题撰写一部著作。现在我坐在书桌前,发现自己无法继续动笔,“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这句话找上了我。得知英国政府的抗疫举措别出一格,据说是放任病毒传染,无论是从切身利益出发,还是从政...

thucydides

时震、普选与铅笔社

案:本文是八年前的旧作。今天看到了林三土兄的《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一文,该文探讨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为什么“川化”这个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答案,那就是中国过去的自由主义言说太偏理论,少了理论下面的支撑,比如对“为什么要有普选”这种问题,有相当多的人其...

thucydides

《官僚体系与公民社会:谁是肺炎危机的答案》笔记&商榷

案: 本文在两周前写就,本来打算交给端传媒,但不凑巧拖了这许多时间。世间形势有了新的发展,可叹,看来是往更坏的方向。本文的缘起是浙江大学郦菁老师所发表的《官僚体系与公民社会:谁是肺炎危机的答案》一文,该文基本上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描述了“一架权力高度集中、基础建...

thucydides

春天的尽头

案:这是我10年去捷克玩时的游记。布拉格的地形是这样的:伏尔塔瓦河将城市分成两半,左岸是布拉格城堡和小城,右岸是老城、新城与犹太区。河流划过原野造成的轮廓,乍一眼看上去,就像上海市的浦东、浦西。

thucydides

为什么戴高乐会放弃阿尔及利亚?

按:上海有个TELL+历史活动,旨在在对普通大众讲述一点历史故事。2018年春天的时候找到我,我就塞了点私货,讲了这个故事。ps,场下的听众反应并不佳。一 大家还记不记得一部电影,叫做《豺狼的日子》,这是根据英国作家福赛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讲的是在一九六三年,一名外号叫豺狼的杀手受雇刺杀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