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猫猫社社长

哈利波特.eth

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剧场版/特别篇/OVA/SP/随便叫什么】

天空,梧桐树,大商场的招牌,红绿灯,人流。

A: 去那里?

B: 附近… 附近… 上次来路过前面一个张爱玲主题的咖啡馆。

A: 我知道那一家… 我进去兜过一圈,说了两句“张爱玲竟然被捧成文学标杆了,矮子里拔长子”被服务员白眼。

B: 那去那里呢?

A: 上海就是这样,一出来在大街上如果不知道去哪里就很手足无措,没有目的随心地走走停停不现实。两三步一个公共的座位是没有的,公园就这么几个,放风坐坐指定区域,好不容易有一个,一百年没人坐的,太脏。要么就是到商场里强迫你消费的摊位才能坐下来。(叉腰走了一圈,发呆看路人)。

B: 要不进去?(商场)

A: 嗯… 不然去哪儿呢?(进了商场。乘扶手电梯。)

乘扶手电梯,就有一种sense of destination, like you are going somewhere。

B: …

A: 向上就是一种destination。

嗯?原来这里的书店关门了啊?

B: 是么?不记得了。这里原来是书店么?

(现在是卖手工艺品。)

A: 嗯… 新店不停地倒闭不停地开,也不知道都是哪来的钱。咖啡馆啊书店啊尤其如此,好一点的地段不贴钱大概是不行的,路过一次觉得环境好,关键是人少,又开的晚的,第二次想起来再去就已经倒闭了。What makes it a great place和让他们开下去的条件是矛盾的。我又不能天天去,哎,最后只能坐星巴克,or its shittier copycats。欧洲遍地那种坐下喝一杯,然后丢一块欧元随时跑路的是妄想了,话说我最近很喜欢这个丢一块钱,就直接跑路这个动作。你看,丢一块,不能左顾右盼等服务员,直接走,要是服务员恰好来收台子,就点个头。

B: …

不过我还是要说,张爱玲和同期的人比起来,张的语感无疑最好。有段时间我觉得张爱玲简直是个天才。你之前不是说文学要承上启下么,她承的是金瓶梅红楼梦传下来的那条金线,而且自己创新了。本来清末还有五四的小说已经把前面那条线断开来了,她又接上,以后的人又给断了。所以… 在语言文字上真正创造新的东西好难啊,觉得自己不行。

有时候真的想把汉语炸了。就是要抵抗某种污染,怪不得要到方言里去寻根,乡土文学大概一部分就是这么来的,不然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说人话。

A: 我几年前就开始有意说”册那“了。

B: 积极一点,或许这一代人有机会成一个莎士比亚呢,你看多少人模仿张爱玲,变成了中文书面语的风格了。

A: Plebian争夺话语权解释权,话术这词很有意思。语言本身就只能靠天降奇才了。现在每个人都在当fad莎士比亚,不停地想创造能火15分钟的phrase。

B: 你现在记录下来的对话,过一阵子,也不知道谁知道你在讲什么了,和那些火了15分钟的词汇一样。

张爱玲说中文翻译,”翻译是世界之窗,我们的玻璃很脏。“简直直接说当下。

A: 哦是么?其实... 我没怎么看过张爱玲,可能小时候看过,没有一点印象了。不过,你讲。

B: 我还看到过一张张爱玲妈妈的照片,特别惊艳的是她的房间布置得特别大方有美感。半中半西,中的部分不是什么假中国风,或者什么日系元素, 西的部分也不是什么欧式装潢,北欧设计。还有张张爱玲一条裙子的照片,是拆祖母的丝绸被套做的,凤凰图案,真的不能跟今天农家乐凤凰相提并论,特别干净大方。

A: 到顶了,上不去了。那再乘下去?“上上下下的享受,上海三菱电梯”。

B: 看下那里好像有位子。

A: 商场的座位,好像,不是等位叫号,就是用来等同行的人上厕所。很多人孤零零地盘腿刷着手机。

(还是坐下了。)

B: 我前两天出门吃饭,隔壁桌有一个… 大概是那种妈妈交流学习group,在一起吃甜点,探讨如何教育孩子。都是很年轻的妈妈,80后大概。虽然已经没有那种我们那一辈父母的口头禅,但听着还是会开始怀疑母爱这种东西到底是不是一个myth。她们说的话像是… 就是她们交流的再研究的东西,像是自己没做过小孩或者小孩不是人类一样,一个像group leader的人说,绝境会让人成长,就有妈妈马上问,所以还是要给他绝境是吗?各种问题都让我想,以她们对人的理解她们都是怎么恋爱和结婚的?

但我觉得如果真的是那种legitimate child development的问题就算了,但不是,反而是借着孩子,互相谈人生经验,总结鸡汤,变相显示自己的成功美满。

A: 啊,哭穷划胖贴。一边在哭穷,一边在划胖,变幻莫测。

去过酒吧咖啡馆的时候听年轻人讲感情生活吧?

B: 去过我知道。

A: “我就是对别人太好。”

B: “就是不能对男人太好。”

A: “你就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B: “我也是!白羊座的都是这样”

A: “太听老婆话也不行,上海男人已经太过了太过了。”

这是前天听到的。

B: “我跟你说,女人的思维跟男人不一样的,男人讲逻辑,女人不讲逻辑的,她就讲感情。”

A: 3块钱的道理,总结自己,总结别人,总结一切,幻想掌控一切。聊异性的时候,好像异性并不是人类,是有某种习性的动物,需要总结规律经验。

B: 现在就延伸到了小孩。

...

之前还在一个三流博物馆里,一个男人跟妹子show off知识,quote的是一个三流公众号。

A: 真是很无辜的一个博物馆。

B: 也没有冤枉。因为说是一个博物馆,其实基本都是图片,而且布展也是一塌糊涂。Anyways, 让我觉得我大部分旁友们的恋爱都像是这样,或者不只是谈恋爱。吃天吃地。互相分析对方到毛孔。互相做着对方的鲁豫,讲自己喜欢红色还是蓝色,因为蓝色是水象星座的颜色。互相试图驯化,建立规矩,像教狗不能在家里小便。与此同时,随时随地都能可以无缝切进什么正念的力量,冥想,百家讲坛,处女座内心的召唤,让你增加正能量的工作,每个人都建立自己百家衣一样的体系。现在还都知识付费。

A: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压迫感,其实这些明明和我没有关系,却很想上去吵。不应该judge别人,但感觉你坐在旁边,却被他们狭隘的世界和教条囊括进去了,收到了侵犯。我顶多只能不judge out loud。

B: 碰上那种讨论生活困扰的时说god什么什么的人,我也无所谓,只是觉得fine, that’s your way of seeing life。但是如果中国有人在我隔壁桌quote国学金句,我就觉得是傻逼。

A: 可能是因为你先“划清界限”了。

我也会想,说这些话的人20年后会怎么样。

B: 不会怎么样,会adopt新的咪蒙。如果离婚了之类的,会adopt贱人渣男学,或者觉得是自己没有及时皈依ayawawa,相见恨晚,没有“掌控”好婚姻。

A: 是这样,but that makes me feel better somehow。只要他们不来迫害我,这些人会像泡泡龙一样相互抵消,don matter。当然这是理想状态。

B: 哎,我们这一代人都在做什么呢?

A: “我们这一代人”这种话,好像只能用来问问题,作总结就特别让人反感。

B: 加班晚了去去三流博物馆么?公众号笑笑这个笑笑那个,嘻嘻哈哈就这么轻飘飘地就过去了。

A: 嗯。

...

所谓“文艺生活” 被指定成一种功能性的东西,当然了,用这种词,本来就显得很没文化,很自证的法西斯美学,negate一个词本身的意义,厕所里的挂钩不能挂东西,插座不能插电器。这种词就是... 农村出来的干部说给人民群众唱个样板戏丰富一下“文化生活”,现在只是样板戏的品种选择比8个多了。比如孟京辉的话剧,尤其给我一种当代人文化生活样板戏的感觉。好像是为“文化生活”量身定做的。

B: 看个电影是为了男的可以当解说员让女的崇拜一下。

A: 女的可以骂骂电影里的渣男,哭一哭自己可怜,没有霸道总裁爱上,虽然和我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区别。不过,正好一对“狗男女”。

B: 狗男女。

我也不想这么说,这些我都不想说,这么unsympathetic。有个处了很久的朋友那天跟我说给我取了个绰号叫”毒舌”…

A: 毒舌这种词… 怎么连取绰号都这么没有创意,没有追求。

B: 太generic了。好像说一点不唱赞歌的就是“毒”了。

A: 或者是故意话说难听一点就自觉很有洞察力,那种...鲜格格。这种脏水要是喷到我身上,谢谢ta一家门。

B: 哎,要说点正常人的话不过是给人当谈资,真的不如像咪蒙一样鼓吹梦想是“美腻”的。喝什么东西么?

A: 坚决不喝。

B: 昨天还和一帮朋友聚了一聚,很多人是小县城来的,他们说小镇文学可多了,为什么北京上海长大的人自己不写城市文学呢?他们来了北京又写不了北京,觉得北京长大的人说话是和他们有点不一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有北京文学了。哦,不是大院文学。然后我自己也想了想,要我写上海我也写不出什么来,张爱玲那种都市小情小爱可能我都写不了。一桌人都很疑惑,北京上海难道没有文学青年吗?都去哪里了?为什么上海文学都是一看就知道是赝品?就像《老炮》不是北京,《小时代》也一看就不是上海。日系的轻小说都写不好,真空的岁月静好,塑料的远方,常识和知识的欠缺,怕思考任何实际的问题。现实题材的都像架空,反而架空的才能讲一点现实。所以我觉得红楼梦有一点非常relatable,开头壳套壳,先说故事自己在个石头上,然后一个人从世外抄回来,这个人又抄给那个人,那个人又抄给哪个人,就是做了很多层空壳。像中国影视,要先说在上古universe,又说这个universe里的主人公活在一个虚构的城市,故事可能发生在是主人公玩的一个网络游戏,hashtag圆环套圆环娱乐城。

A: 《长恨歌》和《繁花》呢?

B: 刻奇的《长恨歌》也好,《繁花》也好,这种都不是现在了。当下的生活好像一点没有,厕所读物大概有吧,可我坐在那里为什么就一点想不起来呢?关于纽约的文学作品多得数不胜数,都快成cliche了,如果一个关于当下的故事发生在纽约,那么一定会不可避免地透露纽约生活的气质。现在有什么当下的故事发生在上海被写出来吗?就…我们这代人想表达是什么呢?这代的小镇青年表达可是很多的,可不止抖音。庞麦郎就是一种表达,反而是城市人并不deserve自己瞧不起的庞麦郎,推崇的都是刻奇又浮躁的雕花东西,《青花瓷》和《我的滑板鞋》无疑是后者好。方文山... 写的又是什么鬼呢。

A: 我特别喜欢一首《滑板鞋》的改编曲,叫《我的洗发水》,讲成龙拍洗发水广告,有几句词很有意思。比如有一句,“我根本没有头发”,很subvert your expectation,还有一句”头发的特技,特技的头发“,像一个classical greek figure of speech,很微妙的word play,还让我想起来那句,"寂寞默默沉入海"。可能作词恶搞的人自己并不aware of it。

B: 城市人以为小镇只有《冲动的惩罚》,但也会”床前明月光“一下。这是没有被规训过的野生的一种vitality。影视作品还是不要说了。讲到明天早上都讲不完,有续集的话可以放到续集再说。

反正现在在上海装个文学青年都要回去装模作样石库门,张爱玲这种。有多少人是真的石库门呢?

A: 我是。

B: 你是你也没写啊。

A: 应该说… 还没写。

B: …

你知道,我们算是很格格不入很anti小鲜肉不接地气的人了吧?你看吴亦凡,多少次进入过我们的对话?像一个二十世纪的小说有电话和可乐一样,是时代背景元素。

A: 所以我才觉得是一种入侵。换一种形式的城头变幻大王旗。不知道下一个15分钟还在不在。

B: 是啊,所以时代背景就是,每个人在你周围铺天盖地地出现15分钟,在那个15分钟里,你想不看都不能不看,你不觉得这应该被写下来么?

A: Blade Runner里的Joi裸替全身像,和冷雨打在脸上。

中山公园龙之梦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陈伟霆,经常突然冒出来把我吓死,电影里那位Joi很好看,这里土一点。但我情缘每次被吓一跳,不想见怪不怪。

B: 上海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一个格子间,就算我们上班,家里,放风三点一线,完全生活在自己的cubicle里也应该有人的故事吧。

当下呢?小说里的杨超越呢?赵本山,小苹果,民族风,周杰伦呢?感情导师和营销号搬运工呢?

那些爱豆到底在想什么呢?同样也是人,虽然用很恶心的词汇来说叫“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说来就来的钱真的能消弭所有的self-loathing么?这个钱,也说去就去了。写虚构的偶像,也不是什么不能写的吧?

A: 文学会滞后吧?或许是真人真事比虚构的还要Dramatic,编都编不出了。

B: 是不是都不够阳春白雪所以被过滤了,要营造一个”文学的世界“呢?严肃文学反而像现实世界的淘宝假货。

A: 所以网文有一个merit,前几年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一篇写沙县小吃的,把当时几个时事都串了起来。

B: 必须拍成《战狼3》。

所以有重大的缺失。我不想只看有人写农村偷情,也不想看满地的《三体》。

之前有一个潘石屹对话刘慈欣,潘石屹说《三体》我看了好多遍,刘慈欣说不用看那么多遍,就随便看看就可以了。然后就到处“随便看看刘慈欣”。就是,意思跟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样,好像不应该随便看看一样…再配上那种狗头表情。除了文革朋克,后面的我都不想看。

A: 正好《三体》我只记得文革了。

...

哦对了,你前两天是不是在看Dickens?

B: 嗯。也不想看了,都是注水。

A: 早劝过你了吧?跟你说过因为按字收费。

B: 你就说了“一泡污”。

A: …

B: 对了,还有中英夹杂,我也服张爱玲的。她作品都很通俗,你得想下,那个时期,鲁迅在上海找一本英文辞典都难。一边呢,半文半白,另一边呢,西洋现代小说已经那么成熟了,她能把英文借来糅到中国的旧式小说里,还写那么顺畅,很厉害的。现在的中国作家没有这个困境,小时候没得看,洋文不行,看也都是看译文。

A: 嗯,有五四一代的人开过白话文的路了。

B: 所以,说到现代文学标杆… 要是后面的人还不如她,你说怎么办?最高的矮子,可不就是标杆么? 夏志清有个观点,,五四那个时候其实创作也受限的,要靠写作谋生,看你投那边,两边都不要,“第三类人”,最后都汇聚到林语堂那里写写小品文鸡毛蒜皮 “幽默”风趣的那种,反正都没什么出息。

A: 哈哈哈哈,“都没什么出息”。

B: 但话又说回来,五四的几个人,虽然吵来吵去的也不见得多么高瞻远瞩,但我觉得至少是真诚的,naïveté都是真诚的。现在的学者,不知道为什么就看着就都有点挫气。可能是因为我对过去比较disengaged,也可能是因为我经常觉得现在的学者跟五四比,没什么进步。五四很prominent的特点是 “公德心”,我对现在的学者,不感觉是公德心而是话语权,虽然两个看起来是很像的。比如捧新人捧出来郭敬明韩寒,但引来更多的人像要打死小强一样踩韩寒,都让我觉得这一行头昏耳聋的。

A: 螺狮壳里做道场。郭德纲口中的相声界也是这样,看样子差不多。

B: 像梁启超那样说,我一辈子,做什么事,差不多都没成功过,但也没有关系,我好是会去接着做事情。也包括胡适、陈独秀、鲁迅,etc。 政见吵来吵去,本质上他们都是可以坦诚失败和自己演进过程里幼稚不成熟的地方的人。

A: 搞社团,搞暗杀的人就不是。

B: 这个时代的代表好像是高晓松、冯小刚这样特别大爷的,不是特权阶级,就是觊觎特权的,一上来要站在智慧顶点的人指点江山。那个李诞都是什么教主了,我在拜李诞教之前只听过拜王菲教。

A: 这人谁,到底做过些什么?

B: 他做了什么不重要。反正就是比人生导师级别还高级。也不是拜春哥曾哥那种调侃,是真的觉得他们是落入凡间的精灵。真是... 什么样的瘪三都混成人生导师了。

A: 更不要说被立壁角(罚站)的ayawawa。人生导师田朴珺。正所谓,“我能力以外的资本为零。”

...

好像总结下来,我觉得最近所有让我内心不爽的事情,都可以解释为僭越,都是杨天宝自认为能拿奥斯卡影后的conviction的变种。你信不信真的有很多幕后工作者会叫那些偶像明星sensei sensei。

B: 话说,你今天又迟到了。

A: 还行吧?

B: 上次W约你,你也是迟到很久,她和我说,你怪这个怪那个,怪了10分钟, 还没怪到自己,说你一直都这样什么都有理由。

A: I was acting tho… 我很投入的,这种会越骂越起劲。

B: 你每次都这样,非常annoying。和你说solution的时候,就开始说feelings。有手有脚的人对着一锅饭,说饿死了,我说你盛饭,你就开始说做人难,存在很难。这么明显solutions摆在那里,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说的这些似乎又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

哎,不想说了。

...

两个废物的对话,parasite一样,还整天高谈阔论。吃东西吧?


以上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虽远必诛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douban.co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